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一月 18, 2010

Bookmark and Share  (24) 则留言

《行动党与中道马来西亚立约》

PoliBug | 波力拔克

,

「中庸之道、合作与磋商」?听来何其耳熟能详。
在刚结束的行动党大会里头,该党总秘书林冠英首席部长针对行动党未来的斗争路线,发表了他苦思冥想的「治国之道」,提出了「中道大马」的伟大宏愿。

所谓的「中道」,让大家颇有熟悉的感觉,那不正是国阵政府数十年来就在大话西游的「中庸之道」吗?

林冠英尝试要将以「极端改革路线」起家的行动党,转形为「协商共治型」联盟组织之一员,可谓用心良苦,可惜的是,以他有限的智能,根本无法产生任何可行的治国方案,最终只好回归到多元种族国家的基本架构上,重炒国阵数十年来所延用的精神,实在是非常可悲及令人遗憾的一件事。

「中庸之道」原是多元种族国家立碁的不二法则,林冠英拿来再循环,本是无可厚非的好事,问题是,在这个大原则之下,必须能建构一个可行的运作方案,而然就其所能提出的最高价值来看,所谓的「中道大马」,竟然就是在行动党执政槟州之前,对国阵政府最为不齿的「合作而非冲突,磋商而非对抗」,别无新意;当然,句子非常巧妙的避过了「协商」二字,否则,不知会否也被引用为「协伤」来调侃?尚在未知。

毕竟,这短短的两年期间,民联政府事端多有,诸如公正党议员「勇闯」律师公会大闹事件、吉州政府划分半数土地归土著专有事件、彻底铲除州内惟一宰猪场事件、雪州禁酒事件、槟州公正党杯葛市议会事件...等等,都还历历在目,「磋商」和「协商」,有何区别?的确难说得很!真可谓此一时彼一时,林首长转性之快,令人眼界大开!

在强烈批评国阵利用宗教课题来谋夺马来人及回教徒的选票之余,林冠英紧跟着提出一个民联「公平」对待各宗教的例子,那就是「槟州民联政府在2010年财政预算案中,对回教发展的拨款从2008年的1250万令吉,增加两倍至2430万令吉。」委实令人冷汗直飙。

除了中央政权,行动党还有何大志?
林首长在总结辩论之时,对出席者的无知及不着边际大表遗憾,只不过要与会者如何在这种翻炒发酸冷饭的「政策演词」基础上,发展出「有深度、有见地」的讨论,的确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考验,党代表哑口无言,另辟战场,探讨党大厦基金干捞事件、火箭娃娃算不算党标志、自己是不是忠贞爱党不跳槽等等的家常话,也实在情有可原。

随着林大首长的离席,大会也在不到两百位残留者的惨况之下通过了党章的修改及一项洋洋大观的《怡保宣言》,修改党章的目的大家心知肚明,一方面为的是替天兵天将们打造特权金屋,压制「高知识份子领袖」认为地方上不中用的乌合之众,另一方面是转移势力至林首长麾下的槟州要员,方便中央集权,架空外州领袖的中央实力;而《怡保宣言》等同于迈步布城的「出师表」,只可惜诚如该党社青团长陆兆福所说,「每一个代表都说要去布城,但如果没有执政的心态,我们却要如何说服选民,支持行动党当政府?」

其实问题还不仅于此,只有心态,没有方略,甚至于没有可策划、执行,及实践方略的人力资源,也许行动党还是可以顺利执政,一圆布城梦的,308不已证明了这一点吗?真正的问题是,那一付夺权执政的狠劲及野心,难道是行动党当前所拥有的惟一价值?或者说,是惟一的目标?

马来西亚有别于某些单选执权的国度,国家的反对党也能有区域性的执政权力;一个政党在坐州望国之时,若只一味懂得大量催鼓竞选夺权的心态,而非强调、实践及应用手上的执政大权,岂非无能之辈之所为;这种状态,要人民如何相信它的确能有引领国家正向发展的能力?

