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七月 21,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30) 则留言

超人与无能

PoliBug | 波力拔克

,

二十来天不写某人,友人见面就问是不是也中了纪律处分,波力直言没这份荣幸,纪律处分已被滥用来猎杀领袖头儿,小小党员如波力,还不够格!不写,只有三个原因:

第一是不想见到党内纷争不断,浪费力气又不务正业,内斗使足「三拼」的狠劲,政绩改革两百七十天交一纸白卷!如此虚耗,不用人家来打,自己先崩坍瓦解,因此,想留个缓冲,给大家一个休息自省的空间。

第二,此人喋喋不休,说来说去就那一两件事,一盘冷饭可以翻炒三十几遍而不腻,没完没了的,又切不中要害,像足个不可理喻的啰嗦老太婆,评了他,连自己都有点想呕,和这种人一般见识,没得污辱了自己。

第三,此人言而无物,又喜欢舞文弄墨,言论识见华而不实,生涩难解却又空泛乏味,毫无价值可言,却偏生又爱大发伟论,没有自知之明,只差没和乾隆皇帝一般自诩为「十全老人」,实则样样缺失无一精通,花篇幅评价他,倒不如写一些风花雪月还更有意义。

但是近来数日,见其荒唐乱套的行径,几近癫疯状态,实在再难忍受!

在蔡锐明脱队跳槽的前几个小时,翁诗杰还兀自被蒙在鼓里,一味替这位超级好朋友说话,不明就里不辨是非,只要人家帮他吹嘘造势,捧得双卵舒坦,便觉飘飘然如置仙境,浑不知人家已将整个马华党团置于水深火热之中,随时等待蒸熟后调味上桌!

蔡锐明参政近十余年来,惟一没得代表马华上阵参与大选的一次,正是蔡细历在党内完全失去领导权及参议权的2008年3月8日第十二次全国大选,别说蔡细历有无实权,单就过往担任州联委会主席及署理主席时,保荐蔡锐明上阵的实在行动,就不应是蔡锐明可否认推托的!蔡锐明恩将仇报,所为何来,难道还不够明白?

蔡锐明在完全提不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空穴来风、不合逻辑的诬陷蔡细历腰斩麻属医院计划一事,这可是对党及党同志的道德污辱,更蓄意抹黑我党领袖的职能权力!早前人们也许不暸解为何蔡锐明要这么做,如今随着他的跳槽,其动机目的早已清楚明白!值此时刻,翁诗杰还能胡涂到搞不清楚状况,引用来二度抹黑自家老二,到底是公私不分呢?还是黔驴之技?难道他还不懂家和万事兴,家乱坏事起的浅显道理,非要搞得马华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为止才甘心?实在居心叵测!

虽然蔡锐明在柔佛已无太大的影响力,但凭籍公正党的撑腰,柔州非土著可说是危在旦夕,柔州选举,两阵线全面开打,全数56个州选区,行动党及公正党分别只占12席及9席,回教党却独占34席,合60.7%,有别于在雪州所占的36%,回教党在柔佛所占的比例结构与其主掌的极权吉打州的66.7%可说并无二至,可想而知,一旦柔佛沦陷,柔州民联政权必定落入回教党手中!蔡锐明跳槽民联,岂非助纣为虐引「青兵」入关?更何况届时的议员种族比例将由原本的 (土著) 61 : 39 (非土著) 剧变为 (土著) 77: 23 (非土著)!如此严重的族灾党祸,身为惟一华人政党魁首的翁诗杰竟可视若无睹,只懂得为自己那个总会长宝座忧心,技俩百出,简直形同共犯!

翁诗杰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死鸭子嘴硬,不接受马华政绩不靖、办事不力,引起选民反感,加之蔡锐明心有不甘,强扯后腿,进而造成峇吉里国席选区废票多过多数票一倍而败选的事实,反而相信因为当时根本无权无势的蔡细历阻挠,进而导致峇吉里败选的歪理?!到底居心何在??

