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五月 28,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30) 则留言

这一巴掌,扇醒翁总!

PoliBug | 波力拔克

,

前些日子波力挑战网友Rose Chew,并打算在博格里头将柔州马华委任市县议员的种种问题个案一一提出,不想已不用波力劳心赘言,在受不了基层怨声载道的情况下,柔州大臣已于昨日召开会议进行研讨,并一一作出调整,共有十余名在早前宣誓就职,及数名尚未就职的市县议员将被替换,相信新的议员名单足以归还基层一个公道,省了波力一番唇舌。然而,真正的问题出在哪儿呢?

事缘上一届的地方议员委任于2007年初,是时蔡细历坐镇南疆,州内二十六个区会虽然不尽与蔡氏合作无间,但在市县议员的委任上都能各得其所,除新邦令金及森布隆区会曾经因为人事纠纷及派系争端面对些许委任争议的个案之外,其他各区会的人选都不曾出现状况,在这项工作上,蔡氏秉持的立场鲜明,即便政见各有不同,但县市议会是地方上为民请愿及服务的立法单位,而区会、支会是马华组织结构中最贴近民生的单位,最有资格推举人选出任地方议员的职务,领袖不应该因个人议程擅使公器,违逆基层的意愿。

这种平和景象已历时数十年,几成柔州文化,中央及州领导都不会涉足地方议会的议员推荐流程,而州设遴选小组也只负责在基层推举名单中协助鉴定更优质及可胜任的人选,诸如一意孤行、乱点军兵的事,是不曾发生过的,但是这一切,在翁总入主柔州马华之后,全都乱了套。

波力是「地方议会民选制」的支持者,但在民选地方议员尚未付诸实现的情况之下,包括民联执政的各州,地方议员的委任都是州执政党的权力,而这项权力不应只是几个在位领袖的政治筹码,而应该交由各地区基层自行拣选,事因地方领袖,肯定比中央或州级领袖更了解当地所面对的问题及需要,而事实上,也只有地方上服务多年的基层领袖,才能得到地方上民间力量的支持。

翁总在入主柔州马华后,显然并未尊重这个简单而基本的政治伦常,单恁喜好擅意任免,在随兴完成中委司职、州联委会主席、上议员、州行政议员及正副部长的推举及委任之后,他可能有一种天下操之在手的快感,因此来到地方议会的部份时又故态复萌,再次展现他那「不用和世人交代」的本事,不仅否决基层意愿,擅自调任原地议员至其他议会、否决合格区会主席出任议员职务、举用违逆民意人选充担党鞭,政府犹如他一人所当。

更有甚者,还擅自超越遴选委员会权责,以自己的「个人面试」作准,覆盖遴委会议决,并将权力放大到超越党遴选准则,纵容连任十四年的「资深议员」续任,甚至是非不分,将某些连大选都不愿出来为党候选人站台的地方领袖提升为党鞭,简直堪称胡作非为到极点!

所幸世事并非全然不用向世人交待,民众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在这一轮乱点鸳鸯之后,基层的愤怒已然决堤,再也无法苟同这种倒行逆施的野蛮行径!大家都意识到柔州马华已濒临纷崩瓦解的地步,再胡搞下去,不用等下届大选,国阵也将不保,这种焦虑及愤懑不仅于柔州的马华及华社,就连国阵其他成员党,也都开始不安。

柔佛州务大臣阿都干尼身为国阵柔州主席,必须为守土柔州,对国阵负起绝对的责任,因此,对州内政局变化及民间情绪的起伏,他一直都非常小心谨慎的处理。阿都干尼与华社的关系向来交好,因为他非常清楚州内约半数人口的华裔可在他的执政权上扮演什么角色,眼见全州马华因为外来领袖的一己私欲弄得支离破碎,滥权营私的情况已严重威胁到国阵的阵脚,他再也不能不插手处置,因此只得召集国阵领袖,重新审核地方议员名单。

柔州是马华重镇,数十年来辛苦经营,虽说不尽完善,但比较于其他州属,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至少,在地方议会里头,华裔议员人数都符合甚至超过当地的人口比例,举个例子,新山国会选区的华裔选民为44%,而巫裔则占50.7%,新山市政局共有24席市议员,其中一席保留予非政府组织及3席予国大党的印裔代表,然而在剩余的20个席位中,华裔议员却占了10位。

而且,在蔡细历执掌期间,成功通过国阵内部商议,制定马华党鞭自动成为各地方议会之国阵副党鞭,拥有领导实权,而柔州也是惟一一个有此规定的国阵执政州,因此,即便州内华裔人口占选民总数约四成,柔州马华仍可在308政治大海啸中站稳阵脚,这到底得植入多少心思来打理?还是自己从天上掉下来的成就?绝非一个「外人」随便能想像得到,更甭说鹊巢鸠占,捡现成便宜的逃兵!

