星期三, 十月 28,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25) 则留言

九品芝麻官

PoliBug | 波力拔克

,

柔佛士姑来是振林山国会选区的其中一个州选区,是个华人高度集中的地方,华裔选民高达65.7%。

当地的州议员是行动党的巫程豪医生,常有关注柔佛政局的外州的朋友会问波力,为什么巫医生在308击败民政党候选人张国智之后,就不曾再对他大放厥词,反而将目标锁定当地的马华区会主席张秀福?波力听后总会无奈的讪笑:五年才见一次的对手谁会在意?到马华振林山区会的网站去看看吧,也许你会找到答案。

到网站去看看?有用吗?别说马华各区会的部落格,即便是各州联委会的网站,一般都只形于自爽及宣传,能真正与民相通,服务群众的可说绝无仅有,然而,在振林山这个南方的小镇,当地的马华区会却善用科技,不仅通过网站与民息紧密交连,更达到直接获取居民意见、投诉、回应、核查服务进度的功用。

马华振林山区会的网站,是少有的、持续更新的马华地方网站,在那里,你甚至每天都能看到大大小小的最新邻里信息,里头尽是振林山马华一家子的成绩单,网站上的资讯仅是轻松的写照,问题是,要完成那么大量的工作,需要付出多少的辛劳?振林山区会主席今年年方四十,也许是年龄的关系,令到该区会的各层干部精力无限,动力十足吧?

张秀福不是什么国、州议员,甚至连今年第一次提呈竞选市议员的资格,都差一点被“遴选委员会”抽起!真让波力不解的是,一个如此卓越的马华区会,一群如此专业的服务团队,一个如此用心及热忱于地方工作的知识型领袖,为何会被“相中”牺牲?所幸他的市议员身份最终得直,让他得以利用这个小小的职务为整个振林山的人民服务。

张秀福也许是将市议员的工作发挥得最淋漓尽致之一人,他的表现显然对巫程豪造成了压倒性的威胁,但他只是个小不隆冬的市议员!在他身上,印证了一句话:官不在小,只在于当职者是否认真看待所赋予的权力与责任,一个九品芝麻小官,只要肯干,也能受人民景仰,相反的,一个位高权重的贵胄部长,若终日不务正业,只懂得内斗内耗、争权夺利,一样形同废物。




25 Responses to "九品芝麻官"
落花先生 said :
2009年10月28日 下午3:23
刚刚去看了网站,没有很美,但是服务记录很多

再看看服务的报道,可以分为三大类
分别是,树,交通灯,沟渠
今天一棵树明天一棵树,今天一个交通灯明天一个交通灯。

原来那里的市议会喜欢慢工出细货,树,一棵一棵慢慢砍,说不定,今天砍完所有区内的树,那些以前砍过的树又再生长回了,很好,可以重新再砍过。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国内大学录取,每年都有一大堆优秀的华裔生跑到马华那里投诉,希望自己可以得到录取,希望马华可以帮到他们。每年同样的戏码,看到都显掉,不论考得多好,拿不到就算了,马华就是每年帮你们做这些服务希望你们感激它,但是诸不知,这些都是他们有能力但是不肯根治的问题。

马华连自己的定位都不清楚,还说什么政治斗争?
2009年10月28日 下午3:36
Jason, 支持你!
不管大小; 從我做起!
凡事看人之大!
糊涂侠客 said :
2009年10月28日 下午3:47
我很赞成马华在华裔生升大学的工作做得不好。马华必须努力的把那些不公的条例给改掉。

不过,网站做到美美但没更新要来干嘛?要参加网站设计比赛?秀福是市议员,当然要做市议员的工作啊!树,交通灯,路灯,沟渠,垃圾等等都是市议员的工作。

有些人只看表面不理整个团队的付出,然后乱乱的批评。如果您也可以去了解振林山服务的系统化,那你将会佩服这些人的付出。

都怪波力没有把详情说出来。不过想一想,说出来不是让“其他人”偷师吗?还是把它留着,让振林山区会只跟其他马华区会分享吧!
Lexus said :
2009年10月28日 下午4:11
网站做得很好,也有更新,赞!
月光光 said :
2009年10月28日 下午4:17
侠客,

反对党的议员就喜欢管别人的事,却不做自己的事。

听说士姑来区那个火箭的巫...什么...豪...当了州议员,(唉,连名字都不记得了)每天只会针对马华,市议会出钱铺了路,他就跑去拍照登报,出席宴会就说自己没有钱,等他当政府才拨款。

就不知道他的父母以前生病时,他有没有说,等我当医生才医你!
2009年10月28日 下午4:55
落花先生,每一个层次的行政人员有每一个层次不同的工作,连这一点都搞不清楚,还谈什么“定位”?如果每个政治人物都只懂“得把口”,那改天请别怪市政府没来替你扫街道。