是意识教育,抑或意识枷锁?
在执政约两年之后,林首长也许已体会到权力令人疯狂的道理,在没有「权」与「利」时代谋合的同志,显然不是他心目中的「合作伙伴」,一些「破坏党形象」的「倒米将」,也实在令龙颜颇为不悦,这其中大的有不听话到要派高级行政议员去拉布条踩他场的州议长,中的有饱受欺凌到投奔敌营的残胞州议员,小的有被边缘化到服毒自尽不遂的市议员,其他分不到优差,心理不平衡天天炒新闻的地方小头领更不在话下。

为了「有效的」解决这些「党同志」及「党困扰」,大会也贴心的通过了「促请党中央严厉对付利用媒体或公开破坏党形象的党员」的提案,看来大开杀戒是在所难免的了,盲从瞎跟,是党员在接下来的日子必须赖以为生的惟一选项。

关于施行地方选举,还人民第三票权的政策,是行动党其中一个喊得最为响亮的「竞选宣言」,许多资深的律师都已不下一次的阐明宪法允许州政府实践这项议程的法理根基,行动党在夺取了州属之后,改口说州政府「无权」,显然只是个站不住脚的托词。

林大首长在上个月似乎也明白了纸包不住火的道理,匆匆在槟州制造了两个「可能可以进行实验性选举」的错觉,并大量描绘地方选举的「难处」及「技术障碍」,是故本次大会也不见正式的讨论,看来,这「第三张选票计划」尚有待下次大选结果,行动党才能有明确的立场,如果又赢了,永远都可以是该党「迈向民主议会的一大挑战」,毕竟,州议员兼市议员的浑事,如今已不再是巫统的专利了。

当初惟一身体立行支持地方选举的许月凤已被打成「民主罪人」,稍有说话权的党内人物,再也没有不太识趣、不太懂得为官之道、不成材的「民主罪人」了。行动党大会依旧每十八月开他一次,每开一次,布城就更接近些,总有一天,林家会出个住在副首相署里的人物!但所为何事,谁管?就留给林公子离席后,还得空留在现场的那两百位「同志」去烦吧!


24 Responses to "《行动党与中道马来西亚立约》"
小明 said :
2010年1月18日 下午1:02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10/01/15/35.html


指忽视柔佛基金 蔡细历:巫裔投资40%
柔州政府被指责忽视柔佛基金,是因为该基金大部份的投资者都是华裔与印裔,蔡细历驳斥此项谣言,并指该基金的40%投资,是来自巫裔。
他说,州政府并没有偏袒任何一方,也没有把柔佛基金视为继养子,而州政府也已想方设法,以寻觅机制化的解决方式,解决柔佛基金的问题。
他续称,根据州政府的资料显示,柔州基金的投资者,49%为华裔、40%为巫裔以及11%来自印裔,因此,该基金的投资者被指为仅是华裔与印裔,是不正确的。
针对柔佛基金的事宜,柔州州议会反对党领袖巫程豪曾指,州政府在回收价钱方面出现大不同的现象,回收柔佛信托股是以原价1令吉回购,柔佛基金则只是半价50仙而已,他更强烈指责,一些柔佛基金投资者将这种现象视为种族隔离政策。
蔡细历昨晚会见大臣时,感谢大臣已关注此一事宜,并设法给予解决。
他认为,此一问题只是被反对党大肆抄作,歪曲成为州政府忽视柔佛基金,忽视华裔及印裔投资者。他指出,一旦寻获适当的解决方案,此一问题并不会遭到反对党的利用,并且歪曲事实。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89958?tid=9

蔡細歷在新聞發佈會上說,柔佛基金(DANA JOHOR)的課題遭到反對黨操弄,讓民眾誤以為這個基金的投資者大部份來自某個族群,但是這是不正確的。

他表示,在柔佛基金的投資者中,華裔佔49%,巫裔佔40%,印裔則佔11%,因此反對黨指州政府特別照顧某一方面的說法是沒有事實根據的。


dana johor 这堆大便从头到尾都是是国阵搞出来的,一个100%土著基金政府100%回收,另一个公开基金政府50%,这是现实。。。。
主子竟也可以讲是遭到反对党的利用,并且歪曲事实。