柔州国阵的强大,靠的不是领袖的专制蛮横、权柄威慑,而是通过长久以来,将心比心,和谐共处及互相信任与尊重所达致的,高层领导尊重基层领袖,基层领袖尊重党众及老百姓,大家以同理心相待,政党才有继续执政,为人民服务的机会,千逆万逆,民意毋逆!党上司绝不是老板,人民才是真正的老板,要当政党领袖,就必须有这层觉悟!那些自以为是的领袖,反过来想要一手遮天,当起不用交待的总经理来,简直就是自掘坟墓!

撤换议员是史无前例的作法,若非动摇国阵的根基,没有一位领袖会愿意这么做,但是权衡轻重,要满足民意或某人一己的兽欲,领袖总得有个抉择!这一个巴掌,动手的不是州务大臣,也不蔡细历,而是已然清醒的基层百姓!希望这次的教训,能让翁总抚抚脸颊,乘着余温尚在,好好的自我反省,顺便思考一下,柔佛,是独夫蛮权欺压得了的吗?!请自量!


30 Responses to "这一巴掌,扇醒翁总!"
月光光 said :
2009年5月28日 上午10:18
老总处理各项官职委任的手法,与一名活在山区的大男人对待回教徒的妻子,手法无异。

大男人认为,山中野猪多,每天捉一只糊口,是最快乐不过的事。

娶了回教徒妻子,将猪肉硬往妻子的口里塞!试想,岳父大人,妻舅、妻姨获悉后,将有什么反应?

据说老总熟读四书五经,说话常用文言文,演说结尾时,也爱送「四字真言」或「八句名言」给观众或读者。

但是,他好想没有学到「入乡随俗」的道理。

上厕所时,唱唱王菲的《领悟》可能会有帮助!
2009年5月28日 上午10:37
"这一巴掌,扇醒翁总!",我看未必会醒。我们雪州老王没声没息,谁要掌醒他!!!!
李锦强 said :
2009年5月28日 上午11:08
Poli大哥,站在你的立场,我了解你这篇文章的用意。但是有些观点,我却是不苟同。

我不认为只要是区会提呈的名单,就是最适合的人选,同样的,我更是不认为这11个被撤换的人都是“被老总硬拉上来,所以应该被撤换的人”。

至少在笨珍县的佳助,绝对是能够做事的人,为什么还会被撤换?难道现在的马华,还要用那些只会表演,不会做事的人吗?

难道那些被大臣换回去的人,就是会做事的人吗?难道只要是老总要的人,就只是会拍马屁的人吗?不见得吧。。。

对于马华高层一再的使用手段来互相让对方丢脸,而不顾虑这些被牵连的人的感受的举动,实在是让人灰心。。。
叶庆华 said :
2009年5月28日 下午12:05
锦强,算了吧!让他们把党斗垮了,我们再重新来过啦.
keykok said :
2009年5月28日 下午12:20
党不分他们我们,理想是党的关键,不是没有意见党就会强大,可是也不能太针对领袖个人.

我们是有各自理想的人,应该多与领袖交流,先前条件也还是要看我们在领袖心中是什么角色,可是扮演什么角色,意见是否会被接纳等.

我不希望党员分化自己,谁是支持谁,也不希望被人刻意分化,谁在搞垮党,谁又能力建设党,如果这事情一再恶化,大家也是搞垮党的人,党垮了,哪里会有再建设的一天,可以建设就是还没有垮.
2009年5月28日 下午1:01
锦强兄,我并非说所有被撤换的人都是无能者,这点我必须澄清!只是老总的动作太过极端,连带伤害了真正必须受委之人!如佳助,就是一个受极端动作殃极的人,如今受录取的人是按照区会的推荐排列,某些马青占了弱势,也不全对,我所属的区会也出现这个问题,波力全然了解,而且我必须说,佳助的能力勿庸置疑,县议员一职可说胜任有余,当然,至少佳助所面对的一個特別情形,相信您也清楚。
吴启聪 said :
2009年5月28日 下午1:03
自作孽,不可活!

