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五月 15,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22) 则留言

有党性,没人性!

PoliBug | 波力拔克

, ,

在《当今大马》看到这一则主题为《蔡派垂死挣扎,恶意抹黑翁诗杰》的读者来函,特别写给作者...

Rose Chew,

正所谓一个谎言需要十个谎言来掩盖,波力非常同情你/你的作法,只不过,无论是为党为国,为民族为真理,这样做真的好吗?

您说柔佛州马华县、市议员名单已差不多公布完整,但您是否知道,翁诗杰在柔州马华党庆那一刻,触及浮上台面的遴选标准问题时,他竟然表示:「名单都还没有公布...」身为马华柔州联委会主席,他竟然对多个市县议会已经宣誓就职的事浑然未知,还以为事机尚未败露,可以耍弄嘴皮?这算是老蒙懂搞无厘头?还是智人慧语?或者,只是浑浑噩噩,不知所谓?

波力不知您所谓的「探悉」源自何处,但我真诚的希望不是来自老总,而针对此事,波力只有一个简单的愿望,如果事实诚如贵言,请出来道明原委,不要再「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了!如果事情属实,那希望老总能自行认错,免得我们这些无辜的「马华党员」四处被人臭骂!敢作敢当真君子,诸多籍口非将才,这才是真正的「硬道理」!

在贵大作中,您一口就否定了所谓的「蔡派」的不满,全然漠视事实的真相,简直就是对民主政党的侮辱!为此,我必须郑重的阐明一些关键要项。

第一,我有必要澄清,县、市议员面试不是由翁诗杰创设的机制,请勿混淆视听,妄自争功!事实上,这是蔡细历早在十一年前便已于柔州制定的遴选程序,有鉴于地方议员委任制可能出现龙蛇混杂的问题,所有蔡医生坚持县、市议员都必须通过遴选小组的面试,包括口试、三语文件解读及理念检测,方有资格得以录用,只不过没有录像。

之所以没有录像,是因为当时录像并不便利,之后,我们反对录像,原因有三,首先,录像并不实际,遴选市议员不是审问犯人,有权监督遴选程序的人若真的有心,大可以参与旁听,何必要特别为他们炮制影碟?而且口试过程常会触及一些敏感课题的处理模式,那是有关议会谈判的战略技巧,有必要录影存档,以提供契机让对手暸若指掌吗?

其次,此举即不尊重候选人,也不尊重遴选人的人格与人权。再来,党即然已委任了遴选小组,便该对遴选官的专业有绝对的尊重及信任,否则,相关人士便应该没有资格出任遴选评鉴!这是浅显易懂的道理。须知这些候选人将来的任务是在议会当中维护人民的利益,如果遴选结果出现争议,便应当通过面谈加以处理,以体现其谈判咨商的能力!

再这么说吧,面试结果出炉后才会有争议,但结果出炉后再来审批,那还用得著录影吗?更简单点,总会长是否愿意现在公布所有的录影记录,以兹证明当选者的确高人一等??我们都在等着呢!当然,令人烦恼的是,有些「特权人士」,即便不用面试,都能出位受委,法规形同虚设,最终但凭个人好恶取舍,全然蔑视民主,那请问,其他人还录来干嘛?面试来干嘛?

第二,您竟然将历届的市议员比作阿猫阿狗目不识丁之流,实在令人遗憾!波力虽然暂时还不想一一得罪,但各地的民众及党员都清楚得很,比较于现任者,孰优孰劣,尽在人心!谁才是恶势力,大家也心知肚明,何必自曝己短?

第三,没人想拿翁诗杰座驾遭贼爆窃的事件来加以炒作,只是事件的本身就已暧昧诡异得很,首先,部长忙得无法自己来电通知,反而通过秘书随便传来个简讯了事,而且是在一小时前如此仓促,可见足有十万火急;试想想,如此一件急得十五分钟都不能等(3:00PM 动土礼,2:45PM 直升机才从小学校园起飞,如果他到来主持后再起程,也才花不了几分钟!),非得部长亲自赶回首都解决不可的大事,竟然可以在一瞬间说解决就解决了??拜托,如何让人置信?

第四,当时他是去治疗或是去做其他事波力没看见,不能随意指控,而且这也无关紧要,就算总会长兴起,突然想到云顶去玩两把,只要不是办公时间,不花公帑乘直升机,我相信也没有人可以过问,事实上,谁要是如此无理取闹来唱衰我们的总会长,波力会第一个跟他过不去!