我本来对老蔡还有一点好感,但自从看到他如何利用民联来讨官做再加上以上这事,老蔡只不过也是马华政棍一条。。。。
顺利好运 said :
2010年1月18日 下午1:21
行动党向来只喊口号,现在也要学国阵的治国之道,行动党是COPY CATS.
落花先生 said :
2010年1月18日 下午2:26
期待行动党为国家带来新气息,
没提出方案说没准备,提出却说喊口号
这种文章很司马昭,我不懂得欣赏。

但是如果马华还是认为行动党没有成长的话,那么马华大可以坐着继续党争,我期待下届马华死灰复燃,因为华社真的“很需要”马华。
顺利好运 said :
2010年1月18日 下午3:40
不要忘了林冠英和安华都成经犯过国家法律,坐过监狱留有案底,所有的马来西亚人民是不会受骗的。

口号再大声,只会吓跑选票。
T.C.T said :
2010年1月18日 下午4:03
为了「有效的」解决这些「党同志」及「党困扰」,大会也贴心的通过了「促请党中央严厉对付利用媒体或公开破坏党形象的党员」的提案,看来大开杀戒是在所难免的了....这是中庸之道?????
2010年1月18日 下午5:24
没有明确方向和策略的言论,里头尽是空洞
顺利好运 said :
2010年1月18日 下午5:31
以前还有个会看水沟的李霖泰会做事,现在的行动党国州议员甚么都不会,开始打太极,开始要‘尊贵的拿督’‘拿督斯里’。

胃口不同啦 !
Meavel Pang said :
2010年1月18日 下午11:14
哈!我宁愿要空洞的中道大马也不要包藏祸心的“一个大马”!至少不会袭击教堂、包庇“五毒散”(UTUSAN)!
顺利好运 said :
2010年1月19日 上午10:11
你捉到了袭击教堂的凶手了吗?

这凶手是巫统党员还是回教党党员还是无党派人士?

你有证据吗?你凭甚么这么说?
小明 said :
2010年1月19日 下午3:50
(在强烈批评国阵利用宗教课题来谋夺马来人及回教徒的选票之余,林冠英紧跟着提出一个民联「公平」对待各宗教的例子,那就是「槟州民联政府在2010年财政预算案中,对回教发展的拨款从2008年的1250万令吉,增加两倍至2430万令吉。」委实令人冷汗直飙。)-那你对联邦政府的99对1的宗教拨款有何看法?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22280

执政第二年再创转亏为盈纪录
槟州政府盼获无劝诫廉洁证书

以上这新闻又如何?能不能算上选民选民联的里由呢?


另,好运先生,你不要在这让人笑话好吗?
顺利好运 said :
2010年1月19日 下午4:20
这方面林冠英做的好! 我佩服林冠英 !
顺利好运 said :
2010年1月19日 下午4:25
有机会执政就是要比政绩,不是比斗烂。
陈桂生 said :
2010年1月19日 下午6:00
[林冠英尝试要将以「极端改革路线」起家的行动党,转形为「协商共治型」联盟组织之一员。。。]


相信波力不是故意栽赃,只是对事实不甚了解吧。因为行动党当初就是因为不认同劳工党的街头斗争,所以才选择了议会斗争路线。「极端改革路线」起家的行动党这句话有误导之嫌吧!
陈桂生 said :
2010年1月19日 下午11:14
姑且不论国阵几十年来的治国之道是「中庸之道」还是[昏庸之道] ,古往今来治国之道从来都没有非谁莫属。虽然「中庸之道」不是肉骨茶,但也无法申请专利权。政党竞争从来都是各施其法,各显神通。选民管你是谁先推出「中庸之道」,只要谁做的好选票就给谁。如果连这点都看不通,不如回家种红薯去。
陈桂生 said :
2010年1月19日 下午11:15
[诸如公正党议员「勇闯」律师公会大闹事件、吉州政府划分半数土地归土著专有事件、彻底铲除州内惟一宰猪场事件、雪州禁酒事件、槟州公正党杯葛市议会事件...等等]

