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五月 29, 2010

Bookmark and Share  (17) 则留言

回西西留的第三篇

PoliBug | 波力拔克

,

西西留兄说「马来人提倡以爪夷文作为马来文书写方式,尤如华社倡导学习汉语拼音」的说法,真是令人耳目为之一新!基于此点,西西留兄对吉州政府的爪夷文赞不绝口,还义正辞严的嘱咐波力少管闭事,让波力有如当头捧喝!恍然明白如今的民联支持者已盲目到了何种境界!

他甚至形容这项举措只关系到马来族群,关你华人什么事?老实说,我也有些混淆,合法赌球也无关不能赌博的回教徒一丁点事,为何回教党要如此强烈的反对合法赌球呢?难道赌球活动合法化影响了各族国民,而纯爪夷文的公共信息就不影响各族国民?言下之意,也大有:「反正你又看不懂,管这么多干嘛?」的执政党霸气。

或者,换另一个角度想想,如今民联政府为了「提升马来文的应用层次」而大事鼓吹使用爪夷文作为媒介文字,那将来维护全民权益的行动党,是否也会「鼓励」华人全面使用纯汉语拼音作为主要华文介面的「媒介文字」呢?

西西留的说法是否公道合理,相信有识之士自有定夺,已无需波力赘言,我只想说,人民连对民联的劣政吭声都是罪,还被批为多管闲事,执政州政府就可霸道至此,全面回教化在民联入主中央之后,已非难事,多说?有何后果不堪设想。

谈到汉语拼音,中国在推广汉语拼音的应用时,考虑到的是各国人士学习上的便利,目的在于推广实体中文,所以基于传统的注音符号系统,改以全球最普及的罗马符号代替之,事实上,直至七世纪以梵文书写而成之前,马来语原本无文字可循,基本上,从语言而汇成语文,马来文经过了梵文、荷兰文、爪夷文及英文的洗涤,这是历史,也是语文的进化,但那些过去之于当前,以至未来的国民团结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现在你我所受的教育及沟通模式,大部份的国民是否能接受用爪夷文作为公共信息?

不管西兄如何打转,问题还是那么的简单,大多数人都不反对一个公共介面上有数种语文,尤其是面向旅人的公共信息,然而,若执政者一味偏执于一种少数人才看得懂的文字,不顾造成社会因沟通断裂而互相猜忌的后果,则将为国家带来钜大的危险!路牌上附加国文之外的其他语文不是大问题,因为人们可以从共通的国文上知道含义,然而,若使用纯爪夷文,那是否意味着其他种族也必须被强迫学习,以应付日常所需呢?

这种极度简单的逻辑小弟己解释了不下三次,是非黑白显而易见,但西西留显然还在执意混淆,只为了替民联打圆场,值得吗?

西西留的三段式推论堪称白马非马论之外的另一经典杰作,让我告诉你实实在在的几项逻辑推论:

1。PR = Jawi Priority (民联政府要求商家以爪夷文作为主要媒介文。)
2。DAP ⊂ PR (行动党是民联政府的一份子。)
3。DAP = Jawi Priority (行动党支持爪夷文作为主要媒介文。)


1。DAP - Jawi (行动党在执政之前强烈指责公共信息使用爪夷文。)
2。DAP ∈ Jawi (行动党在执政之后对公共信息使用纯爪夷文视若无睹。)
3。Illegal Logic (行动党是个前后不一的反覆政党。)


1。DAP - Jawi (行动党反对公共信息使用爪夷文。)
2。DAP \ Anti Jawi as Prime Language (行动党不敢针对吉州政府的爪夷文政策提出抗议。)
这题的结论可归纳为两种:
3a。行动党没有政治原则。
3b。行动党是个软弱的政党。


1。RtK∈CR
(公共信息知情权属于民权。)
2。Anti Jawi Become Prime Language = CR = Loss Malay Votes
(反对马来人的爪夷文作为首要公共信息媒介第于支持民权,将失去马来选票。)
3。Anti CR = Gain Malay Votes
(行动党是为了选票不惜出卖民权的政党。)

民联博客不知是有个先天性的错觉或刻意制造假象,一直指控在网络上对民联施政不满的声音来自「职业网络打手」,虽然政党聘用网络文宣工作者亦不为过,事实上民联的这类工作团队人数也不在少,但是我想提醒一下与西西留兄相同思维的人,放开视野,世界上并不止民联的几位部落客有那种「为了政治理想而努力不懈」的动因!