翁诗杰在位雪州任联委会主席时守不住陈仪乔,任柔州联委会主席时管不了蔡锐明;可说是去到哪里,老将就再也待不下去,身为联系及管理党团州组织事务的联委会主席,翁诗杰其咎可辞吗?更何况当今马华一哥正是他自己,兼担双责,团结无力,人人求去,党家出了状况,总会长非但不自思反省,寻找对策,还不知羞耻的大放厥词,进一步扰乱军心,试问要教党众及关心马华的同胞情何以堪?!

蔡锐明掌权数十年,还栽培不出一粒接班的种子,当下竟然还敢将黄家定在情非得已的情况之下,挪用邻区领袖顶替的安排,全然怪罪在蔡细历头上,先不说这种推诿逃避的领袖价值何在,单就那份「舍我其谁」的傲慢狂妄,压抑年轻新秀的恶劣态度,就应自我检讨再三!这种价值性思考,蔡锐明没有,难道饱读诗书的翁总也一样欠缺吗?

如今蔡锐明已是对岸的将军,他日再见也已不再是朋友,翁诗杰身为本营的主帅,非但不划清界限,还企图以吹捧敌军将帅的方式,荼害自家营内的手足兄弟,全然轻重不分!谁是战友,谁是敌军都搞不清楚!试问日后还能如何领军作战?这种黑白不分、是非不辨,倒行逆施的行为,是否符合我党之党章、党训?到底该当何罪?难道我党纪律委员会都不长眼睛了吗?难道我党元老理事会都不规劝进谏了吗?

政治领袖该有容人之量、降才之能及任人之德,方能服众;不能整天只懂得欺负了人再恶人先告状,喊冤博同情;也不用发送简讯到全国各地假假攻击自己装可怜,更不用买些枪手回来在报章、网络上发表些似是而非的言论,然后披上羊皮饰演弱势的受害者!只要好好工作,认真的拿出些成绩来,便好过你一百零一种下流的手段!

今天的马华总会长可是集权势于一身的高位大官,权倾全党上下,事事操之在手,除非无能到连使权唤命的本事都没有,否则,只要妥善管理,只有他指令别人,哪有被别人左右自己的道理?

一次两次的英雄式承诺,可收振奋人心的效果,但总不成将相同的英雄式言论无限倒带,循环再播,然后一次又一次的给人希望,让人盼望了又盼望,失望了再失望,绝望了更绝望!英雄银行的户头都只能容许两次驳仄,翁总的超人银行,到底要人民党众给他多少的宽容?

领导人绝不能碰到工作上的小挫折,就摆出一付如丧考妣的模样,然后一哭、二闹、三上吊,逐幕上演,什么十面埋伏、四面楚歌,造的还不是「众人皆浊我独清,万人皆恶我独善」的英雄形象?最终结果是,党内党外、高官平民,人人都变成了牛鬼蛇神烂人一堆,只有他是清白伟大,神圣不可侵犯的;若一党之首以如此手段自我吹虚造势,那这个党还有何尊严可言?岂不叫人笑话?

领导人也不能强逞英雄、硬充好汉!当今已是二十一世纪,马华是个重视团队领导的组织,如揭巴生港自贸区弊案事件,本不该遮遮掩掩,而应让全体马华领袖及同志,全党上下同心协力一齐参与,带领马华步入真正问政、参政、议政的时代,借用党力量制造压力,透明化强调党员的知情权!

无奈最终翁诗杰还是让个人英雄主义给蒙蔽了双眼,自以为全世界只有他一人清高脱俗,其他党众领袖都是污泥秽土,不屑为伍,错过了这个经308拙败之后,重新树立党威的契机!如今党团蒙羞,成了信誉零蛋且上下左右皆小人的九流党,令党众深以为耻,令我党一步步走向死亡的幽谷!是谁滥用权力制造了这一切?总会长,您知道吗?您真的知道吗??


30 Responses to "超人与无能"
2009年7月21日 下午8:01
犹如水鱼笑乌龟
焉知天下乌鸦一般黑
shltplnk said :
2009年7月21日 下午8:02
PoliBug, 你天生就这么英雄主义+想像力,还是武侠小说看太多??
Alvin said :
2009年7月21日 下午8:04
愛之深,責之切.

uncle Poli take a risk in 里外不是人的困景.

可那吃了权力春药的糊涂蛋还是睬你都傻... :)
2009年7月21日 下午8:33
无能英雄昨天在NTV7并没有讲到“反贪局”几时开始调查那些涉案的大鳄???

