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五月 25, 2010

Bookmark and Share  (46) 则留言

要硬得合理,马华才能重新站起来。

PoliBug | 波力拔克

,

波力一篇寓事戏作,引来了学贯中西的「西西留」博主大力呛声,顿时引起了网友们的热烈讨论,西西留称是小弟不学无术、目不识丁之辈,波力坦然接受,毕竟波力不是阿拉伯文化的学究,也不是爪夷文教授,当然,更不像西西留一样,有许多宗教师作为智库后盾,我只是一名单纯的无知者,实在不懂得如何解读用纯爪夷文的广告牌,也不会为了一片广告牌而跑到对面家去问哈山,因为哈山也看不懂。

但无论如何,除了小弟未解玄机之外,众多民联的支持者都是爪夷文的高手,因此,西西留受鼓励而再撰一篇叫作《『硬』道理》的文章向波力开释,用心良苦的向波力解说吉州政府的慈悲善意,波力虽然不胜感激,但也有些疑惑,提出来让大家一起稍作思考。

众所周知,马来文是马来西亚的国文,也知道爪夷文不是我国用以教授国文的媒介,而事实上,大部份国人对之也可说是一窍不通或略知皮毛,西西留在引述吉州政府宪报时,表示该州政府「‘只是’鼓励商家在新设立的商业招牌上加入爪夷文,同时鼓励华裔商家三语并用,也即是在同一幅招牌上,写上中文、马来文(拉丁文)以及马来文(爪夷文)。」这种陈述方式根本是扭曲了国文的意义,将国文与国语混淆之,并企图将爪夷文的地位提升到「等同于国文」。

举个例子,日文片假名(カタカナ,Katakana)及中文注音符号(ㄓㄨˋㄧㄣㄈㄨˊㄏㄠˋ)一样能代表外语发音,难道我们能接受以片假名或中文注音来当作马来西亚国文,并应用于公众信息介面作为惟一语文吗?如果纯爪夷文不是州政府所允许的,那该广告板是否抵触了团结国民及伤害公众知情权的罪行?州政府能视若无睹吗?请问西西留还要如何自圆其说?

其实,这些都还不是最重要的考量,最重要的是,你必须作好在回教党执政之后,华文学校不得以华文作为第一教学媒介语的准备,而事实上,这已发生在吉兰丹州内,不在中央政府教育部管辖下,受制于回教党州政府的华文幼儿园。关于此事,西西留申言并无听闻,这不能怪他,也许他的管道只容许他取得吉州政府的宪报,无法得到丹州政府的,但没关系,所幸我国非回教徒至今尚有一点点新闻自由,请到以下报导处查阅:

丹教局:回教徒学生若逾5人.华小幼稚园须开宗教课
逾5回教徒须开宗教课.丹州华小附属幼儿园不知所措

西西留也在文中举例,提到发生在雪隆的招牌问题,根据相关市议会之规定,广告商在申请招牌执照之前,必须先向国家语文局取得许可,而其他语文不得与国文并列一行,西西留质问马华在这项课题上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关于这一点,我不想作冗长的叙述,仅列一张「谁当时第一时间与广告商公会站在一起」的照片为证,我倒想问问,民联诸公当时又在哪里?
雪隆公会广告副秘书刘珅彰(左起)、周连琼、吴令安、叶天海、理事叶振豪、邢福锦
西西留想来也知道当时只有马华愿意站出来为其他语文的使用者、商家、广告商及人民说话,因此他用心良苦的加上一段文字,表示「作为执政方,你无需‘交涉’,因为你不是民间团体,只有民间团体,或非政府组织才需要与执政方‘交涉’。」,那我就想再问一问,行动党为何无法在乌雪补选之前,批准叻思华小苦苦哀求的一片校地?为何雪州政府号称高达400万的华小拨款偏偏独漏国阵选区内的华小?为何欧阳捍华指天为证誓言一天内批签一令吉校地的事却得一再耽搁?是否行动党在「无需交涉」的情况下,已给予国阵选区内的华小诸多的「特别待遇」?抑或欧阳捍华身为州行政议员而必须到州政府里去「交涉」?实在令人不解。

其实我们只想问一个极其简单的问题:「行动党在纯爪夷文广告牌这项课题上,到底持什么立场?或到底还有没有立场?」

为何我们只问行动党,而不去问其他民联州政府内的其他政党呢?因为:
我们只想问一问这些尊敬的及高级的议员,他们还记得他们所说过的话、所「坚持」的立场、所秉持的政治理念,及所追求的斗争目标吗?或是,正如某些支持者所说:「这些小事也拿来讲,看来马华已黔驴技穷了!」???

