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五月 21,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18) 则留言

向老总感恩!

PoliBug | 波力拔克

, ,

「诽」是背地里议论,「谤」是公开的指责,所谓「诽谤」,指的是「说人坏话,诋毁和破坏他人名誉。」,内容不见得就是虚构的。「诽谤」之所以构成罪名,那是因为对受害人造成了实际的损害,无论是出于恶意明知故说,还是出于无心缺乏考虑而说。

以上所述,是修辞学上的诠释,至于1984年印刷出版法令第8(A)条、刑事法典第500条到底说些什么?波力书读得少,不甚了了,只不过看到堂堂马华总会长兼我国交通部长如此紧张,情愿抛下手头上繁重的国家大事,拖着长骨刺的病躯,都要亲自跑到警局里去报案,可见必然不是小事一桩!至少,不会比巴生自贸港的报告来得小吧?不然,怎么报告可以迟了一年都还没搞好,此事却比警告的期限早了一天就先去报案了?

听说,若这两项罪状一成,不仅《号外》的老板得倾家荡产、赔上整副身家不在话下,就连大大小小的编辑、记者、撰稿人也都可能得跟着卖女儿、当裤子还债,然后洗干净屁股,一起结伴到苦窑子里去蹲;当然,八年老招牌更甭说,砸定了!真是惨绝人寰。

说到用「法」,邻国的老资政才算是个中好手,对付异见份子,他可是从不手软!反对党领袖被玩得人人犯法、个个抄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流落异乡,在彼邦都是等闲事,翁总近来在隔岸当主席,想来也学了三分手段吧?

或许翁总认为《号外》刊登的三篇政评文章对他不敬、或伤害了他脆弱的心灵、或破坏了他纯洁的道德情操、或造成其他无法弥补的折损,这些我们都还无从得知;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到底是哪一段文字或图片出了问题,我们也都还蒙蒙懂懂,据说,转载不实言论等同于散布谣言,所以,没有媒体会笨到自己跳进去以身试法,少了媒体的报导,我们当然也就不知道实情了... 哦~ 原来媒体是那么的重要。

阿首相移交政权的时候,人人都在担忧纳首相会即刻动手阻杀媒体,想不到在他继位之后,却即刻传来《哈拉卡》和《公正之声》重获自由的消息,猫抓耗子的臆测顿时四作,大家都只愿意留守在静观其变的边防线上;毕竟,烂得太久,又改得太快,人们一时真不太能够适应,会难以置信的,是正常人;不想,今天首相不做、内安部长不肯做、新闻部长也不太愿意做的事,却让别人给代劳了!看来纳首相的用心,又要让倒米将军给败了。

从前的权相可以随心所欲的任免臣子,那一套如今可就行不通了,因为,当今的丞相也只不过是个联军的头头,如果友军不幸出了个败家子水平的老大,也不得不默默承受,再委屈,顶多也只能自个儿躲在门扇后面,吞眼泪暗吊,走出房门,还得装着一付若无其事的样子,日子过得比老鸨还要无奈。

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得感恩老总在力谏老二出任国阵总协调长之余,未曾要求兼任内政部长!否则岂止小希山官位不保,更将有效的促进媒体与高官们的通力合作,人民可就有福了!


18 Responses to "向老总感恩!"
林廷辉 said :
2009年5月21日 上午8:41
人必自辱然后人辱之!

丢人现眼,还贼喊捉贼!

无耻!
Sim Heng said :
2009年5月21日 上午9:15
都说了,倒米将軍。做个將軍,有勇無谋,只会害死小卒。現在连勇都没了,又那可當将軍呀!免了吧!头大無腦,拿来啥用。悲哀呀!
月光光 said :
2009年5月21日 上午9:43
媒体扮演的第四权角色,难道总会长不了解?还是无法接受这个第四权。

他向来对记者说话都非常刻薄。还记得内阁名单未出炉前,记者询问「蔡细历是否将在名单内」?

总会长答道:「你们问来问去都得不到答案,不如去问米!」

试想想,总会长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
糊涂侠客 said :
2009年5月21日 上午10:20
看来有他当老总的一天,马华无法向前进。
Teck Keong said :
2009年5月21日 上午10:32
翁诗杰这个下流海南仔,讲一套,做又另一套.....
越来越不得人心,完全看不到方向,每天只想与人过
不去,摆官样,事事自我,就像sim heng所言 - 老
翁简直是"头大无脑"
Jack said :
2009年5月21日 下午12:19
一个人的面貌会随着年龄、际遇、环境、品行而改变。
佛有佛脸。
鬼有鬼脸。
佛不会长成一副鬼脸。
鬼也不可能长成佛脸。
五官端正,心肠不会歪到哪里去的。
你看老总讲话时的脸就知道我在讲什么。
一端部落 said :
2009年5月21日 下午12:49
波力,有传闻老翁要委你为第二政治秘书处,你看如何? 说是你出任后,他会好过一点.
路見要鳴 said :
2009年5月21日 下午4:10
转载:林季在他的《世间的歌唱不完》中这么写道:
过去,翁诗杰一句:“我敢讲,你敢登吗?”,因为当时的翁诗杰以为号外周报不会据实报道。
最终号外周报就是据实报道,而且就那么一句:“你敢讲,我敢登。”
没想到,过去可以是朋友,最终翁诗杰还是对媒体开刀,而且一开就是挑号外周报。