只拼命的标榜自己是破除“十面埋伏”的英雄。
沈兴 said :
2009年7月21日 下午9:21
写得好呀!隔夜饭拿来当炒饭,真是一点看头都没有。还好意思上电视,真丢人呀!话要说就敢敢的说出来,要说不说,要去不去,要死不死的,要就狠狠的把话说清楚来。要不,回家睡觉去。敌友不分的人,如何能做话事人。家和万事兴,你卻一直在搞兄弟殘杀,马华还有多少个明天???你到底会不会的???
陳不平 said :
2009年7月21日 下午9:28
波力拔克说:虽然蔡锐明在柔佛已无太大的影响力,但凭籍公正党的撑腰,柔州非土著可说是危在旦夕,柔州选举,两阵线全面开打,全数56个州选区,行动党及公正党分别只占12席,回教党却独占32席,合57.1%,有别于在雪州所占的33.9%,回教党在柔佛所占的比例结构与其主掌的极权吉打州的58.3%可说并无二至,可想而知,一旦柔佛沦陷,柔州民联政权必定落入回教党手中!蔡锐明跳槽民联,岂非助纣为虐引「青兵」入关?如此严重的族灾党祸,身为惟一华人政党魁首的翁诗杰竟可视若无睹,只懂得为自己那个总会长宝座忧心,技俩百出简直形同共犯!

上述説法实在肤淺及不成邏輯,我们就看看柔州的政治实况:

308大选回教党虽打32个州議席,却只在新加旺及馬哈拉尼兩区中选,其中馬哈拉尼只以158票微差取勝,新加旺也只赢了1550票,另有四选区按櫃金被没收。反观行動党打12区,不止勝了文打烟(多数票2796)、明吉摩(多数票1281)、士姑來(多数票12854)及士乃(多数票4030)四区,最少的多数票1281,最高多数票12854。

从上述成绩可以看出,行動党出战的选区,大部份属於較有勝望的选区。反观回教党則大小通吃,只要行動党、公正党受其他在野党不打的选区,回教党視死如歸,为求不让国阵不劳而獲,一律派人上阵。

所以一旦民联執政柔州,回教党掌握最多議席的可能性反而比行動党及公正党低。要像吉兰丹州般独大,是近乎不可能的事。
反观国阵,巫统在56个选区打34个选区,佔了60.71巴仙。除了2004大选大意在提名时去新加兰一席,在308政治海嘯也只失去上述区区兩席予回教党。在国阵佔有的50席中,巫统独佔32席或64巴仙,因此巫统可謂一党独大,其他国阵成員党誰也不敢捋巫统的虎鬚。这也是为什么当年因州议會没有在野党,回教法被国阵悄无声息通过的原因。这也为什么柔佛信托股与柔佛基金分别是以每单位1令吉和50仙的不公平条件回收,州柔反对党領袖巫程豪屡次为民请命,馬华民政不但噤若寒蟬,反而屡次响应巫统在州议會休會講詞时离席,让巫程豪开不了口。
身为柔州子民,我们对於巫统的独大独霸,对於民政馬华的无能及助紂为虐,我们只能徒呼奈何?早就己面对如波力所説的"族灾党祸",早該无語问蒼天,又何須等至柔州政权落入回教党手中,才來悲嚎!
血大夫 said :
2009年7月21日 下午9:35
虽然蔡锐明在柔佛已无太大的影响力,但凭籍公正党的撑腰,柔州非土著可说是危在旦夕,柔州选举,两阵线全面开打,全数56个州选区,行动党及公正党分别只占12席,回教党却独占32席,合57.1%,有别于在雪州所占的33.9%,回教党在柔佛所占的比例结构与其主掌的极权吉打州的58.3%可说并无二至,可想而知,一旦柔佛沦陷,柔州民联政权必定落入回教党手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吳三桂打開山海關,漢人為了面子將吳先生標榜為漢奸,但是漢奸至少帶來康乾盛世。歷史是讀書人留下的,所以滿清才會被這些當權的既得利益分子說的那么不堪。對當時只求一口溫飽飯的小民來說,明朝那些暴君昏君難道比滿清的皇帝?回頭看,或許他們還痛恨為什么吳三桂不早點出現。