张秀福今天所作的足以成为所有市议员及马华区会的表率,不仅国阵的市议员要学,民联的市议员也可效仿,只要是为人民工作,谁付出都一样,我相信人民是感恩的,毕竟他们每个月的津贴只有那区区的三五百令吉,服务却和7-eleven一样。

如果像某些市议员,每天只想着Cari Lubang,还帮着“高级和不高级州行政议员”“搞拨款”,那省省吧,人民不需要这种“市议员”,网站弄得再美也是废物一件!
Johnny NGAU said :
2009年10月28日 下午5:05
这个区会的网站值得推荐给全马各地的马华区会主席们去参阅。长期处于冬眠状况以及只会讲而没真正去服务(包括那些经常爱邀功)的区会应该会感到羞耻吧!马华振林山区会的服务记录一目了然,而且实际行动更胜于雄辩。
陳不平 said :
2009年10月28日 下午5:15
巫程豪医生有沒有把目标锁定在当地的马华区会主席张秀福,不平不得而知。
但在士姑來州議席行動黨的對手是民政黨,而非馬華。就算對手換了馬華,以巫程豪那種不言輸的性格,也絕不會有絲毫懼意。
士姑來在巫程豪未出現前,根本就是國陣穩操勝卷的安全區。因為巫程豪的努力與付出,終於創造了奇跡,從九九年大選輸萬多票,至08年大選大逆轉勝了萬多票。在柔州政壇歷史上,應該是第一人吧!
Tan Wong said :
2009年10月28日 下午5:44
官不在小,只在于当职者是否认真看待所赋予的权力与责任,一个九品芝麻小官,只要肯干,也能受人民景仰,相反的,一个位高权重的贵胄部长,若终日不务正业,只懂得内斗内耗、争权夺利,一样形同废物。

為何不論談什麼, 轉個彎, 還是要罵當官的人呢? 全世界都知道你要罵誰, 你想罵誰. "在馬華有高職的人", 也是官, 你家老爺, 雖然沒有部長職稱, 也算是個官吧? 所以囉, 你這樣的罵法, 已模糊了你看政治的專業能力, 也讓這篇文章失去了焦點, 到底前面所說的, 只是為了讓你帶出這句罵人的話嗎? 你這樣的罵法, 看得出你心有不甘, 不甘罵了整個世紀的話, 突然間, 因為你主子的大團結, 不知如何接下去了...可悲呢
月光光 said :
2009年10月28日 下午6:10
落花先生,

其实,如果地方上的小事件没有人监督,我相信你根本就生活不下去。只需要想像一下,你家前面的垃圾几天没有倒,你吃得下饭吗,你家门口的路一个大洞,你高兴吗?

闭上眼睛问问你自己,你知道你那一区的市议员是谁吗?可能他做了3届你都还不认识他!如果有一天你家前面的树倒下来,压死一个人(最好不是你家人),相信你就会知道砍树的重要了。

张秀福做的东西,士姑来人是有眼睛看的。如果有一天他在一个更大的平台上服务,相信可以做出更大的供献。

一名议员如果连小事都做不好,就不用期待他做大事了。
陳不平 said :
2009年10月28日 下午7:28
月光光先生,
砍树,交通灯,疏崢沟渠,修舖道路及各種民生建設本就是縣市政府的基本責任。
人民交了門牌稅及各種稅務,本就應享有以上各種建設的權利。
既當了縣市議員,各種縣市議會負責的範圍,就應當盡カ去做。
做好了,是盡本份及責任吧了!不應向人民討功勞。就如養育孩子是父母的功勞,不能因孩子豐衣足食而而人弦耀。
做不好,是失責,受到人民責難,就應該好好自我檢討。
若無能力勝任,就該退位讓賢。做得辛苦,更不能埋怨,因為這位子很多是爭破頭,撕破臉而得。你不做,大把人排隊等住做。
至於士姑來州議員巫程豪醫生做得怎樣?士姑來選民自會為其打分,不平更期望有機會的話,巫程豪能對上張秀福,看看人民有何抉擇?
如果月光光先生,連巫程豪的名字也記不清,那政治常識一定有限,又有什么資格做評論呢?
2009年10月28日 下午7:29
Tan Wong,
我这篇的主题正常得很,内容也简单易懂,正如月光光说的,一名议员如果连小事都做不好,就不用期待他做大事了。

不要这么敏感,波力只是一时有感而发罢了,为了骂那一句话而写这么多字,一点都不值得,更何况波力想骂就骂,该赞就赞,何必要学人拐弯抹角?您看,为了骂人家一句“老爷不老爷”的就得这么大费周张那么造作,骂了哪里会爽?当然,如果算上骂您,写这几个字还算是值得的,您可千万别再误会了才好。