我们真的想知道,他/她们是否还尊重自己发表过的言论,及打抱过的不平?

也谢谢西西留的循循善诱,告诉马华「你们的敌人不是民联,而是巫统!」,先毋论他是否要马华从今而后对民联的恶政绝口不提,单看这句话,他说得倒也没错,有个恶劣的朋友,的确不需要敌人,所以马华「必须先打倒巫统,方有颜面面对群众」,针对这点,我想说,如果在阿都拉或之前的时代的确如此,可惜的是,同样的理论不见得就可用在不同的时代,尤其是主角及格局已然不同,再说得更简单点,能医好昨天那个病人的草药,不一定就是解救现下这个病人的处方,更何况昨天那个病人早就死了,而这个方法是今天才想出来的。

国阵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沟通方式,而这一套沟通方式在过去的时间并没有被妥善的使用,造成各成员党的意识型态起了负面的成长,巫统以为本身掌控了所有伙伴的生死存亡,进而一方坐大,而马华则长久居于「内部协商」的框架内,几乎完全忘了自己也是当家做主的一份子,而自卑心爆棚,在此消彼长的状况下,马华渐渐的失去了决策的权力、说话的勇气,及对人民负责的使命感,而受人民唾弃,只是结果。

人们很喜欢要别人放眼未来,但却更喜欢计较别人的过去,平衡一点,且让我们认真的看看现在、目前、当下;如今的国内政局是,民联政府值逢多事之秋,公正党忙于应付纷纷离去的议员,甚至将国会反对党里的老大地位也丢了,回教党正处于权力重组的状况,但还在受控制的范围内,而行动党则面对马来选票的挑战,不得不挪出绝大部份的资源尽情的满足及收买马来选民,更恶劣的是,为了这个目的,对阵线内的极端政策完全不敢过问,害怕在来届大选中失去马来票的支持。

反观国阵,巫统内部尽管还有少数极端份子作出零星的挑衅,但在纳吉带动的主流思想下,却搞不出什么足以影响政策的效果,即然内部的压力都无法改变纳吉的改革决心,就更甭说是自称「亲巫统」,却不在巫统内部的PERKASA了;自纳吉上任以来,种种的施政方向,都与过去的巫统领袖大相径庭,纳吉的视野宽广,所使用的首席军师又是来自东马少数民族的基督徒管理人才依德利斯嘉拉,所施行的决策又无一不是以全民为导向,西西留要马华依过去华人对马华的期盼来成就马华的重建,要马华为了满足选民而「硬起来」与这样的一位首相事事对着干,到底是为了华裔选民一时的快感呢?还是为了全民的福祉?若是前者,那我宁愿马华早日灭亡作罢!

说到马华,也让我们来看看现下的马华吧,自重新进入稳定期之后,真正的思维及策略革新也逐步在马华党内成型,因此在Perkasa胡闹的时刻,马华一点都不曾假以颜色!而在本月初刚发生的「筹组513集会」事件上,马华稳固及强硬的立场也直接影响了国阵的态度,对于前锋报的恶行,马华不曾妥协,并要求报章实事求是,致使首相感受到非土著的强烈不满,要求该报自制,当然,马华不会要求动用恶法对付该报,虽然我们都不喜欢该报的言论。

在大专法令的施行上,马华也坚持了大学生自由问政及参政的权力,兴建新华小、制度化拨款独中、废除半律贴华小,以至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立场,也都成为马华透明对外的使命及承诺,这一切,不仅仅是所谓的「硬起来」,而是马华意识型态上的转变,马华将成为一个目标导向的政党,作为一个实实在在的政党,马华必须去社团化,因此,马华不做社团的事,而选择与社团密切沟通,解决他们所面对的种种问题,理念必须被实现出来才有实际阶值,独中生可直接以统考文凭申请高教部贷学金的政策进化,便是这种种改变的领头作业。