问题是,身为一名我国最大华人政党的最高领导,身为一名领公帑的部长政要,我们必须对他有一个基本的要求,那就是「诚信」,没错,就是我国首相「一个马来西亚」的八大核心思想之一:「诚信」,如此而已!您认为谎称「急事」不主持动土礼,算不算「诚信」?您觉得答应了主持动土礼,身在附近,却宁愿选择临时推托,算不算「诚信」?请恕波力愚钝,又不幸是马华党员,有人问起,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

第五,曾亚英是个无辜的受害者,要怪就只能怪她为什么那么倒楣,有一个如此不像话的荒唐上司!她只是一名国会议员,更重要的是当天她顶多只能算是总会长的代表,何德何能代上司宣布拨款??这一项迷思,我原本连提都懒得提,因为实在太过低能了!想要乘乱作恶,也拜托想个好一点的点子嘛!

第六,波力对那些愿意站出来说话的同志致敬!请问他们所说的一切,有哪一项算是「抹黑」?实际上,这一连串的事件,人人皆知,甚至连警方都可以出来作时间证人,试问说出实情的人何错之有?

我们甚至还必须感谢传统媒体在不知道事件连贯性的情况下,「不小心」为我们作了据实的报导,把真相展现在你我面前!难道您认为发生这样的事情很光荣,我们都很想放大吗?但是,颠倒是非、混淆视听,道德化、英雄化,圣人化党领袖,难道就应该是我辈当为之事?包装不能救党,只有务实监督才能令领袖知道我们都在看着他们做人做事,免得让政棍、政客、伪君子得以蒙混渡日!

第七,到底新届地方议员的阵容有什么不妥?说来有几匹布那么长!迟些波力逐项点评,有空请到波力的部落格来细阅,如果有哪一项不是事实,有哪一项是为了个人议程,有哪一项是为了哗众取宠,或有哪一项是吾等小题大作炒作新闻,尽管发难,波力、还有一众良心随时候教!!

谢谢您最终还力劝波力等人团结归队,只不过我只能说对不起!如果要我们妥协于霸权,盲目的跟随一名愚昧、撒谎、目光如豆、心胸狭窄、自命清高、言行不一、仗势欺人、视华教如粪土、视同志如仇敌、视基层如草芥、视承诺如放屁的独夫,踩着民主与公义的尸体来个大团结,不仅波力,我相信大多数的马华党员都会和您说:「狗奴才!给我滚远一点!」,我们有党性,但我们更有人性!

最后,再次提醒,您可以称我们为「民主派」、「改革派」或「务实派」,但请别用「蔡派」这样的字眼,因为这不足以形容我们的核心思想及意识形态,那种态度只存在于你们那种狭隘的政治思维!


22 Responses to "有党性,没人性!"
細水長流 said :
2009年5月15日 上午11:42
好一句有党性,更有人性。

我们一直强调:
做对的事情比把事情做对来的更重要。
看起来老总就是一直想把事情做对,
可是却没有做对的事情。
结果......苏州屎一大堆
2009年5月15日 下午12:31
政党内民主主义是我的路线图, 新普通国民主义是我的理想. 高官们只会说一套做一套,真正帮人民做事的又有几位!!

党性...一公斤=RM?

无价吧?
S.A.N.G said :
2009年5月15日 下午1:12
“党”是死物,何来“性”?
“党”只是一个由人操作的物体。就像电脑。
问题是出自“人”本身。
假如操手本身没道德、没人性,最后必定殃及他的党。
党有党规,有党章,还有先人创党时的宗旨,假如所有党员都熟读和执行党旨、党规和党章,就不会产生这么多争财夺利的问题了。
我们的先人当初创立这些政党、公会等组织,难道只是为了让他们的子孙当部长、当大官、封拿督吗?
希望那些已经偏离主流的小支流,赶紧回流,让我们的小河变万里长江!
阿土伯 said :
2009年5月15日 下午1:19
事实胜于雄辩。头上三尺有神灵。只要是清白的,那又怎么担心别人抹黑?
老翁可站出来说:

1.当时他很忙,在三点前已经飞回首都了。
2.由于太忙,他没到Perling喝茶松筋骨。
3.他完全不知道党员车窗被敲破的事。
4.他的公事包没不见,还完好无损与他一起。
5.他没到警局报案。

只要他站出来澄清说清楚,下次民德新校舍建好时,还是可以邀请他来开幕的。马来西亚最大华人政党的老总嘛。。。又怎么不受华裔人民爱戴呢?
青天黄日 said :
2009年5月15日 下午1:43
小时候,常听到老师对犯错的孩子骂道:“是谁做的,给我站出来!”。犯错的孩子大多数都会低着头站了出来。
现在的他敢站了出来吗?您说呢,阿土伯。五十年前的他也许吧!
月光光 said :
2009年5月15日 下午3:31
小弟对Rose Chew的如珠妙语也深感悲痛。

走后门争当市议员,大有人在!只是真相被掩饰,许多人还被蒙在鼓里,认为总会长真的是为党为人民而大刀阔斧。

小弟看到的是,刀是用上了,斧也挥出来了,落地的人头却非「目不识丁之士」,而是勤于服务的区会领袖。

从报章的报导也可以略知一二:振林山、哥打丁宜、昔加未、居銮,人头落地声四起。呜呼哀哉!!

