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五月 24, 2010

Bookmark and Share  (5) 则留言

不当官就干不了大事?

PoliBug | 波力拔克

,

马华仅剩的两个上议员座缺在不日前终于有了定案,如果没有其他变数,首相将会依照马华会长理事会的推荐,将位置保留给两位票选的副总会长;有别于以往各届总会长的作法,蔡细历选择将推荐委任上议员人选的权力,带入会长理事会分享,一方面为了加大受委者的赋权单,另一方面也为了聆取各方意见,是故两大臂膀在会议上据理力争的场面原也是预期所求,只不过一旦经过讨论程序产生了决定,与会者是否还该在民主程序之外另辟战场呢?的确是见仁见智的事。

我们可以相信妇女组是为了捍卫女姓的代表地位而再三表达不满,问题是,为何该单位所提呈的上议员推荐人选却只有尤绰韬一人呢?这实在是相当耐人寻味的事,就算暂且放下不谈,我们也不得不寻思,如果妇女组只有尤氏一位能人,那刻意让妇女组一个臂膀占据两个上议员的位置而否决其他人选的权力,是否是项明智的决定呢?也值得我们深思。

在现实世界里,缅旧的马华领袖一直都有个迷思,那就是「没官位就做不成大事」,为了破除这种自我设限的传统思维,蔡细历在这次提呈名单之前,刻意身体立行的作了数个示范,这包括以纯党职的身份频密的与社会团体进行沟通,进而通过党结构完成数项迫切待理及长期规划方案的建议书,一反过去马华领袖的作法,在向首相提呈这些集思所得之同时,也对外公布建议内容,以表明马华的立场、议程及工作项目。

有些人可能看不出这项举动有何机窍?其实这是现马华在意识形态上非常重要的一项突破,也可说是马华一改行事模式的革命雏型;相同的任务若在以往,马华领袖的作法是,先私下向首相建议或通过内阁争取,若事成则对外邀功,不能成则再次尝试,如果屡试而还是一样无功而返,那就可能要被扫到地毯下去,难以再重见天日了,这种作法之于一个执政联盟里的非绝对优势政党而言,是相当安全及毫无压力的,事因没办到的任务,民众也不易察觉,这和考不及格的科目,都不会出现在成绩单里,是一样的道理,只要能列出来的科目不太少,就算是有所交待了。

在新的体制下,鲜明及许多可量化的目标,清楚分明的展示在群众面前,人民可通过这些马华向内阁提呈的建议书项目,明白马华针对相关课题的立场、制策方案及目标取向,并以之监督马华及政府的行策是否一致,以此考核马华的办事能力;简言之,即透明化处理政务,一则提供人民对马华的要求标竿,另一方面亦可向内阁施压,赌上整个党,而非区区数个官职,这将起着加速国阵的改革步伐,使理念化为实践的效果。

为了达到完全处身于民,蔡细历连最基本的上议员都选择放弃,并以年轻于他的两位副总会长上阵,其实相对于其他人选,林颜两位副总亦是更具代表性的选择,林祥才有丰富的行政经验,又是经商出身,在议会里针对经贸课题比之一般单纯的政治人物将更具敏感度,颜炳寿则是执业律师,加上年轻的优势,对种种争议性法案,可有较深入及贴近时代的探讨及观点,而振兴经济、修订恶法,不正是马华目前的其中两项当务之急吗?

然而,蔡细历的用心显然并未被某些妇女组的领袖所接受,尤绰韬在308落选后对议事的权力可能是饥渴的,进而蒙蔽了她更大的视野,在她的立场,那把空凳椅留下来给她是理所当然无可置疑之事,可惜的是,大多数的领袖和她的想法却出现了一些差距,会长理事会的决定最终还是抹去了周美芬的离职为她带来的曙光。