每一个组织内都有相对偏极或过度激进的份子,政治团体更是难免;至于我们该如何断定相关的政党是否可成为更佳的治国选择呢?绝不是用少数几个极端份子的言论来作判断,而是各自的治政模式及实在理念,从前也许我们没有见证其他政治势力的执政的机会,自然无法从体现理念的制策上看出优劣,308之后让我们都开阔了视野,两相比较之下,那就必须以实在的施政表现为据了,这一年多来,纳吉政府不断推行属于全民的计划,而民联执政的州属反倒一再为获取马来选票而滥用资源,施行大量的小施小惠,却无法制定短期的方案、中期的政策,当然,更甭论长期的目标,这已是足以令有识之士担忧之事。

当然,持平而论,我必须称赞SELCAT及槟州推行「无塑料日」的举措,惟除此之外,却是弊漏重重,雪州卖沙丑闻,便让我们看到民联政府在短时间内的高度腐败,执政前行动党指摘州政府年入七百万的卖沙收入是因为贪腐所致,号称本身一旦执政,相关项目每年将为雪州带来一亿五千万的收入,然而在执政两年后,卖沙的收入竟然还不及国阵时代的一半!如果国阵的贪腐是真实的,那民联如何?

许多想要国家变得更好的人在追求国会两线制,然而在另一方面却又刻意贬低马华在国家制策上的代表性,试问压低了马华,之于人民又有何助益呢?顶多是让马华的敌对政党得利罢了;而当这些政党一支独秀之时,却遽然选择对社会上的不公不义不平等、种种不符合全民利益及违反自由原则的施政置若罔闻,还巧言令色扭曲了事实,为了政治利益而扼杀了良知,所为何来?难道民联政府做的一切都是完美无缺,就算事实摆在眼前,国阵支持者的检举都还是虚枉谎言,不算是民声吗?

支持者为自己所支持的对象说话,那是在情在理的事,但切记在护主之同时,千万别出卖了人民监督政府的权力,也别抛弃了追求正义及维护尊严的理想!否则就算国阵被推翻了,顶多也只是成全了另一个更为恶劣的政权!

最后,要感谢西西留在文章上头置放了一张提醒大家的图片:
只不过别担心,昨天回教党主席哈迪阿旺作出宣布,回教党支持者俱乐部己正式升格了,目前只剩狗比较可悲。


46 Responses to "要硬得合理,马华才能重新站起来。"
大米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上午8:00
波力,你的最后那句我很不赞同。推翻国阵固然不能担保我们会迎来更美好的新政权,但是,在有选择的情况下,选民是愿意试一试的!顶多是一个烂政府,换另一个烂政府,说实在,我们都习惯在烂政府的运作下生活,再换一个,也就不过5年试用期,我们有损失吗?老话都有说,有尝试才有机会!
2010年5月25日 上午8:35
大米,民联的支持者监督国阵政府,国阵的支持者监督民联政府,才能有效应用两线相当的实力来制衡政权的运作,如果有得让政局更好,为什么要选烂政府呢?如今民联和国阵各有执政空间,两相比较,竞争就能产生好政府,然而,这绝对需要有人民的监督力量才能生效,所以我才说,如果人民出卖了自己的监督权力,只懂得在那里民打民,做政府的开心得很,反正也没人管,无论是民联还是国阵,最终还不是打回原型,当官的继续我行我素?
Fair仔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上午8:41
滥用权力机关来打压逼害反对党领袖的阵营, 应该得到教训。
打压反对党领袖又对人民有何好处?
蚯蚓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上午9:01
我只想把票投给能为人民的领袖。。。。。。不管他是谁。。。。。。。
蚯蚓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上午9:06
这样所为的两线执才能发挥有生产力的马来西亚,为人民造福。
2010年5月25日 上午9:09
Fair仔,那反对党的支持者就应该站出来呛声啊!其实何止某一个政党的支持者,每一位公民都有这个权力,敝博就不只一次为民联的国会议员呛过声,事实上,这种下流的动作不仅对人民没有好处,也对执政者没有好处,只能倒米罢了,最重要的是,那违背了民主原则,是你我身为平民者所不能妥协的!
2010年5月25日 上午9:10
蚯蚓,我同意!
Fair仔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上午9:21
国阵成员党领袖也应该吭声, 只是个个选择保持沉默。
Lawrence Teh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上午10:03
打压异议分子,严控新闻自由,拒绝警队改革,反贪会不能独立,地方选举不行,司法改革无生无息,选举委员会争义不断,一个阿拉。。。如何打造良政?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上午10:08
何止“ 众多民联的支持者都是爪夷文的高手 ”,连著名的火箭名嘴还是可兰经的朗诵高手!
Jerry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上午10:35
很多民联支持者都是选择性的装聋扮盲。对民联的恶行都看不见,只选择看他好的一面,同样的,对马华好的一面,同样看不见,马华有反映的时候,他们当作看不到。
糊涂侠客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上午11:37
恕我无知,两线制就是这届A做政府,下届B做政府?A烂了换个也是烂的B,然后又换个也是烂的A。这样就是两线制?