吉蘭丹的華人草民我想也和滿清時代的草民一樣,統治者是不是非我族類關他奶奶的屁事。不貪污不爛權那個就是好官,管他是青色藍色。回教黨在吉蘭丹的罪惡很大部分只是槍手們為當權的既得利益分子涂寫的假歷史。

史書高估了吳三桂,自作孽不可活,沒有他明朝也會黃飛鴻收檔。波力也高估了蔡銳明,沒有他國陣也會收檔,只是時間的問題。如果萬一蔡細歷也過檔,然后柔佛淪陷出現月亮大臣,大家也不用高估說蔡先生是漢奸。

柔佛如果換政權,月亮高奏凱歌,說不定草民們還一片歡心呢。

波力用淪陷這個形容詞,只怕重蹈了歷代史書作者的盲點。
2009年7月21日 下午9:54
Alvin 知波力甚深,正如您所说的。

可惜波力不是领袖,干不了什么大事,只能尽可能让人看多一点,换些角度思考,别让无良政客给骗了。
Johnny NGAU said :
2009年7月21日 下午10:06
三等!
等待英国股票.....升,升,升,英镑快速增值,
等待全国大选快点来临,
等待马华下届改朝换代。
Mountebank said :
2009年7月22日 上午1:16
蔡锐明在完全提不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空穴来风、不合逻辑的诬陷蔡细历腰斩麻属医院计划一事,这可是对党及党同志的道德污辱,更蓄意抹黑我党领袖的职能权力!
---------------------------------------------

蔡锐明卫生部长任内,最大的败笔除了我所提过的nipah virus 的处理失误外,另外一项就是在软体(人员,制度)还未达到足以全面支援的情况下,建立了太多的白象医院。

如果了解大马医疗制度的医护人员,都知道muar hospital是个先天不良却后天被催谷成“完人”的产品。

在东马沙巴砂劳越医疗设施缺乏的当儿,蔡锐明却利用卫生部长职权来扩建muar hospital 这间在地理位置上应该被定位为“第二级的区域医院”----明明马六甲中央医院离麻坡不到50km,新山中央医院离麻坡不到200km,蔡锐明却硬生生的提升扩建muar hospital 成为中央级的医院,这是为了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简单一句:这是滥职,为了选票。

我佩服蔡细粒的地方是:2004当上部长后,原以为他会萧规曹随的也把segamat hospital 提升扩建成另外一栋中央医院,结果乖乖,居然没有,这是我个人佩服蔡细粒之处。

波力这只蔡细粒睾丸里头的精虫躲在一旁听我这一番言是不是很爽呀,哈哈。
2009年7月22日 上午2:57
原稿有些许数据计算失误,已稍作修改,请见谅。
2009年7月22日 上午3:43
Mountebank, 哈哈~ 原来你喜欢将睾丸放在嘴边,方便说话给它听... 难度还真高!但我还是劝你不要常常这样做,免得不小心咬到就糟了。

血大夫,世界上没那么多枪手,只是有许多人患了疑心病,只要有人说他们不喜欢听的事实,就一律打为“阴谋”,所以什么都听不进去罢了。

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但我每星期都会和一群朋友到Pub去喝点酒或一起唱唱K,星期六下班得空兴致来,会花几令吉买张TOTO Jackpot,虽不是道教徒,但街街巷巷的盂兰胜会还是会出席凑热闹,印度同胞游神,塞了整条马路的也蛮爽,前面一面丢椰子,后面市议会清道夫一面拾椰壳,乐也融融。

不然到小贩中心吃晚餐,台上有人载歌载舞,带孩子去游泳,老婆可以下水一起玩,和全世界一起休息星期天,拜六晚上可以带家人到新加坡走走看看,到UNISEX SALOON找相熟的理发师剪头发不会被告“伤风败俗”,上戏院看戏不用开着灯。

女性回教徒员工也不必规定戴着头巾“遮羞”,也不可为了买土著保留地而皈依回教,更不会有50%土地保留给回教徒的浑事,当然,还可以吃点本地没有长肉剂的新鲜猪肉,因为宰猪场好端端的没有人会去铲平,神庙、舞狮也一样...