波力自小在马华的家庭里长大,小乡村没有什么设施,支会开会有时便在我家里进行,递茶倒水分会议记录自然都成了我的工作,一直到成长后为党服务,几十年来几曾得到一分好处?反倒是有的没有的各种捐献、红白事花了不少,顺便一提,波力所属的马青区团,团长不烟不酒,还常像大家长一样监促我们,所以我连由他请的一杯酒都没机会喝过!

我讲这些的目的是要告诉你,小弟只是个典型,除了小弟,全国上下还有数十万名和小弟一样在为马华或民政党默默努力,在社会上努力奉献,但却分毫好处未取的马华党员!他们也许写不了大篇文章,但他们都是问心无愧的正人君子!至少,他们不会为了国阵,而盲目的称赞「使用纯爪夷文作为公共信息语文」是英明神武的举措,还不让别人置疑自己的动机!

民联党员或支持者至今可能还搞不清楚这些在网上呛声的国阵支持者动力何在,民联领袖及真正的职业枪手则一直在催眠他们「这些人只是收钱干活的,没什么大不了。」,而事实上,有些所谓的民联博客,从言论到行为的动机,处处无非都是为了捞取政治好处,为了替下届大选布局,不惜利用课题制造乱局,那才是最可悲的事。

我们当中虽然多是年轻人,但我们都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而呛声!关于吉州政府一意孤行的劣政,我们只想为不谙爪夷文的国民向民联政府讨回个交代,兜兜转转的逃避或自圆其说是无济于事的,也别自我膨胀的认定举国上下就只有民联支持者是为了政治理想而奋斗,其他人仅同夷类!那将是民联终乱终弃,步入旧国阵思维的第一步,势必成为民联重蹈国阵覆辙的致命伤。

(本篇已写就数天,完稿于26日,基于对卫塞节及佛教徒的尊重,是故迟贴,还请各位见谅。)


17 Responses to "回西西留的第三篇"
王孫文 said :
2010年5月29日 上午8:04
只要一意孤行的支持者《溺爱》继续溺爱民联,相信民联将走上他们所谓的国阵绝路。

民联做得对,人民给与掌声,国阵也必须支持。
民联干错了,人民必须纠正,国阵需给与鞭策。

至于,国阵办得好不好,民联诸公日常的评议好坏参半。

感谢诸公们的特别爱护。
鬼谷门人 said :
2010年5月29日 上午8:48
我想说说对语言部分的感慨:
语言是媒介,一个已经独立了五十多年的国家,对语言的定位为何还如此举棋不定?现任教育部部长对很多和语言相关的教育政策比如说英教数理都以变相的方式拖延。
如果没理解错的话,除了那些门面话,民联对语言的政策并不会比国阵“公道”!可见语言被政治化是多么的悲哀!可悲啊!实在可悲!
2010年5月29日 上午8:55
民联干错了,国阵需给与鞭策,但回应是“国阵错得更厉害”。我感到非常无奈。
大米 said :
2010年5月29日 上午9:16
这个留言,是一个不学无术,只忙着买菜带孩子的师奶的感受。我贴在你这里,但,是给你们2个人看的,因为我认识你,但是不认识ccliew。

老实说,这整个星期下来,你们两个都让我看得很累。

我不会说话,也不懂辩论;不怕让大家笑话一句,我老公天花乱坠地跟我解释你们在辩论什么,但我还真的看不懂你们在ngap什么。也许很多人看得津津有味,但是对大部分象我们这些只忙着为家庭过活的师奶来说,你们真的让人很累。