顺道告诉您波力有点愚钝的想法,评政治的人绝不能将领袖当老爷,不管是不是自己所敬爱的领袖!在政治里,只有人民是老爷,愿与您共勉之。
2009年10月28日 下午7:52
陈不平先生,那些民生服务绝对是市议会该做的事,当然,该做的不等于就做得好,做得不好的我们有权力斥责,做得好的我们不应该嘉奖,就好像我们教孩子那样,考得差就该鞭策,考得好不应该给予认同那样就是了!这么说您满意了吗?
陳不平 said :
2009年10月28日 下午8:25
波力先生,
不平只說:當事人做好了,是盡本份及責任吧了!不應向人民討功勞。
沒有說別人不能嘉獎,甚至認同。
做了基本民生服務,是盡責,沒什么大不了。有人要大書特書,多加表揚是個人自由,別人也管不了。
不平個人認為,一個有為的政治人物,除了民生服務,更應該關注時事及國家大事。
若是小事做得再好,大方向卻模糊不清,甚至為了權位,甘做貪腐濫權舞營私的霸權政府的馬前卒,不論是甘願或無意間助紂為虐,那就不但不值得一丁點的高興或弦耀,反而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啊!
2009年10月28日 下午9:40
不平兄所言甚是!
蚯蚓 said :
2009年10月29日 上午9:37
巫医生每次都说他现在只是一个州议员,也没有拨款所以都不能给捐款,等他做部长和州行政议员,他什么都没有问题,要给拨款和协助都可以。

为什么要说到如此的可怜,是不是要博同情?为民服务真的要博同情吗?难道你不可以通过你所有的资源和团队给予协助吗?难道现在槟州首长不是你的团队吗?他不能协助振林山区吗?服务要靠团队,每次在报章只看你反应和说说几句话,问题到底有获得解决吗?
Tan Wong said :
2009年10月29日 上午9:45
我可沒有說你這篇文章不好
我只說你手癢, 多寫了一句. 雖然是有感而發
我在工作上悟到的一個道理
就是一個人在某職位上, 他把事情做對是應該的
除非他不知道他的職務是什麼
或者他不知道以他的職務可以再加入什麼工作
以前我做了事情, 就會想向老闆討賞
可是, 我家老闆卻不認為是那樣
他認為我給你這個職位, 給你這個薪資
就是要把職務的工作做好, 而且隨著年資增長
要做得更好更快, 否則就是不對
所以議員若知道自己的職務是什麼
那他做什麼是不是就理所當然的事? 假如大家都有這樣的精神, 先做好工作, 再把工作做(更)好, 那世界是不是更美好?
陳不平 said :
2009年10月29日 上午10:13
蚯蚓 说...
"巫医生每次都说他现在只是一个州议员,也没有拨款所以都不能给捐款,等他做部长和州行政议员,他什么都没有问题,要给拨款和协助都可以。"

在國陣的政治霸權下,巫程豪雖貴為州議員,卻沒有選區撥款的權力,也就是等於剝奪士姑來選民應有的基本權益。錯不在巫程豪,錯也不在選民,只可恨霸權一手摭天。做為良知選民,我們更應該以選票教訓及推翻霸權,推翻不公平政策,還人民一個公道。

蚯蚓又說,
"为什么要说到如此的可怜,是不是要博同情?为民服务真的要博同情吗?难道你不可以通过你所有的资源和团队给予协助吗?难道现在槟州首长不是你的团队吗?他不能协助振林山区吗?服务要靠团队,每次在报章只看你反应和说说几句话,问题到底有获得解决吗?"

在國陣以霸權手法壟斷政治資源下,在野黨在服務民生方面,缺乏人力物力財カ,确是陪感艱辛。

至於要遠在檳州的首長飛象過河伸援,則是可笑的說辭,實在不值得一駁,
Tan Wong said :
2009年10月29日 上午10:16
俗話說: 打是疼, 罵是愛
所以被罵, 是因為把對方當自己人
才會去罵..去打(我不是暴力提倡者)
我老闆就老是會罵我, 我跟他快26年了
也從一個小職員升到高層幹部, 還是會被罵
所以為了"老爺"而被罵, 真的很小事
我朋友的弟弟就說過: 政府是人民的公僕
我也把這句改成了: 主管是部下的公僕
主管要教部下, 要讓部下成長, 要讓部下超越自己, 培養成更強的接班人...
所以, 在管理上, 我也不會把"輩份"放在眼裡
我認為凡對組織是好的, 對部下可以成長的
就是真理, 所以, 在設定競爭模式之前
必定是有所考量, 一旦有所決之後, 成績也出現了, 那就如下棋一樣, 舉手不回 不能因為之前的錯誤判斷及成績的不滿, 就推翻了競爭, 那就沒有運動員的精神了. 所以, 特大就是成績. 競爭或比賽, 有時是帶著點運氣的, 輸了也不能怪天怪人, 這就是領袖特徵.
月光光 said :
2009年10月29日 下午3:24
陈不平先生,