我真的不知道这算不算好,但我已经习惯享受这基本的人权尊严,想来是改不了的了。

虽然我也喜欢清官,但如果只看见他们住在浮脚屋里头就叫清官,请恕我不能确定是不是,更何况这些您所谓的“清官”,管理了二十多年后,造就了一个马来半岛最高失业率、最多爱滋病、最多瘾君子、最低投资额的好州属。

当然,这样的州属强奸案肯定是没有的,因为有谁会叫四个道德高尚的穆斯林去观赏他们造案呢?又哪里找得到这么四位冷血的好穆斯林呢?没有人证,报了案的女生反而得被送进去坐牢,谁会笨到跑去报案?没有人“报”,当然也就没有“案”了。

当然,好处是可以省点钱,因为别说是蔡依琳,连蔡琴也都不用来开演唱会赚我们的钱!谁叫他们是艺人,而且这么倒楣,还是个女艺人... ...

是的,您大可说这些都是国阵的走狗在胡言乱语,但良心过意得去吗?
2009年7月22日 上午4:04
陈不平先生,谢谢您的分享,波力想提醒您,柔佛的州议席有56个,意即多数议席是29个,您说的行动党十二家将,就算赢完也不过12席,而且只能证明华人议员一个不添,反倒要再输二位给非华裔行动党候选人,这里我们看到了10位华裔。

再来,公正党打9席,其中只有2人是华裔,就算两位都赢完,到目前为止华裔议员也才12人,离执政尚欠17人,好吧,就算公正党再加两位印裔候选人,而且个个告捷,执政党种族比例为土著15人,非土著14人,或说,回教党不胜15人,民联如何执政?若回教党胜15人,那由谁来当大臣?是行动党12人当中的马来议员呢?还是回教党?我看,别开玩笑了。

更糟糕的还是,若按此发展,马华一粒种都不剩,意即议会里没有一个华裔反对党,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为华人的权益站岗!别告诉我行动或公正党有多大的情操!事实告诉我们,当两庭制争议时,冲出来喊打喊杀力挺回教法庭的头子,正出自公正党及回教党,而非巫统!浪漫主义是保不了民族尊严的!愿与您共勉。
Fairnation said :
2009年7月22日 上午8:03
柔佛单单华裔人口就占了35%,他们敢乱来吗?
反正就那么5年,万一不是波力这样讲,我们就赚到了。
陳不平 said :
2009年7月22日 上午8:51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陳不平 said :
2009年7月22日 上午8:53
政治講的是实力;若以議席为論点或比重,可以看到在国阵議席分配中,巫统佔了34席或60.71%、馬华佔了15席或26.78%、民政佔3席或5.36%及国大党4席或7.14%。
我们可以看出巫统是如何独大,其他国阵成員都只有靠边站的份兒。要靠他们为华人、印裔及人民的权益站岗,历史告訴我们,那简直是痴人涗夢!
随拈二三例:
1:当年居銮普照寺工程建到一半,竟因為當地友族的反對而被令停工。在308大选前,折折騰騰拖了17年後,居鑾普照寺可以復工─不過,卻附帶了9個令人啼笑皆非的條件:
●不准建平台屋頂,只能建目前一般房屋的“人”字屋頂。

●建築物以現有已建的工程樓層為准,不能再加高。

●中心須築圍籬與普照寺舊廟宇隔開,圍籬是在3尺高磚牆上築起鐵絲网。

●中心的路口與普照寺舊廟宇的路口要分開。

●中心圍籬範圍內須設有停車場,來中心的人士不可隨意把車輛停泊在路旁阻礙交通。

●由於中心周圍是馬來甘榜,中心須設緩衝區,從中心建築至土地界限33尺範圍內的空地,闢作綠化區,種植樹木。

●中心範圍內須美化,不能放置含有宗教色彩的東西,如佛像等塑像。

●任何時候,中心建築須符合有關技術部門所列出的條件,如排水、排污及衛生等一般建築所須遵守的條規。

2:柔州新建巴刹几乎都未設有猪肉档,就算有,豬肉販賣區都被圍牆阻擋,地點大多處於偏僻角落。

3:正当巫程豪在州議會为州子民爭取柔佛基金应以一令吉回收時,馬华民政不止未曾出声,反而响应巫统在會議离席,让會議流産,巫程豪开不了声。

所以不提也罷!若提起馬华民政議員,再回顾历史,要他们为华人的权益站岗,简直笑掉不平的大牙。
馬华民政議員,还是行動党議員更尽力争取人民(当然包括华人)权益?不平人微言轻,学疏识淺,所言所語当然难令人信服。不过波力先生大可在网上进行,自然會得到較客观的答案。
alex said :
2009年7月22日 上午11:12
哈哈哈