为老总的碰壁,干杯!!!
Chen said :
2009年5月28日 下午1:23
选贤能而任之,这绝对没错,别再分派系了,马华将会被拖垮了,醒醒吧!马华同志!
六十年的基业是如斯垮掉才甘愿吗???罗马城不是一天能建成的,假如垮了,马华还能从新来过吗?谈何容易呀!!!
柔佛人 said :
2009年5月28日 下午2:56
叶庆华:

不是我要搞什么州属情结,只不过你从沙巴来的,根本就不知道老总到底在柔佛是怎样个天翻地覆法!

老总为了“去老蔡化”,他无法无天的行径简直就是令人发指!市议员名单任他篡改!整个马华,最起码整个柔佛州联委会,一夜之间全变成他翁家财产!

一个人出声,你可以说他造反;一整州的人都出声的话,你说到底是柔佛州的人在造反?还是这个老总本来就应该被推翻?

叶庆华,如果老总的疯狂蔓延到你地头沙巴去的话,空降些莫名其妙的人去你斗湖那里当官,那时你才知道那个滋味!

你说我们在搞垮党,党内再多几个像你这样自扫门前雪的人,成全了老总的胡天胡地,马华不垮也很难,到时你再慢慢跟老总一起重建吧!

plp也要有个限度,唇亡齿寒啊!你懂不懂?
叶庆华 said :
2009年5月28日 下午5:55
柔佛人,柔佛的事情我真的不很清楚.
但我在TANJUNG PIAI的兄弟就深受其害.

我是对党的内斗困境有感而发.
但我告诉你,我不屑P任何人的LP.
我不认同你们的做法,不代表我认同老总.
月光光 said :
2009年5月28日 下午7:38
叶兄,你果然不是柔佛人,不知柔佛马华县、市遴准则的严格程度!

波力已经笔下留情,把梯子留给佳助,叶兄你竟然放巴火,烧了梯子,小弟真是看不下去了。

佳助之所以不在名单内,是因为他已经身为副部长的特别助理,竟然准备身兼两职,莫非他不知道这是遴选委员会已经明文规定,也是基本准则,禁止兼任公务员。

佳助必须罪加一等,因为他是明知故犯。
2009年5月28日 下午7:56
月光光,這個葉慶華哪算可惡,還有一個更加下流的,本來擔任副部長特別助理,還仗著老闆的勢力硬硬搶了該區惟一的女性代表席位,結果東窗事發,撞破好事,煮熟的鴨子還長出翅膀來,肚懶到抓狂,把舉報他關起門來欺凌兒媳婦的人指作漢奸,才真是聒不知羞的下流胚子!無賴流氓的老祖宗!
叶庆华 said :
2009年5月28日 下午8:21
月光光,佳助不曾是副部长的特别助理.
我相信有些事,你搞错了.
李锦强 said :
2009年5月28日 下午8:44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李锦强 said :
2009年5月28日 下午8:50
月光光、坤浩真心话,

麻烦你在骂人之前,去查一查资料吧。。。
佳助什么时候变成了副部长的特别助理?

虽然说
“不管是黑猫还是白猫,只要是会捉老鼠的猫就是好猫”,

但可别变成
“不管是咬对咬错,只要会咬的狗就是好狗”

这可不行哦。。。

尤其是坤浩真心话,
讲话留点口德吧,不然有一天,你那些不堪入目的指责都报应在自己的身上,那就不好了。。
Sky Leong said :
2009年5月28日 下午10:27
老翁会醒吗?睁着眼睛都可以说瞎话的人肯定还会有不少招数的,过桥抽板(号外事件)不在话下,他的才华数不清!不信请看poli的《这种政客》!请同志们用正面的角度来诠释他,或许他的存在是必要的,是反面教材的最佳例子!
2009年5月29日 上午1:16
hello 做官的请民主一处理事情好吗?
官职是你老爸的吗?
想要选谁做就谁做。
请问党领导把党员当傻瓜吗?
没有政党内民主主义的政党和共产有分別吗?
2009年5月29日 上午3:00
关于佳助的个案,波力觉得有澄清数个立场:

1. 据波力所知,佳助并没有受薪的公职,只不过他在担任北干马华终身学习局主任时刻尽已责,并与搭档--真正的黄日升副部长特助锦强配合无间,共同面对及解决地方上的问题,再加上佳助是公认黄日升在选区的得力助手,故给人一种身兼特助的刻板印象,其实那些都是佳助没收入的额外服务!

2. 据报章报导,佳助的撤换原因是因为党龄不足,若按照马华《公职候选人推荐准则》第二部份3-2项明文规定,拥有至少3年永久党员籍是出任县、市议员的基本条件,波力实在怀疑,难道佳助的党龄还不足三年?有点不可思议,还望佳助能让大家知道。(自私的心理,我还真希望不是真的,因为佳助是波力心目中是再合格不过的县议员人选!)