号外周报一直凭借一句:“你敢讲,我敢登。”,或许翁大人当起大官,不是什么超人,一直以为自己是一条硬汉子。

号外周报打从先生周报多次针对几位前马华总会长,各个的胸襟够开阔,或许深知一旦破了对媒体开刀的先例,这是堵塞言路最大的缺失,只能选择从善如流。

没想到,当年自命最敢讲的才子,好像不给人家公开讲,最终当了大官好像走了控起媒体来了!实际上他为了爱惜自己的羽毛,挑起的官非可不少,不像过去的官懂得忍让,也有许多人知道政党的宿命是给人民骂的,因为这是民主的国度,有人骂你,至少是在意你。

可是看见翁诗杰挑起了神经大动脉的大标题,竟然只是人家间接“赞美”,是否是丑化也见仁见智。

沿用1984年印刷法令,这是史无前例。

我想翁诗杰与过往的总会长非常不同,我想纳吉有老马的影子,而翁诗杰的性格真没想到也非常和纳吉接近。
Fairnation said :
2009年5月21日 下午6:42
波力,有传闻老翁要委你为第二政治秘书处,你看如何? 说是你出任后,他会好过一点.
----------

要过档的早就过了。
阿土伯 said :
2009年5月21日 下午8:45
马华有这么样的总会长,真的是一个马来西亚华人的不幸。讲一套做一套,讲得出做不到。真没用。我看历届最没用的总会长非他莫属!

耀明,

所谓蛇鼠一窝,不象也要学得很象。要不然以后的日子怎么混?霹雳州的事件,他的立场是什么?敢表达吗?我看在国阵成员党里,只有民政的几个领袖及蔡细励敢站出来讲话。马华总会长呢?还是要像那新一代的傻瓜医生只会坐在非法大臣身边摆笑脸?在国文的公开信中,黄燕燕怎么没回应?没收到吗?要不要叫国文安排寄挂号信?

够了,一切一切已经够了!马华公会也已被誉为卖华公会,一个马来西亚的华人,真的需要向马华及马华老总感恩!

Terima Kasih!
2009年5月21日 下午11:32
JACK,佛家说,相由心生。一个人的讲的是真理还是歪理,长相和行为会显露出来。
2009年5月22日 上午1:30
马华博客果然不同凡响
吴启聪 said :
2009年5月22日 下午6:20
老总如果在任期间没有把马华给毁了,我就已经对他很感恩了......

我敢讲,你敢登吗?

我差一点忘记这一句经典语录了!

波力兄,跳槽过去老总那边过后,记得留一点斟茶递水的康头给我哦!哈哈哈哈!
chchoo said :
2009年5月22日 下午6:51
保德, you deserve "不同凡响" more than any politician in malaysian history. standing by the roadside and waving to passerbys have earned you more respect than you can imagined, not to mention fighting an uphill battle against supp and white hair.

you lost because political awareness is extremely low in sarawak and sabah. i hope you will continue to put your beliefs into action and help to raise the political awareness in east malaysia.

i have more respects for you than the current mca leadership because you act, and not merely talk.
大嘴巴 said :
2009年5月23日 下午12:09
蔡细历不会领情

文:谢清发

《光华日报》于5月19日封面独家报导,指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已向首相兼国阵主席拿督斯里纳吉推荐迄今没有任何官职的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出任国阵要职,有可能是总秘书。

后来证实被委任为国阵协调主任的蔡细历,被询及此事时却一口否认是翁总的推荐与提携,甚至还说“这是我3度会见纳吉的成果。”过去10天来,他频频放话透露民联在拉拢他与儿子蔡智勇一起跳槽,也说“他们甚至游说智勇辞去昔加末国会议席以制造补选。”

这种情况与1984年的民政党副主席拿督曾永森相似。在1981年6月2日从马华过档到民政党的曾永森,于1982年的大选获得在木威区国会议席上阵并告捷,可是在官职寥寥无几的民政党,曾是马华部长的曾永森只屈就国会议员。

后来曾永森被委任为巴生港务局主席,这是独立以来头一遭由华裔出任,而曾永森更是一干就16年,卸任后仍由华裔退休政治人物出任,如丹斯里陈祖排、拿督叶炳汉、拿督曹智雄及目前的拿督李华民。

曾永森获得这个由国家元首委任的当年形同部长级的职位后,其支持者雀跃万分,而党主席拿督林敬益的支持者却说那是林敬益和拿督李裕隆去跟首相拿督斯里马哈迪争取的。

这个课题在1984年9月曾永森挑战林敬益龙头老大时发酵,林派指对方忘恩负义,而曾派则认为是靠本身的才干与地位而获得此殊荣。

蔡细历不让翁总邀功与25年前的曾永森的情况一样,都是为了确保在下届党选发难时,以免被对方使用感恩牌来反击。

由此可见,翁诗杰在2008年8月马华党选后,以道德牌阻止老二蔡细历出任部长是做对了。作为一个强势领袖,蔡细历从不掩饰其强势作风,而且态度高傲也不谦卑,唯我独尊之霸气令人不悦。

这一类人,一心想当领头,认为唯有坐上第一把交椅才能够施展政治抱负。翁总没有理由让蔡老二当上部长充实军火子弹然后开战。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09/05/22/28.html
2009年5月23日 下午3:41
chchoo 谢谢
我们不只坐而言,更要做到起而行
千里之路始于足下
AliVe said :
2009年5月23日 下午6:20

政治的问题
不了解
2009年5月24日 上午10:02
翁诗杰 - 精明而缺少远见! 他制造一个个具体恶
果时,并没想到这些恶果最终组织起来将会酿发出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明明生就了一个大话人却像寄生在裤裆缝里的蚕子一样, 爬来爬去都爬不出裤裆缝, 还标榜说是循规蹈矩, 饿了咬人一口,还自以为找到了什么风水吉宅。
本来见他面都要真诚向他道一声 “早安”, 现在都怒目相向, 没过多久, 相信家家户户都与他成了仇敌,无法修付...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