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五月 24,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10) 则留言

限制选科有何不妥?

PoliBug | 波力拔克

,

考试的目的是在于测验学生的学术水平,以鉴定是否有接受更高深教育的能力,不是用以淘汰学生,以满足有限的学额或奖学金分配的过程,简单说,所有已具备能力接受高等教育的学生,都应该得到升学受造的机会,无法通过测试者,可以选择更试一次,否则转换跑道,进入社会或往其他可行的路向,也算是给自己一个转折。

然而,当今的SPM考场已不再是单纯的测试台,它已变得更像是考生们用以比拼成绩、斗输争赢的竞技场了。

报读美国大学,您需要SAT-I、SAT-II及托福鉴定,报读英国或纽澳大学,您需要A水平及雅思鉴定,报读日本大学,您只需要受过十二年的正规教育,经过日本语能力测试,便可报考大学入学试;总之,您不可能在地球上的任何一个角落,找到一个需要考十七、八个A1才能就读的大学名额,也没有一间大学,愿意以您那十七、八个SPM的A1就让您直接修读本科学位!不然,那位拿了十七个A1的「马来女神童」,就不用带着满囊的JPA奖学金,却让伦敦大学的先修班给请回来了!

事实上,若你想在本地国立大学拿到一纸学士文恁,对不起,今时不同往日,就算您SPM拿足了二十个A1,一样于事无补,顶多让你入学去拿一张作为本科入场卷的文恁证书,不然,也只能保送您进入预科班,一年后还是得另考三科才来决定胜负,然而,要进入大学预科班,十门主科已是满贯!

我实在找不到一个足以说服自己,以相信优秀生就必须用十七、八个,甚至是二十个A1来自我证明的理由,事实是,遴选标准有如奥运金榜,主科是金,副科是银,即便您有再多的银牌,也扺不过人家多您的那一面金牌!许多学子在倍受压力的情况下,选择了数十项科目,结果由于能力超载,不幸牺牲了其中一两门真正主宰前途的主科,不仅痛失争取第一志愿的排名优先,更失去了获得奖学金的资格条件!

即然如此,报考这么多的科目干嘛?是考生对成绩缺乏自信,希望籍此买个保险?那显然有弊无利的投资;是为了让自己在将来能有更多的选择做准备?但那分明毫无助益;是父母的鼓励?这往往是高中者的经典感恩词,只有三分心酸;是学校的引导?有时这也是补习中心的宣布材料;是环境逼得他们不得不这样做?这是对游戏规则掌握不足的玩家悔恨的感叹;是为了展现所谓的多才多艺?也许是,如果有幸没有战死沙场的话;或者,只是因为朋友的眼光或本身的自尊?还是为了证明其他的一些什么?

礼多可以人不怪,但是杂学太多却肯定会让人分心!我们必须相信,身为一名十八岁的青年,他们应该具备决定自己前途的能力,或至少,他们应该得到暸解自己人生选项的辅导,其实,许多大专本科所要求的入学标准都相当类似,往医、理、工方向去的,与往文、艺、商去的区别各有不同,大专院校是本科教育,培育的是专才,这不同于前十二年基础教育的意义,若以此为导向,身为一个走过人生四分之三学习之旅,站在十字路口上选择方向的人,学子有必要对自己的前途深思熟虑、认真取舍,这是任何一个教育体系都避免不了的中途站。

别告诉我他们还少不更事,事实上,如果他们还真的不懂事,那也绝不会因为考了一场考试,多了三几个月的成长,就会突然变成熟了,懂得如何抉择自己的人生了!更何况,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权力为别人决定未来!而考试,也绝不应被视为一场输赢难定的赌博。

当然,我们更不能允许有关单位将限定科目视为方便分配奖学金的手段,这种想法不仅荒谬,简直就是愚昧!事实上,我们也并没要求政府能发放奖学金给所有的「优秀生」,因为这同样是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所办得到的事;况且,这是一份附带十年工作合约的奖学金,并不是人人愿意接受的交易。

只不过,政府所提供的奖学金都是国家的宝贵资源,也是全体纳税人所努力的成果,我们绝对有权力知道这笔款项到底是怎么个用法!奖学金如何配置?都给了些什么人?为什么是给那些人?目前的财政预算足以为国家的未来预备足够的各种人才吗?遴选的准则符合国人平等共享国家资源的基本原则吗?各学科的奖学金比例正常且符合国家的需求吗?而这一连串的问号,都必须要有一个透明的机制予以解答与实践!毫无疑问,我们已对现有的配给系统失去了信心!

除此之外,我们的教育系统,是否容纳得下所有符合入学资格的学子,让他们都得以进入另一个层次的造就?尽管高等教育不是国际间即定的人权义务,但是,对一个极需投入大量专才参与国家建设的「准先进国」而言,我们的教育投资是否足以让我们拥有一个具备先进国条件的社会?如果这一切继续存在着恶劣的种族主义,那我们国家的未来不仅注定是灰色的,还肯定是个畸形的怪胎!

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能给所有的大专生提供奖学金,更没有一个国家得以让所有的特优生都能进入医学系,依正规标准,一位医学系教授,只能督导四位医学生,因此,每一个医学系学位都是非常珍贵的,为了确保所栽培的医生符合标准,大部份国家的医学系收生,都不会单单将学术水平当作惟一的遴选准则,而必须兼顾学生的心理素质、生理状态、志愿坚毅度及社会参与度等等其他条件,而事实上,有许多选择医学系的「特优生」,在书本及考试以外,对此根本毫无准备,更何况是那些必须以两年时间,七百个日子,备考二十个科目,死背烂记超过五千个信条的宝贝神童?