做么不能让人民力量”话事“呢?
小明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上午11:44
( 自纳吉上任以来,种种的施政方向,都与过去的巫统领袖大相径庭,纳吉的视野宽广,所使用的首席军师又是来自东马少数民族的基督徒管理人才依德利斯嘉拉,所施行的决策又无一不是以全民为导向)
-wah sei, 波力爱死纳吉了。。。。。把黄金地私下批给naza group也是以全民为导向?
把五亿塞给成立不到一个月的公司做为顾问费也是以全民为导向?投国阵才治水也是以全民为导向?很多很多,就免了吧!先问这三个就好。
方人也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下午12:50
“要硬得合理,马华才能重新站起来。”

内阁会议是闭门的。门一关上,谁知道马华到底会硬到多合理?怎样才叫合理?“合理”这两字该不会是为失败预先开拓的“退路”吧?

只有时间才能证明。
2010年5月25日 下午1:44
小明,
NAZA TTDI 的计划书是在2007年批签的,若单论该计划,纳沙集团以兴建本区域最大型展览中心予政府,并以此兑换当时市价1.97亿的相关土地,是合理的,问题是政府并没评估在发展了展览中心之后,土地的增值是巨幅及惊人的,总之,最严重的是当时的国阵政府并不透明,没有进行公开招标就以没有竞争者的籍口批签相关公司所提呈的计划书,问题是当时纳吉的身份是副首相兼国防部长,而这是首相署处理的案子,请别推到纳吉的新政上。

关于“五亿塞给成立不到一个月的公司做为顾问费”一事,还有待你的说明。

纳吉说投国阵治水之事马上可实现,可没说不投国阵就不治水,当然,这种态度已是大大的不该,只不过说到底钱还是被用在人民的身上,又不是他自己括去;至于那种态度,和林冠英说执政中央后每人分一千零吉、安华说民联执政槟州后两个星期内马上发出地契给豆蔻村居民一样,都是变相的选票交易,实不可取,绝对是该受谴责的,谢谢你的提醒,下一篇就写这个!
2010年5月25日 下午1:50
方人也,所以马华才要先公开建议的内容和争取的目标,人民要看到的不仅是马华争取得“够不够力”,而是成效如何?如果只是嘴上讲讲,做不出成绩来,那与反对党的叫嚣有何两样,当然,如何马华的表现如行动党一样,喊,一亿五千万,做,不到三百五十万,那人民心里有数,不用民联费神,马华自己保重。
DaYeah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下午2:33
Da Mi,

if you change government, Poli's hope shattered already. He write day and night to support CSL, and cSL is the President liow, if BN bungkus, MCA also bungkus. If MCA bunkus, CSL also bungkus. Where can Poli go and what can he do beside kena bungkus. You tell me.
DaYeah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下午2:34
These ppl from MCA only kacau PR state gov. Ask them to start removing JAWI from Johor first. The state where Chua SL is orang kuat.

agree??
2010年5月25日 下午3:04
DaYeah, if you can found any pure jawi billboard in Johor state, just post it up, i will do the same job also, but unfortunately, this kind of misgovernment can only found in your lovely PR state! come on, do something! dun always dodge the column!
Freddie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下午3:33
波力,不要动怒,要保持冷静。
DaYeah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下午4:07
CC Liew put it nicely, which you were beaten like a dog. I suggest you tell them to go CC liew first....