反观马华的另一大臂膀马青,显然并不如妇女组般急进,魏家祥的态度可说是相对成熟的,他在会后坦言已在会议上已然为组织力争,而在大局已定后就必须服膺会议的决定,其实,马青团没有任何上议员而妇女组曾坐拥2个,马青只有一个副部长职,而妇女组却独揽过1正2副,因此,无论在公在私,若要说急,魏家祥比尤绰韬有多一百个理由,所以他在会议中积极争取的程度,是任何人都毋庸置疑的,不同是,魏家祥能等。

马华在308之后,国州加在一块也才不过只剩区区的46个议席,党的挫败似乎未曾激起某些领袖的警醒,反倒让这些沉睡中的所谓领袖有种「僧少粥多,人人都该有官分」的窝囊错觉,实在令人深感锥心之痛!事实上,如果「不当官就干不了大事」这个迷思挥之不去,那这些「领袖」顶多也只是个「用官脑袋惯性思考的政治动物」,如何体会老百姓的感受?如今只是随随便便一个推荐上议员的状况,便已纷纷自己现形了。

蔡细历正在尝试开启一个马华的新时代,在这个过程中,所有党员都必须彻底洗净争官夺禄的思维,务实勤敏的融入真实的政治世界里,在国家大事以至民生细节上用心,包容同志,没有派系之分;没有男女之别,只以能力作选与标准,推优者为先;光明磊落的向人民交代,秉持公平、公正、公义的诉求,以全民的利益作第一考量,进而无私的奉献。

蚂蚁的精神不是用来应付党选的口号,而是必须被落实的承诺!如今才一开始贯彻,便受到了令人遗憾的内部抵御,接下来的党内民主化及透明化进程、制度改革及结构重组的工作、以至种种突破性的党议程及态度的转变,也许将面对不小的挑战,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得坚持下去,愿与所有马华同志共勉。


5 Responses to "不当官就干不了大事?"
3 said :
2010年5月24日 上午9:31
Then pls ask your master not to be Minister. I know he "REFUSED" it reluctantly.....
2010年5月24日 下午2:52
党员已经把权力交于总会长,那么就不要‘投鼠忌器’了- 放胆的去大干一番吧!别忘了党员及华社的委托- 就是带领华社走出当前的困境!再拿出当年的承认过失的勇气吧!
Mountebank said :
2010年5月24日 下午3:02
病人不大便,原因可能是想大卻大不出,也有可能是真的沒有想要大便的慾望心情;筒中滋味,我們不是當事人,真的不知道當事人不大便的原因是啥。

不過,有一點很肯定的地方是:波力側寫老闆,真的是越寫越走火入魔了,再寫下去,蔡細粒就真的快變成那個在1912年代把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大位給拱手讓出的孫中山了。

壯哉,擦鞋佬。
2010年5月24日 下午8:54
Mountebank, 只有心中有大便的人,才会看任何人皆是大便。

蔡细历只是做他应该做的事,他不是圣人,甚至还有性爱光碟的污点,从来都没有人想把他当神拜,只不过公平点,你可以不谈他做对的事,但要说他在工作上有所缺失,那总得提得出个证据或理由,你这种泼妇骂街的方式是优秀的吗?

你可以继续去吹捧林冠英,但我们的方式不一样,我们工作,也给人看到我们工作的诚意。

对了,你不是坚决铁心说过不再来我这里了吗?与其做个反覆小人,不如换多几个名字再来?反正你们在行。
Mountebank said :
2010年5月25日 上午12:17
波力,

你知道我不習慣和喪家之犬做困獸鬥的;

尤其是那些把別人的名字惡搞了19天后,再換一副面孔上來教訓別人說“不要胡亂替別人取花名”的那種人類。

幾個問題想問問“目不识丁”的波力拔克


(1)我對蔡細粒做過什麼大事,真的提不起什麼興趣,為什麼你卻要利用每個機會來替他擦鞋,不煩嗎?
(2)我什麼時候吹捧過林冠英了?
(3)我幾時說過不來這裡了?


如果有空,不如去做些功課,比如把馬來文,爪夷文,阿拉伯文的基本認知給搞清楚了,才上來耍嘴皮子吧。

哈哈,實力還是滔滔雄辯的根基,對嗎?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