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一月 20, 2010

Bookmark and Share  (9) 则留言

别让龙舟惨祸沦为政治炒作!

PoliBug | 波力拔克

,

在六具尸体被打捞上来之后,许多国阵领袖,尤其是槟、吉一带的领袖纷纷将「龙舟惨祸事件」的矛头指向民联州政府,其实那是非常不公平的,虽然前朝政府有关注龙舟运动员的安全,进而开放相对安全的水灞供练习用途,但不表示现州政府便罔顾龙舟运动员的性命,以之作比而断言现政府需负全责,显然是政治手法,对罹难者及家属于事无补,极不可取。

同样的,身为槟州首长,林冠英更不应在被指摘之后,急不及待的作出反噬,并将责任完全推到校方的身上,仿如置身度外!实际上,他更该着手的,是应即刻成立调查单位,揪出应为事件负起责任的单位,并从中汲取教训,以避免同样的惨祸再次发生!身为一州之首,未经调查而断言结论,实在令人齿寒!

事实上,槟州前朝政府已洞悉龙舟运动的危险性,并开放水灞供社团学校的相关活动作练习之用,但是,即便不是海峡而是水灞,若相关活动单位在练习时妄顾安全措施,不穿备救生衣,或在救生衣不充足的情况下便冒然让运动员下水练习,其危险性也一样不遑多让!

尽管如此,掌管槟州旅游事务的罗兴强被询时还是刻意表示,槟州政府在去年「已」开放水坝,试图掩饰民联政府的监管失责,并抹黑前朝政府所作的安全努力,尽显政客本色!当然,虽然州政府在海岸监管上有一定的失误责任,但是真正该负起更大责任者,却是另有其人,其中,校方的疏忽与怠慢可算是最大的罪魁祸首,而州政府则在其次。

纵观整个事件,问题有四,第一,该练习地点并不符合安全条件;第二,州政府若不禁止相关运动在辖內的海面上进行,海事局便应该划出合适的海域,但事实上却正好背道而驰;第三,校方安排没有经验的顾问老师负责辅导如此高危险度的活动,是极不负责任的行为;第四,在救生衣不充足的情况下进行练习,根本是自杀式动作,负责人其咎难辞!

如今顾问老师秦裕祥虽已殉职,但校方却不可因此免责!肇因若不得到应有的惩戒,祸事不会因此而避免,将来同样的悲剧还是会继续重演!希望司法能还罹难者及其家属一个公道,让这六名共赴黄泉的早逝英魂有所慰藉,免于再形为政客们互相攻讦的工具,最终不了了之!

钟灵校长蔡耀祖在事后表示,若调查结果证实失误在于校方,他将一力承担所有责任,是项勇敢的表现,可惜的是,我们并无法看到民联政府有一样的担当。颇为令人遗憾。

无论如何,不该发生的都已成事实,除了期待政客们提起勇气面对这个可以被改善的问题之外,也希望在为是项文化活动努力不懈的团体及运动员们以此事为戒,在守护传统的同时,也必须保护自身及运动健儿的安全。


9 Responses to "别让龙舟惨祸沦为政治炒作!"
林恩霆 said :
2010年1月20日 下午8:26
龙舟事件的发生,我不想责骂任何人,虽然我厌恶他们的责任推卸。我只是想好好地为离开的学弟们祈祷,送上我的祝福,让他们早登极乐,安息。
冥王星 said :
2010年1月20日 下午8:58
用这里来说三道四,好像对死者不敬。我只想说,林冠英既然贵为首长,什么是“当务之急”,应该要分得很清楚了。

也希望死者家人能够早日忘记悲伤。毕竟,死去的亲人不希望看到他们伤心。
阿土伯 said :
2010年1月20日 下午9:44
追究责任是应该的,以这件事成为借镜,往后该怎么做更是重要。不管是前朝还是现今政府的问题,凶手始终是大海!

6名师生虽然是牺牲了,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但我们也应该让他们牺牲得值得,让他们牺牲得壮烈!

希望这六名罹难者在天之灵能够安息。一路走好!如果世人好好将这件事成为警惕,相信六名罹难者及家人也至少能够感到一点点的欣慰!
冥王星 said :
2010年1月20日 下午11:55
追究责任倒是其次,州政府或中央,都应该研究,探讨更安全的龙舟练习或比赛。

寻找更安全的海域,提供更专业的训练。毕竟,龙舟不能因为一个个案而被迫停止。
Alicia said :
2010年1月21日 上午3:19
穿救生衣的也死呀!暗流.
3 said :
2010年1月21日 下午12:10
I just hope that GERAKAN will not politicied this issue.

Is GERAKAN so generous to assist the PR Gov to sort out all "potential" issues??!! That is the question.

Perhaps like the GERAKAN guy who joint PDC.
2010年1月21日 下午4:24
眼前最迫切的问题,有几个。第一,校方一定要对这六个为校贡献良多的罹难者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并以最真诚的心给家属一个实质并体面的交代。第二,彻查事件的起因和重新审核每个细节的逻辑,如顾问老师的委任,练习的地点等,并纠正其弊端,以便把发生意外的可能性降到最低。第三,全面安抚校内各课外活动团体,必须对各团体阐明,只要遵守课外活动守则,则各团体的活动和练习在调查行动完毕过后,将不受太大的影响并重新回到正常的轨道。这是为了巩固学生对校方处理危机的信心,并强化学生遵守规则的态度。

最重要的,以上的清单里并不包括推卸责任。各方面对这起事件都得负起不同程度的责任。平面媒体这几天来大肆报道并引述多方面的言论作出一些推论和揣测其实对罹难的学生、家长和校方并没有好处。有很多细节是我们外人并不清楚的。笔者曾经是钟灵的一分子,犹记得在2002年的龙舟比赛里,钟灵队的龙舟也曾经在赛场里(如记忆没错地点是在直落巴巷水坝)翻船,那时班上的朋友,包括我的班长郑锦益在内总共有三个人也是龙舟队的队员,他们也在这起事故里落入了水里,只不过没有发生任何不愉快事件。看来就算是水面平滑如镜的水坝一样会发生不可测的意外,而不只限于外海。

笔者曾经是钟灵学会的学生领导人之一。那时贪一时之便,在参与很多校园外的活动时,我们总是很自觉的绕过校方,以便可以省却我们认为多余的手续。简简单单的填一张borang ALS (aktivity luar sekolah),和家长索个签名后交给课外活动主任,或者交到课外活动联络中心(课联),好像要了我们的命似的麻烦。过了这么多年的今天,我才了解到校方的苦心。非常庆幸当时并没有任何意外在我的任性之中发生,不然相信一样会引发一场灾难。
阿土伯 said :
2010年1月21日 下午4:24
如果州政府只顾及经济效应而没考虑到赛场的安全问题,真的有必要检讨一下!人民关天
2010年1月21日 下午4:25
Alicia, 那正是州政府的责任所在,原本的赛场是相对安全的,海床较浅水流也较缓,最重要的是没有商务及渔业船只大量川行,是当局为了旅游业等理由,草菅人命将之迁至事发地点的!

这种作法尤如将儿里游乐场从住宅区搬到大路旁,只为了让路人看到政府有做事,不管合理不合理,你说,这种行政失误,州政府需负责任吗?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