以上波力所提的,行动党都采取了严厉措辞,以坚定不移的立场应对。行动党和马华在[协商] 本质上的不同,就是行动党的协商是建立在不违背民意,民族利益的前提上;而马华的协商则是建立在不违背官位利益上。两者显然不同。在Allah 事件的立场上,马华有官位在身的都静若寒蝉就可以略知一二。
陈桂生 said :
2010年1月19日 下午11:42
唯一赞同的就是行动党出尔反尔没有还民第三票。再多的借口也不能自圆其说。难道说在野的时候就不知道州政府没有权力可以实行地方政府选举?竞选宣言难道就是信口开河?如果蒙骗选民终究还会是被选民颓弃的一天。马华民政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阿土伯 said :
2010年1月19日 下午11:48
顺利好运。。。希望你虎年又顺利又好运。

中道马来西亚的概念是空洞的,我暂时同意。但有这个空洞才能被方案及策略填满。一个马来西亚就有好的方案及策略吗?

你要弄清楚林冠英及安华坐牢的原因。如果你认为在茅草行动捍卫华教及马六甲捍卫马来少女被侮辱的事件是林冠英的错,是他违反了法律,那我大概也可以看出你的人格!安华的牢狱之灾更为明显的政治阴谋。他们俩犯的不是国家的法律,而是国政政府的法律。

希望你能厘清这些。在查他们俩的旧案及案底之前,也看看其他人的所作所为。他们没留案底,没坐过牢,并不代表他们没犯法。只是“没”被“国阵政府”对付罢了。过后还是一条龙,领退休金退休去!
落花先生 said :
2010年1月20日 下午4:33
原来马华剩下的就仅仅是这些而已,阿土伯说得对,我们期待空洞的“中道大马”被人民填满,也不要包藏祸心的“一个大马”。

“阿妈”事件是内政部挑起的,现在还要诬赖民联政府?一个大马政府就是向教堂抛汽油弹吗?还有不要忘记是政府默许他们示威的,搞到他们变本加厉,阿妈事件国阵政府应该负上全责。

马华开党大会的时候不是要搞认错吗?怎么有错的时候又打太极不敢认?伪君子领的党,就是伪君子党。
顺利好运 said :
2010年1月21日 上午9:00
行动党只会 ‘因反对而反对’, 永远做个反对党。
阿土伯 said :
2010年1月21日 下午4:27
该反对的就应该反对,毕竟不能让执政党为所欲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你好像很欣赏执政党的表现哦。。。 每个政党都有好有坏,只是看好的多呢,还是坏的多。

不是吗?
spike1356 said :
2010年1月24日 下午2:04
看到你写行动党以“极端改革路线”起家就知道你对行动党历史一窍不通。请问行动党何时有过“极端改革”的政策,可以给一个例子吗?

还有,如果你想要发表对于“中道”的诠释,也请你去好好“第三条道路”(The Third Way),尤其是纪登斯(Giddens)的政治文献先再来发表好不好?

读了你的文章可见你对于政治学的理解甚为肤浅。
Meavel Pang said :
2010年1月24日 下午11:28
我隔了很多天才回来,才发现有人(顺利好运)对我的论调有微言。上次我评论某人提出指责但没有证据,我也笑过马大哈的阿凡达论。马大哈大人第一次指责没有证据,第二次指责偷证据。

看来我也要避免成为自己指责的对象,免得贻笑大方。

对了,为什么说是巫统做这样的事情?