3. 锦强,我想坤浩真心话并不是在说佳助,依照他所说的条件,应该另有其人,第一,佳助不是副部长特助,第二,佳助不是仗老板势力行事的人,第三,佳助所在的笨珍县议会原本就有女性代表,何来抢去女性代表的席位之言?第四,佳助在知道撤职一事之后,展现的是难能可贵的风度,更一点都没有所谓的“肚懒到抓狂”,因此,我深信他说的肯定不是佳助,倒像足了那位陈某人。

老实说,如果坤浩说的是那位“陈某人”,波力愿举双手双足赞成!!一点都不为过。
彬天雪谛 said :
2009年5月29日 上午8:45
小女子苟同波力的见解。妄为的领袖自视过高,不仅会乱了团结,还会把整个党瓦解!
Liang Tua said :
2009年5月29日 上午9:55
这一巴掌,不只扇醒老总,也该扇醒全柔同志。姑且不谈撤换地方议员的背后藏有什么个人议程,但劳动州务大臣来插手,这一刻起柔州马华以经沦为当家不当权的政党。这课题是谁引起的,而又是谁加以催化让它发酵。大家深思.......
李袁鸣 said :
2009年5月29日 上午10:35
内斗就算了,这是家事!还要外人动手,很大问题。。。
hongheng said :
2009年5月29日 上午11:05
PoliBug,其实遴选准则没有这条“规定提名者不应另有受薪公职”。这是在之后才通过州联委会发信通知的。

另外,我并不是公职。我的薪水也不是政府给的。魏家祥的全职选区助理是林志伟,我只是兼职的服务中心主任。我的职业是环境工程师。服务的公司是Hijau Sekitar Sdn Bhd,是一件EIA Consultant和 TIA Consultant公司。
2009年5月29日 上午11:36
虽然说
“不管是黑猫还是白猫,只要是会捉老鼠的猫就是好猫”,

但可别变成
“不管是咬对咬错,只要会咬的狗就是好狗”

这样说好吗?
“不管是PLP Team A的狗还是PLP Team B的狗,只要是会PLP的狗就是杂种狗”。

灭PLP最佳的良药是“政党内民主主义“。
Liang Tua said :
2009年5月29日 上午11:51
看到现在的马华。我开始怀念和敬佩两个巫统领袖。
第一位---伯拉得势不见践踏同僚,容纳百川。
第二位---我曾经讨厌的人凯里,赢党职输官职,不挣不嗔不憎。对待此事其操守、涵养,有目共睹。
回头看看马华.....从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
什么吗?
jj said :
2009年5月29日 下午1:01
谁说永久党员党龄不足不可当市县议员。上一届官职委任期,某区会就因为天兵州议员的插手,永久党员党龄不足一个月的无区会党职的骑窃者得逞。区会推荐之唯一马青人选则落马。上一届柔州是谁当家,这届又是谁当家,怎么有两个标准。
jj said :
2009年5月29日 下午1:48
非我族者就是PLP,反之就是仗义拥护者。
非我族者就是狗,反之就是神!啊里鲁亚。
非我族者是践踏,反之就是民主。
这他妈的狗屁真道理,这回懂了。
jason said :
2009年5月29日 下午8:36
月光光,坤浩真心话,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话说出来就要负责任。波力说的有说服力。你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发表不确实的评论,如果让那些不知情的人看了后,还以为佳助真的如你们所说得那样下流,那佳助岂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吗?
没有要求你们对此事向佳助道歉,你们应该好好自我反省,忏悔你们所说的话。
锦强,叶庆华
马华需要你们这种伸张正义的同志。虽然那是微不足道的力量,但临死的挣扎也算是对马华尽了最后的力量。佳助被诬赖,抹黑,被骂下流,这是我们也都不想的。如果他们为了要奉承“他们的领袖”,而做出毁灭自己道德的行为,那就让他们去吧。
shltplnk said :
2009年5月30日 上午3:32
还好蔡德汶有在老翁的名单里 ...
Ghani said :
2009年6月2日 下午12:15
乱说话,为了捧蔡细历就乱说话,乱评论。没有水准的小李子。等老蔡收档啦!
Ghani said :
2009年6月2日 下午12:18
佳助默默做事,没有在博客乱写东西造谣生事,他比你们很多人都强。别学这个八哥鸟,已经严重违反党的纪律规章,你还是退党吧!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