Teresa was like you before but they may change their view after learning the truth. Same thing, if you put only Chinese words, what other race will say??? they will say like what you said in your blog. But wait a minute, have you tough why this happen??? Perhaps you forget to look at who cause this mis-perception, let me remind you, if could be the politicians ---- for their own political mileage they did it and cause a crack among races in Malaysia as a result.

Nowadays, these politicians hire bloggers to do their job for them............
小明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下午4:40
NAZA TTDI 的计划书在11月17号2010签的,2007naza呈上。在这段时间,纳吉没机会再放出来投标吗?呈上就一定批?好像在签字之前,政府都能say no?
你是不认为在纳吉权下,政府所有projetc都是投标的?没有私下批的?
那五亿佣金搞到有人被炸,你没可能不了解吧?
Lawrence Teh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下午5:35
小明真坏,怎么又提军购案?不算不算,当时纳吉还不是首相,不算!

还有那个21岁的董事获得政府数千万元工程也不算!因为那时纳吉才刚刚做首相!
thater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下午5:50
Just like the proverb said,"you eat what you are." If you installed Microsoft in the computer ,how can you use it like Linus? Poli,I could not agree with you but I understand your situation.Let see, Over 50 years of indipendence do you think that our country is becoming beter & better? Please dont compare with the worst ,just imagine the Sing Dollar & RM .If you insist to compare our country & the Affrican country , ok ,South Affrica is the host of The WORLD CUP . From Can we.I hope the answer is possitively YES MALAYSIA CAN.Who govern also nevermine ,what we want is pease , harmony ,progress ,prosperity regurdless of races & ethnic.My dream is that one day in the future we chat in the net without sulfurous ordours but with happinese and for the progress of our peoples ,society and our MUM--MALAYSIA.
小明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下午5:53
lawrence,那华小的拨款只占3.4%也不算咯,纳吉的第一次预算案就对华小那么好?3。4%叻,没0.34%你都好偷笑了。
吴启聪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下午6:03
我们找个亲民联的马来文媒体(是亲民联,不是先锋报),去访问一下吉打州大臣,问他这个爪夷文招牌是不是他的政策。

他的答案有两种可能:

1)是我干的,回教党坐不改姓,行不改名!

2)完全不关我事,是那些商家自己要放爪夷文的......

你们说,他的答案比较可能是哪一项呢?

这个建议不是讲笑的......
Lawrence Teh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下午6:14
吴医生就快去问吧!我也想知道答案。不是讲笑的。

Thater,你还不懂波波的逻辑?过去的问题全部不关纳吉的事,不算!

我们看看现在的问题吧!打压异议分子,严控新闻自由,拒绝警队改革,反贪会不能独立,地方选举不行,司法改革无生无息,选举委员会争义不断,一个阿拉。。。如何打造良政?

这些又不是纳吉的问题?
特攻队员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下午6:50
DAP天天在讲改变,然后到处找人辩,鬼话连篇是大骗。变、变、变,变成骗、骗、骗。DAP要人辩论,因为有偏见所以到处耍骗,骗人民乱乱变!

DAP说: 你变、你变、我辨、我骗、骗、骗!《--典当前途,卖华本色!

我们开始一道一波又一波DAP欺骗人民,而违法民意的执行。
冥王星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下午9:16
lawrance,

要说过去?连同安华一起声讨吧!他在过去,是国阵2人之下,万人之上!!!不管他的事?件件都关他的事!他退出国阵是知错能改?他只不过是巫统失意,另创“民联”罢了!!

打压异议分子??如何说?

严控新闻自由??翻开报章有多少篇是说国阵好话的?还不是据实报道?

拒绝警队改革??我上过几次警察局,服务好很多了!!

反贪会不能独立,司法改革无生无息??以民联的准则,提控国阵,司法独立;提控民联,政治打压!

地方选举不行,我倒想问你如何实行?你先回答以下问题:-
(首先,选什么人?县议员?县议会主席?人民县属代议士?)
1。 候选人选区如何分配?全区投多少位候选人?
2。 拨款如何实行?
3。 权限如何分割?
4。 现有县属/市议会主席是民选,还是州政府委任?他的权限和县议员冲突吗?
5。 民选地方代议士后,县属土地局,县议会等等县level的小地方政府部门,谁来管?
6。 那么,门牌税属于谁的?
还有很多很多!!!