自作孽,活該
慢慢等死吧
抱著污桶一起死吧

馬華是給天收啦
陳不平 said :
2009年7月22日 下午2:11
波力拔克先生只看到回教党執政州属的回教法,執政州属的回教法没有看到国阵執政州属的回教法,不平就轉貼光华日報的一則報导:

我国回教庭首例 女模喝酒判鞭6下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二日 凌晨一时七分


(关丹21日讯)一名来自新加坡的32岁兼职模特儿去年在夜总会喝了一杯啤酒而被控,周日被回教法庭判处鞭笞6下,罚款5000令吉。

被告卡蒂卡莎丽丝薇苏卡诺,她于去年12月首次出庭面控时承认在公众场所喝酒。

被告周日身穿蓝色马来传统服装及披戴黑色头巾出庭。当法官拿督阿都拉曼宣读判词时,她一直低着头,沉默不语。

法官说,被告若无法缴交罚款将面临3年监禁。至于鞭笞刑罚则将由联邦监狱当局执行。

展缓执行

他表示是根据1982年彭亨州回教及马来传统习俗法(1987年修正)第136条文作出判决。

“法庭是在被告认罪后作出这项裁决的。既然本案已经过辩论程序,而且这项法律赋予鞭笞的刑罚,我们认为这个判决是公正的。”

“鞭笞刑罚旨在让被告悔改,并且作为对回教徒的一个教训。”

卡蒂卡被控于2007年7月12日凌晨1时20分在珍拉丁的一家酒店的夜总会内饮用啤酒,被进行检举的彭州宗教局执法人员逮捕。

她的代表律师莫哈末祖基表示,辩方提出上诉,因此向法庭申请暂缓执行刑罚。这里的回教法庭经已是第2次对女性判以鞭刑。早前,一名女服务员与一名男性在酒店里被上门扫荡的的执法官员逮个正着,结果也被判鞭刑。

还可上诉

38岁来自登嘉楼的男士与来自雪兰莪的22岁服务员当时被罚款5000令吉及鞭打6次。

惟犯者还未服刑,因他们还有机会提出上诉。

自1987年重新修订1982年彭亨马来传统条例及回教管理法以来,食用酒精的刑罚也越来越严厉。

根据马来传统条例第136条文,犯者最高可被罚款5000令吉或监禁3年,或两者兼施,再加上鞭刑6次。

看了上述新闻,不知波力先生有何看法?
iamataxpayer said :
2009年7月22日 下午3:42
polibug

is good to see you admit your president is not up to standard...

however, that rises a question....WHO IN YOUR PARTY REALLY UP TO STANDARD?
血大夫 said :
2009年7月22日 下午6:25
也許柔佛是一個好地方,也許在下孤陋寡沒有在那兒享受過人生,所以無法說現在所擁有的生活夫復何求。我從來沒有說過吉蘭丹是模范州,也從來沒有說過民聯是好政府,我們的不幸是現在的選擇都不是好選擇。
我也希望有人說服我現在我們擁有的不是暴政苛政,我也希望我們之間還有人相信一黨獨大還會有自我改革這一回事。
沒有人“報”,故沒有“案”,和沒有人“報”,但是"查案查到出人命“,兩者之間,不知誰該打五十大板?
法國大革命從極端腐敗的封建,到過度極端恐怖的羅伯斯比爾和他的雅各賓黨派,到拿破侖,到今天我們津津樂道的民主 - 改朝換代從來就不是一帆風順改嫁就找得到如意郎君的事情。
回教黨公正黨行動黨如果能夠用票箱將國陣下野,他們恐怕也只是蕭規曹隨的小國陣小暴君,只是過渡時期的政權。
我們的理想國,還遠。但是這一代不開始,始終就無法開始。我不想我的后代沒有豬肉吃,但是也不想我的后代分分鐘鐘在執法機構喪命。