第一、malaysiakini已经很明确地说是巫统干的。

第二。如果你觉得我被malaysiakini洗脑?你可能可以忽视第一点。第二点是说,我看见一个奇怪的一个马来西亚。我们的DIGI广告出现的都是马来人。推广旅游的广告也是马来人。不是三大民族。赵明福事件中,赵明福似乎是“小事一桩”。印度嫌犯被杀也是小儿科。中国女学生被当做是妓女。更讽刺的是“一个马来西亚生活营”的桥断裂,死了至少三个印度人女孩。当林吉祥多次质问首相为什么不积极跟进以上几个事件?答案都是不了了之。西山木钉的逻辑更奇怪,有看新闻的人都知道。那么喜欢举金蛇剑,干脆当金蛇郎君算了。我等首相对于一个大马的解释已经等到不耐烦了,我不想再等下去。

第三点,我曾经问别人什么是一个马来西亚,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释。似乎是“一个中国,各自表述”吗?我希望纳吉或巫统解释,但是有关方面只是指责有机心的人胡乱解释一个马来西亚的意义?好,我再问某个人,他说那是从“一个以色列”的口号演变而来的。一个以色列?以色列人希望所有人都是犹太教的信徒,他们也希望饱受内忧外患的以色列能够团结。马来西亚人以什么为基础团结?宪法吗?宗教吗?巫统政党吗?不可能。我说的不可能是指我不可能去拥护巫统。人们团结只会做坏事。人是不可能团结的,除非他们拥有共同的上帝。而阿拉事件触动到某个跟回教有关的政党的神经。我的解释是这样。

第四点,干训局事件。西山木钉这个人使马来西亚分裂,如果巫统继续要用他,反对党会十分高兴。一个马来西亚的口号就是为了要分裂马来西亚而存在,纳吉、西山木钉等人就是推动者。以前李光耀说过华人被边缘化,马来西亚的华人听了很生气。过了这么多年,其实李光耀说得没错。你看看那些人否认干训局是洗脑机构,那副嘴脸?西山木钉说反对党已经没有课题可以发挥了?这根本不是解释。我们的国家已经疯狂了。

第五、纳吉上台后的人权指标——下跌。本南人的少女被强奸,似乎暗示我们说,整个民族都被强奸。他们的森林被强奸,他们的居住环境被强奸,他们的公民权被强奸,他们的医疗卫生被强奸。还有他们工作生存能力也不能幸免。除了本南人的悲歌,以上我提及的赵明福、印度嫌犯、女学生、打压示威群众、山埃事件……竟然就有一大把。

第六。你可能会问,有些跟纳吉无关。比如警察呀、反贪会呀,那些是个别的机构,“三权分立”。哦?三权分立?我在很小的时候,1988还是1989年就看过“马年论马”的政治漫画,当时马大哈是首相,当时我还很敬佩他。那时候的警察已经是巫统的好帮手了,不然我不能解释为什么牛头示威中,那些人会侮辱印度教徒。同样一批人还侮辱反对党领袖?可是警察没有捉他们,巫统说牛头示威者是英雄?五毒散积极卖膏药,希望马来西亚可以快快散。说到英雄我还想起同样举金蛇剑,同样被封英雄的家伙,说华人是寄居者?还焚烧许字根的肖像。原来寄生虫有资格呛寄居蟹。再来就是司法方面。我不敢说司法界啦,因为我没被告过,或许我会因为这言论被人告。林甘事件中,证据也有了,我们的政府竟然说可以销案。政府之中谁是老大,大家哑巴吃馄饨,心里有数。

以上这六点可能有交集吧?不过我不敢抬高自己成为文抄公(copy cat)。我不知道你或者你们可以否认多少。如果你可以否认,笑我癫,你也可能把我告上法庭?我是说假如。你不一定要这么做,而我只是准备洗干净我自己的屁股。

为什么我要这么说?我还有更糟糕的情况吗?连人的肖像都可以烧,更何况是烧人?
Meavel Pang said :
2010年1月27日 下午6:43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23039

指控教堂纵火嫌犯是巫统党员
阿兹敏刻收集证据将尽快公布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