要实行,不是不应该,而不是像今天民联写一封信就搞定的!!
小明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下午9:27
蛙!地方选举那么难的呀?那么,有地方选举的国家莫非在外星(难道是冥王星),不在地球?安华的过去跟纳吉的过去好像差很多年?如纳吉的通通不能算,安华的更有理由不用算。。。。不管怎样,他俩的过去都代表着同一团体,那就是巫统!!!!
我国没有严控新闻自由?那么把我们排名百多的人士都瞎了眼?连这你都能辩的出?
小明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下午9:36
perak的政变是活生生的滥权,把宪法玩弄在手掌里。我可以接受三位议员为“正义“跳到国阵,但对待议长的手法就变得无法无天的,已不是within the rules 了。
冥王星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下午10:08
我没说它难。。不过,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制度。如何一概而论?而且,几十年前的制度,大家都说要改变。。。那么,又怎样运用在今天呢?

这不是民联抛出一封要求地方选举的信就能解决的。。就一句,在实施地方选举,民联毫无诚意!!只在乎政治治本。如果一封信能解决,要什么备忘录,提成法案等等!!!
冥王星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下午10:12
我国有没有严控新闻自由我不懂。。不过,关于雪州要收回叻思华小校地一事,董事长在拜会民联行政议员回来,就“劝谕”一众校友停止在面子书上谈论,要求保留校地!!

好奇的是,董事长一不上网,二没面子书,如何得知面子书上讨论校地一事?今天可能想通了!
冥王星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下午10:15
就回教党党报侮辱国家羽毛球队队员一事,也想知道行动党的立场!!
anti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下午11:04
MCA 已经证明是硬的, 甚至硬到超乎‘长’理,总会长的菜CD已经证实了。。。。
Tang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下午11:17
在两党制国家,每個阵營基本上都有40%左右的基本盤,而左右国家的反而是那些中間選民,一般上是 20%。但在馬來西亞,国阵的基本盤至少有45%, 而反对党大約是30%, 大約25%是中間選民。

国阵的支持者很明顯,但很多所謂的民联支持者其实是中間選民,是那些很不爽国阵貪污濫权的人,这些都曾經支持过国阵。

当你是国阵hardcore支持者时,你就會全心全意支持国阵,就像一些台灣人支持阿扁那样,錯的也可以是对的,联邦管的州教育局也變成是州政府的,只因为要怪罪州政府。

而中間選民所說的都是比较中立,如果DAP做錯,中間選民是照样罵。就如最近黄泉安用煽动法令的事那样。

所以我支波力身体力行最后一段:
“支持者为自己所支持的对象说话,那是在情在理的事,但切记在护主之同时,千万别出卖了人民监督政府的权力,也别抛弃了追求正义及维护尊严的理想!否则就算国阵被推翻了,顶多也只是成全了另一个更为恶劣的政权!”

既然州教育局是由魏家祥所管,波力有沒有必要做出更正?或是上面那段是說爽的呢?


p/s:爪夷文是死了的文字,用它來作文章是浪费时間的。
Frank C said :
2010年5月26日 上午7:24
我是蠢的像一頭豬似的搞不清楚,

在馬來西亞,這個時代,還有人(華人)要倒民聯,真的是匪夷所思.....
3 said :
2010年5月26日 上午9:08
http://ccliew.blogspot.com/2010/05/blog-post_5644.html

pls visit this blog to find out how poli meet his match. The difference is this CC Liew got a lot of facts and truth..... not money can buy.
cheongster99 said :
2010年5月26日 下午8:22
jawi字这点小事也能大做文章。。佩服佩服。。自己成员党和自己党内的部长们对自己部门都搞不清楚就选择性不说。。果然很强。。

看看H1N1现在的死亡数据,好像你没有像上次那么热衷的鞭挞廖营养学家了哦。。

吉打有jawi字billboard有何不妥?那里的的确确马来人居多,让多数老一辈的人看看,顺便教教他们的子孙jawi字,有何不妥?就和槟州的华文路牌一样。如果接近泰国,那放泰语billboard有什么不妥,我不懂为何行动党要反对,而且只是‘鼓励’罢了,不是强迫。

对郭素訫的照片,我觉得有必要平反,那里是华人居多区,有没有必要浪费钱换成jawi路牌?而且阿拉伯游客不多,你放那个jawi根本没意义和任何的商业用途,感觉上只是在挑拨人民。

各个地方都能百花齐放,有不同的style,但必须每个政策都要有点意义。就好像你,反对也反点有意义的吧!