马华的明天将如何、抑或没有明天了?
阿土伯 said :
2009年5月15日 下午4:49
月光光,你说的地区为什么那么巧都是翁总的黑区?
吴启聪 said :
2009年5月15日 下午5:20
老总已经近乎人神共愤的地步了,到底是谁在垂死挣扎............

又来了这个formula,反翁=挺蔡......

我可以肯定,到了今时今日,敢站出来大声骂老总的,绝大多数是百分百的反翁~因为老总的所作所为,跟老蔡一点关系都没有。

也要补充一下,那些原来的挺蔡派,理所当然是一直反翁的,可是玫瑰把他们以偏概全了,是否对那些真正对老总有意见的人,有欠公平呢?

还是那句,推翻老总的人,也许就正是他自己!
Sim Heng said :
2009年5月15日 下午5:36
他还有信用吗?英雄???都成狗雄咯。。。
港囗報告-拖再拖,一星期又一星期,
敢敢的公佈吧!
做不了英雄,
那只好做狗雄咯。。。
为了宫位,不想在做英雄?
没了官位,也可为民服務。
做官做的那么幸苦,
不做也罢!
又不是做副首相。
想要,又要不到。真是替你可怜。
阿土伯 said :
2009年5月15日 下午5:49
如果当年的翁诗杰是这个样子的话,他连马青团长都当不上,不用说现在当马华总会长。我对他有印象是在他当上马青团长时,当时的他,真的敢怒敢言,是个政场上的佼佼者。当上副总会长时还不错。可是现在?完全变了样。
我要澄清的是我没挺蔡。
正义之士 said :
2009年5月15日 下午8:21
支持翁总的,全是不明是非之人。
Sim Heng said :
2009年5月15日 下午8:29
没有敢怒敢言咯。唖了。想當年的他,那時我还真佩服他。今天的他,己不是我當年所佩服的人。我的英雄,没了。。。成了狗熊,跟政客设两样。那來的为國为民。
2009年5月16日 上午12:11
我是绝对喜欢和支持老翁的,我甚至把他当偶像!
我绝不是挺老蔡的,我甚至有点讨厌他!(抱歉!波力兄。)

但自从他当上老总至今,我实在无法苟同他的言论与行为,为何会变到这样?

好可惜!
Yong Chiang said :
2009年5月16日 上午12:49
对现在的马华越来越失望了,比黄家定还惨
Yong Chiang said :
2009年5月16日 上午1:05
这些PLP的人那里有党性?奴性就有啦!
2009年5月16日 上午2:14
好长的文章。。。。

若大家还是认为如此,
那么马华就只留下有奴性没有党性的人。。。。
Fairnation said :
2009年5月16日 下午3:58
请试举例说翁诗杰敢怒敢言事件,请说说几个看看。。。
干捞事件?结果咧?结果咧?

翁诗杰没有变,相信翁诗杰敢怒敢言, 是人们一厢情愿,马华党员被骗了!
2009年5月16日 下午6:14
波力兄,你老总真不会用人,腳痛生骨刺不能走,派个不拨款议员为我们华小动土。他应派该区大佬张员外来,至少他一出手便几万元!

你老总不让张员外当市议员,贵党损失可大,不然一统南马黑白两道,指日可待!
Teck Keong said :
2009年5月16日 下午7:06
翁诗杰 禽兽一般, 这个总会应早早除之,
越看越肚懒.
2009年5月17日 上午4:45
苯小孩,

哦~ 原来老总在南马还有黑势力撑腰哦?这可是大新闻吔,您倒说来让大家听听!

还有,连“笨”都不会写,也算真够笨的了,只不过“笨”没关系,因为“笨”没有罪,但是你这样污陷老总可真的不太好!因为抹黑诋毁人家的“清誉”是有罪的哦。
lookcow said :
2009年5月18日 上午12:26
多洗手,少逛街;多上网,离流感。

牧牛人
多情 said :
2009年5月18日 上午10:14
党的老爷巴士车煞车器都毁坏了,就算换了新司机也一样会飞下深崖的!
可怜一车乘客性命难保哦!
是时候换新车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