但是,师奶也有自己心中的那把尺,我想,只要有责任感的公民都会分辨黑与白,不用ngap到阿嬷的缠脚布那么长。

如果话有得罪,抱歉了。
民政大桥 said :
2010年5月29日 上午10:20
整个课题是围绕在“爪夷文”应用上。

这是行动党较早前先指责政府使用爪夷文路牌。现在吉打州政府变本加厉,使用更加大上几百倍的爪夷文广告牌。

当时的行动党国州议员觉得政府使用爪夷文路牌可能是很严重的事件,亡族亡国,所以行动党国州议员第一时间出来大力遣责,在爪夷文路牌前拍照留恋,可见事情的严重性,当时来说爪夷文路牌决对不是件小事,难道大家都吃饱没事做。

现在吉打州的爪夷文广告牌更加大上几百倍,这些行动党国州议员全都把头插在泥土里,成了非洲驼鸟。只剩下民联的枪手们在为这些曾经在照片前拍过照的行动党国州议员“漂白”。
2010年5月29日 上午11:06
孙文,你我都有相同的看法,若人民不珍惜这朝野不相伯仲,方可相互制衡的难得两线局面,实在是人民的不幸。

鬼谷门人,感同身受。

伯芳,一个人做错了事,不会因为另一个做得更错而就变得没错了,这不是相对性的比较,对人民而言,也没有做相对性比较的义务。

大米,对不起,我也发现到了这种辩论实在没有意义,因为真正的“官”都躲起来了,辩得再凶也是枉然,写完这篇波力就不针对任何相关文章作出回应了,除非当事的“官”继续当作没看见。

民政大桥,我们都看到很可悲的事,从前“漂白”二字是民联用以形容国阵的专用词,现在大家都用上了,马来西亚的民主意识,还是那么的不长进。更严重的是,监督民联政府的评论人叫做“不独立”,检举国阵政府的叫“独立”,言论立场都被扭曲了,还哪来的“制衡”与“监督”?这个我国舆论界的大不幸!与阿扁刚上位时几乎如出一辙,且让他们继续漂白吧。
aveh said :
2010年5月29日 上午11:07
马华需要用“内部管道”表达对巫统的不满,行动党就需要公开跳出来批评回教党。很显然,这是政治手段问题,碍于政治立场有些话不能公开说,波力身为马华一员应该明白这一点吧。还是波力认为,做人就是要敢怒敢言,那么就请您多向巫统开炮。

另外,民联支持者一直都有强调的一点,吉打州政府的确有问题,有很多弊病,只是国阵的弊病更严重。现在摆在选民面前的两粒苹果都是烂苹果,人民就只能选一个比较不烂的苹果果。

还有波力一直强调信息自由,使用纯爪夷文就是破坏信息自由。那么纯华语和印度语广告也是有碍于信息自由的,应该全面反对,是不是这个意思?

智荣 上
Tang said :
2010年5月29日 上午11:09
三段式
小明是人,
人是會死的,
所以小明迟早會死

偷天換日式
小明喜歖吃旦糕
小明是小學生
所以小學生一定喜欢吃旦糕 (小明代表全部小學生?)

波力的列子同样的可改成MCA 及 BN, 因为那本來就是謬論 (fallacy)。
2010年5月29日 上午11:22
智荣先生,
巫统有人谈“马来主权”论,马华开炮;
巫统有人说“印度人行乞,华人行娼”时,马华开炮;
巫统有人唱“华裔寄居论”时,马华开炮;
巫统有人说“公民权施恩论”时,马华开炮;
巫统还没人敢说513集会是与否时,马华警告;
以英文取代华文做为华小数理科教学媒介时,马华绝口反对;
Perkasa意欲煽动大马来人种族情绪时,马华谴责;
这些都是不容妥协的,马华几曾逃避过?
2010年5月29日 上午11:32
Tang, 那你何不也评价一下西西留的推论?其实依你的例子也明显不够严谨,