在我国,除了普遍错误的价值观所造成的选科失误,最严重的问题还是失调的遴选准则,举个例子,马大医学系每年仅可栽培两百名医学生,其中华裔约占八十人,我不想评论为何只有八十名华裔医学生,因为这样的提问已在根基上出了状况,我们想知道的是,这两百名医学生是怎么挑选出来的?

除了固打制的恶劣遴选基础,大批的STPM特优生也因为「大学预科班」这种一国二制的双重教育标准而被拒于医学系门外,我们也不想评论「高等教育文恁」及「大学预科班」的学术水平孰高孰低,但是,预科班参差不齐、高度黑箱作业的录取遴选模式,已足以让人民信心全失!今年是五年前首批预科班毕业生入选马大医学系的检验时刻,遗憾的是,五年前被送进去,并占了总华裔医学生六成人数的预科班「高材生」,整整十巴仙都给当掉了!七个不能结业的华裔医学生,刷新了马大医学系兴学以来最高的华裔留级生记录。

医学系仅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一个除了通过大学先修班或大学预科班,否则不得其门而入的科系,SPM的十八个A1有何屁用?倒不如让学子专注在有实质影响的主科上,增加获取奖学金的机会?问题出在哪里?原来,失衡的遴选标准才是真正的问题主轴。


10 Responses to "限制选科有何不妥?"
阿土伯 said :
2009年5月24日 下午9:18
问题出来没有一套系统化的遴选准则。报考太多科并不是好事,但我觉得我们不能限制考生报考在必修课之外的选修科。如果他们觉得他们能够应付的话,又有什么问题呢?但如果他们抱着错误的心态,SPM就会成为看谁能够考到多个A的擂台。其实如果深入去看的话,那些拿17 18 个A的,有很多科目是没有什么用的。你知我知。只要有一套有系统的遴选准则,比如说,奖学金的录取只看几个指定的主修科目及一些文理选修科的话,问题就能解决了。
2009年5月24日 下午11:42
有沒有好好想想,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學生可以拿十幾個A1,世界有幾個國家的學生會去考這麼多課,而且還能能這麼多A1的?

這是學生的錯? 誰讓他們A1這麼容易拿?
如果今天一個A1都不容易拿,還有人會去拿10課? 20 課?

如限制了,但並沒有針對弊端正本清源,到時還是有2000人都同樣拿10A1(假設10課為上限),但奬學金只有50或100人時,這樣奬學金分發不公的事就迎刃而解了??
2009年5月24日 下午11:47
阿土伯說得比較有道理...
2009年5月25日 上午3:40
老实说,我对许多人认为当今马来西亚的教育水平太低,才造成太多学子轻而易举的取得“太多A1”的想法非常不负责任,而且对那些努力取得佳绩的学子非常不公平。

而且我也感到非常遗憾,只要有认真在帮助学生进行上述的义务工作者都懂,事实上目前的奖学金录取模式就正如阿土伯所讲的,这也是为什么需要「上诉」及为什么有时候17个A还不如10个A的原因。

现在真正的问题是,奖学金的分派系统不透明,才造成问题四出,需要周而复始、不厌其烦的通过上诉一一处理,而且处理后又不见得就能得到平反,那才是最恶劣的!

因此,我才在文中重点呼吁当局机制化、透明化奖学金系统及大专遴选标准,公开所有录取名单,完整注明获选者所持的条件,否则根本不足以取信于人民!
正义之士 said :
2009年5月25日 下午1:14
我看到阿武叔有篇文章是讲一个孩子考了11A,家境困难,但还是无法得到政府的资助,如获得奖学金等等,让我觉得很难过。

教育部是否要想想设立一套助学基金?

毕竟如现在,孩子没有上大学,走上社会可能会受到更大的压力。

虽然我曾看过一本哲学书《学历无用论》,但是在如今社会,没上大学还是会受到莫名其妙的压力。
2009年5月26日 下午6:13
有什么不妥?就是不妥。。。。

原本考几科就是学生的权利。。。。

如果今天不是奖学金的问题,这个争议可不会浮现。。。。

重要的不是限制报考几科,而是如何让学生和家长明白教育的真谛。。

本末倒置!
2009年5月26日 下午6:29
沒有什麼不妥!
今天誰敢不聽污桶+馬華,敢作對就叫警察捉去坐牢。敢多考出1課A1 再加 1 鞭...
這是污桶+馬華的拿手強項。

哈哈哈... 別駡我,這可不是我的立場哦...
2009年5月26日 下午6:31
大大不妥,请把马华在句子中删去,他可是当家不当权啊!
2009年5月26日 下午6:52
好... 那就改正...
只有污桶,不包括馬華,因為馬華當家不當權。

老翁別告我哦... 我是說好玩的哦...
哈哈哈...
2009年5月28日 上午10:08
正义之士,波力同感。

Tze Howe说得好,请问如何让家长明白教育的真谛?您认为学生很享受这种“权力”吗?

保德兄,我原以为您和其他为反对而反对的人有所不同,老实说,您后来的这两段回应让波力颇为失望...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