你说得真好。「既當了縣市議員,各種縣市議會負責的範圍,就應當盡カ去做。做好了,是盡本份及責任吧了!」

不平先生,你既然称自己为不平,却也认同了马华振林山区会主席张秀福市议员的工作。

月光光倒想问问看,巫程豪身为州议员,他的职责及本份又是什么?他做到了吗?难道他的责任是告诉所有人,民联的州议员没有钱,所以不能拨款,然后就天公地道的坐着等钱从天上掉下来?

再说,他也是民主行动党州联委会主席,他在这个职责上又发挥了怎样的领袖角色?竟然出现了一个魏宗贤购会所风波,州主席又怎样处理了?这样也算是称职吗?还是先看看自己做了什么,再抨击别人吧!

至少,马华振林山区会没有乱攻击人,只是默默耕耘,为民服务,但还是要被陈不平这种没有见识的人代表巫程豪作出抨击!我呸!
陳不平 said :
2009年10月29日 下午4:42
市議員本來就要做市議員的工作,並不是不平可以否定或不認同,與不平的名字更完全扯不上半點關係。
至於巫程豪身為在野黨州議員,表現如何?該交由選民評估,非由月光光先生或不平說了可作準。
但巫程豪能夠從九九年大選輸萬多票,至08年大選大逆轉勝了萬多票,可見多年來的努力經營,深獲當地選民的支持。
柔州行動黨有風波,柔州馬華又何嘗沒有風波呢?不久前就因縣市議員風波鬧得沸沸騰騰,張秀福正是涉及的主角之一。
不平沒有代表巫程豪,也沒有代表任何人,只代表自已。
至少到目前為止,不平未曾抨擊過張秀福,看來月光光先生過敏了!
不平确是見識不多,但尚懂得尊重別人,也尊重自己,絕不會輕易用上"我呸"此等粗俗的不雅字眼。
落花先生 said :
2009年10月30日 下午10:13
大家晚上好,很高兴能和大家有个这样好的交流平台。

小弟之前的言论重点不是在于市议员应不应该进行区域性服务。这些本来就是市议员的工作,没有什么好宣传。

而我论点的重点就是在于,市区服务也是可以有市区服务的系统。我们要的是[系统化]服务,而不是为了宣传而砍一棵树宣传一次,修一次交通灯又再宣传一次。

这里,我用马华解决华裔大学入学问题来大家看看马华解决问题的文化。那就是每年问题都在重复发生,每年都有成绩优秀的学生到马华那里寻求帮助。

难道就不能系统化解决问题?
我知道,说就容易,做就有难度。
但是服务了那么多年,独立了那么多年,我们是不是应该要求少许提升呢?

这里给大家一个重点
“系统化解决问题” 而不是宣传化普
antibug1 said :
2009年10月31日 上午2:24
听新山朋友说, JASON也是咸菜的一个利益朋党, 他把政治商业企业化, 连党员,党职位都是价高的得到,波力拔克也是他的受薪枪手....

当然赞老板啦, 波力拔克ho....
2009年10月31日 上午6:15
antibug1,真谢谢您的抬举,小弟当枪手月薪数百万美金,您有没有兴趣加盟?千万不要小看了我们这个行业,至少我们还有名有姓,总好过有些下流胚子烂人渣,为了写些匿名抹黑的文字,连父母亲是谁都不敢认,对吗?
2009年10月31日 上午6:31
落花先生,我完全同意您的看法,而且机制化解决问题一直是许多年来各地马华基层追求的目标。

顺便与您分享一下为何波力如此推崇蔡细历的原因。

蔡细历在当卫长时,系统化医院操作,令药采购及鉴定透明化自动运作,坏了很多人的“空头”,得罪了不少人,人民却因此受益。

除此之外,他机制化医务人员服务、培训及价值提升,规范医药服务及操作系统,延长政府医院的服务时间至晚间九点、执行问责制度及合理化前线医务人员的薪资,吸引了许多国外的优质专科医生归国服务,令私人医院必须处理任何紧急个案,惠及许多清寒同胞。

这些都是系统化及机制化的良好例子,只可惜,他走了之后,卫生部好不容易建立上来的章法全都被新制搞乱了。

或许,马华需要的是更优秀的高层领导,或者,输一次够够力的,再从新重建,高层领导才有觉悟的希望。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