小明是人,
人是会死的,
所以小明迟早会死

其实应该是:
小明是人,
人是会死的,
所以小明是会死的。

这个推论的前提及演绎与时间的长短了无干系,事实上,小明的死也与“迟早”无关,让我作一个和时间相关的例子给你参考:

马来西亚人的平均寿命是74岁。
马来西亚人小明活到108岁。
小明是属于长寿的马来西亚人。

这两个例子告诉我们,刻意不严谨的推论,不是“谬论”,是“废话”,甚至是“毒药”。
大米 said :
2010年5月29日 下午12:24
波力,你知道没有意义就好了,我不象你们,一边偏民联到极点,一边偏国阵到极点,所以我看不懂。说穿了,你们是各有各的立场,没有说谁比谁更有道理。其实你们争辩的这个课题,哎呀,也不过是两边人应因政治需求而goreng出来的,又怎么样?

但是,老实说,文字吧了啦,我不觉得有什么好怕的。那些是政客谋生的necessity,酱你们也好吵。这个国家,谁也少不了谁,只要我们作为人民的坚持自己的立场,投票不受人左右,我们的未来永远有希望。
Caroll said :
2010年5月29日 下午2:18
我也有同感。这个争论是口水之战。

我不想要神权回教国,但是我也不会草木皆兵。现实中,要修宪建立神权国,跟本是Mission Impossible,就连回教党本身也分成两派。

你给我的感觉是,513没有效了,就想要以回教神权国来炒作。我不认识你,可是我听过很多人说你和马华总会长的关系。而且很多还是马华党员这么说。

我明白不能空口说白话,可是空穴不来风。我拜读你的文章至今,确实有这种感觉。你别误会,我不是那谢要和你口水战的。只是想要表达我对着个部落的感觉。
得罪之处先道歉。
Alfanso said :
2010年5月29日 下午3:36
Caroll,我和你有同感。这是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的口水战,却美其名为替不懂jawi的人出头,其实就是护主博客,而非护民博客
DaYeah said :
2010年5月29日 下午5:42
巫统有人谈“马来主权”论,马华开炮;
巫统有人说“印度人行乞,华人行娼”时,马华开炮;
巫统有人唱“华裔寄居论”时,马华开炮;
巫统有人说“公民权施恩论”时,马华开炮;
巫统还没人敢说513集会是与否时,马华警告;
以英文取代华文做为华小数理科教学媒介时,马华绝口反对;
Perkasa意欲煽动大马来人种族情绪时,马华谴责;
这些都是不容妥协的,马华几曾逃避过?

Poli,

Perhaps I did not see it. But my friends and I are disappointed at MCA because the 马华开炮 always publicized in Chinese Newspaper but not in Malays Newspapers. It is for show to the chinese that MCA is doing something. So BN scores poliical points via UMNO by appeasing the Malays and MCA the chinese.
2010年5月30日 上午6:57
兄弟,事在人为,看开点吧!何必为了哪一口气,争斗呢!祗要自己觉得你做的,是对的,那就做吧!何必在意别人呢!你自身的感受又有几个人懂得呢!付出不一定要有回报。人生才会开心。祝福!
鬼谷门人 said :
2010年5月30日 上午10:30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鬼谷门人 said :
2010年5月30日 上午10:33
我们确实没必要杞人忧天,但是,我们也必须了解,政治可以是很多事情的导火线,只要“火药”足够就可以引爆很多事。
现在,不管是国阵还是民联,种族地位仍然是政治工具,宗教还是政治筹码,若说类似513的事件绝不会再发生就有点太过乐观了。
说得再悲观一点,要修宪才能建立神权国不过是非回教徒自我安慰的借口而已,各位不妨想想,在一些个别的事件发生时,如果不能在政治上获得某些利益,哪一个政党会去“动”现有的回教法令。
至于民联,我们不能否认,现在没有问题是因为各党在国会的席位差距并不大,不过,有一点却是不能忽略的,如果没错的话,在2008年民联各党所竞选的国席数目其实是有蛮大的差距,并不是平起平坐的。因此,我个人不会拿民联现在的势力分布来预测或确定什么。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