都没看你对赵明福事件,那些thumbdrive四千元的时事那些狂吃人民钱的问题给点意见,却对这些芝麻绿豆事情大做文章。。但这也难怪,你也算是半个公务员啦,有了好处就当个枪手咯。
冥王星 said :
2010年5月26日 下午11:21
那么就是说已华人区居多的,“地方”政府可以修改,广告以华文为主咯?

这样,老一辈华人可以教导不会话语的子子孙孙??

欢迎郭行政议员如此做法!!
Ace said :
2010年5月26日 下午11:46
反贪会独立?我倒想要请教.
在马华党选提名过后,有一个人拿着手机,对着电视机向全世界字正腔圆地说:“我有足够证据证明有人出钱收买我的选票”,我以为这位正义凛然的正义之士,过后会向反贪会投报,可是后来没有下文了。反贪会不知是不是“休息”了,还是瞎了或聋了,都无动于衷。从该事件中,那个人告诉了我们,现在贿选可以让人知道但不可以让人看到,还有先决条件是,你必须知道自己是那一阵营的.
更有趣的是,该党内,没有人反驳也没人好奇,也即是说,这样的事件是司空见惯的. 也难怪,当年此总会长的丑闻发生后,会脱口而出说不该到同一酒店,就不会被揭发。我不是旧事重提,而是探讨一个人的思维.
所以以上事件发生后,他们党内的人都有共识,这种事件一向以来都在发生的.
如果一个政党的时间大多数用来针对和钻研对敌党的行为,看来这样的政党只适合做宵小的工作,因为对国家利益一点都没有.
更可恶的是,我看到一些人的心态,就像看到火灾,然后竞相讨论这是谁放的火. A村的华人新村着火,B村的华人新村的居民不但没救火,而且隔岸观火一边讨论说火灾的严种性会如何,将灾情分析得头头是道. 还吹捧说自个儿的救火有多强,防火有多好.“讲”赢的话,人民获得什么好处?
马华是否硬得起来,现在谈还言之过早,能否硬得合理,还得静观其变.
冥王星 said :
2010年5月27日 上午1:10
既然各位不断的提起贪污问题,是否该谈谈雪州民联偷沙丑闻?

公正党国会议员揭露偷沙丑闻后,被人泼红漆,恐吓。。行动党各议员静若寒蝉,完全不像他们一贯的敢怒敢言的作风。他们是在做什么呢?躲在卡立背后?

本人还真希望他们可以出声,不为偷沙真相如何,而是为了一个勇于揭露其党本身的丑闻却受到外来压力的人士打抱不平。捍卫他们口中的“公平,公正,透明化”!

州政府如此安静,“卖猫”是否正在休息?这事件会否在“卖猫”开档调查后,雪州政府却没有了下文?
Lawrence Teh said :
2010年5月27日 上午3:52
冥王星,

Walao,国家所有问题经过您的一笔,全都不是问题了!那么,纳吉改革要改什么?还有什么需要改?

对了,波波贵人事忙没空回应西西留,不如冥匈代劳?
3 said :
2010年5月28日 上午10:09
"要硬得合理,马华才能重新站起来。"

把他换成“躺下脚开开, 马华才能重新站起来
Kime2009 said :
2010年5月28日 下午11:28
Polifug said>>然而在执政两年后,卖沙的收入竟然还不及国阵时代的一半!如果国x的贪腐是真实的,那民联如何?


You wanna said "国x did not eat money", or "民联 ALSO eat money"?
Kime2009 said :
2010年5月31日 下午4:04
Hello MCA, let see what Gerakan (another "Dr" my foot) said about this. Taken from Malaysiakini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33203

丁$南(左图)不忘替巫$辩护说,巫$的贪污指数高,在宗教种族课题也甚为极端,但该党党章奉行民主,相当中庸。

WHAT THE FUXK. What say you?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