如果你相信巫統會變得更好,那又另當別論。

你看,華人選票各分東西,馬來人的選票當然也會平分南北。所以回教黨會獨霸馬來人選票,大概就和要素優化人都投票給火箭那么難。

還有
因为宰猪场好端端的没有人会去铲平
丁加奴在還沒有更名為登嘉樓,在國陣還在執政的時候早就鏟平宰豬場了。今天,那兒的豬肉都是運來的。
不信?去問馬華總秘書。
shltplnk said :
2009年7月22日 下午6:27
Ha ha ha ha ha.... I am absolutely agree with Mr Iamataxpayer!! Polibug and rest of the MCA would answer you 'Chua Soi Lek'.... Lol ;D
咚咚 said :
2009年7月22日 下午7:30
让民联执政柔佛将如何,没人说的准,但在国阵的治理下当然一级棒,我们尊贵的大臣都说我们柔佛州的犯罪率比对岸还低,新山市内众多花园家家户户皆日不闭户,在这里的购物商场如holiday plaza,pelangi plaza等,不止价廉物美,更是保安森严,就算戴个Rolex或挂条粗项链招摇过市也出入平安,新山的警员更是平易近人,和蔼可亲,即使有不法之徒在阿福街警局对街的钱币兑换商强劫,他们都能网开一面,试问有谁不想让国阵继续执政,五十年太短,如果一定要有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亿万年。
iamataxpayer said :
2009年7月22日 下午10:18
shltplnk 诗评

Someone ask me, why people are so "closed minded"? His wife already forgive him, and sexual activities is something personal/private that won't/shouldn't be considered when we select a "Leader".

1. Yes, his wife always has right to forgiven him. In fact, she forgive him or not, NONE of my bussiness.

2. Yes, sexual activities is always personal, i don't give a damn care at all. I don't ever bother Oral XXX is legal or not. JUST NONE OF MY BUSSINESS!

3. But MOST important, WHOEVER is the current "leader" of MCA, Chua CD/SL, OTK, or whoever, NONE OF ANY CHINESE BUSSINESS TOO, because these "leaders" are gonna hide under their boss bxxxs!

That's matter.
iamataxpayer said :
2009年7月22日 下午10:26
pop quiz...

WHO is the "REAL" boss of MCA? Or i should said, who has the biggest power to direct MCA?

Chua SL? OTL? Polibug? Me? or??

Anyone know the answwer..

[hints: to get the right answer, ignore the "C" or MCA]
2009年7月22日 下午10:26
iamataxpayer-
damn agree with u!
Mountebank said :
2009年7月22日 下午11:44
shltplnk 说...
Ha ha ha ha ha.... I am absolutely agree with Mr Iamataxpayer!! Polibug and rest of the MCA would answer you 'Chua Soi Lek'.... Lol ;D
---------------------------------------

写文章捧人无可厚非,

可是拍马屁文章连路人甲乙丙都知道,那就是失败了。

虽然现在对蔡细粒没有很强烈的反感,

可是波力再这样的继续拍马屁下去,

要真的拍过头拍出反效果来,到时就不知如何对蔡先生置评了。

回头问大家一句:
这个波力为何拍蔡细粒马屁拍得如此用力?
wong said :
2009年7月23日 上午12:37
2009年7月20日 星期一
毫不留情∶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Did I not tell you?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9-07-2009
翻译  ∶西西留

华人称这些人为『走狗』,虽然如此,我不会这样子称呼他们,称他们为『走狗』是不公平的,我喜欢狗,我认为狗是友善的动物,为什么我们要给国阵的这十三个成员党这个荣誉,称他们为『走狗』呢?

巫统报纸大事抨击赵明福死亡事件中对反贪污局的批评
大马局内人
2009年七月十九日

巫统控制的报张《每日新闻》和《马来西亚前锋报星期刊》今天大力谴责有人妖魔化赵明福死亡事件,并认为这是削弱马来人主导的政府的一项议程。

这两份报张指责反对党政治化这位政治秘书于七月十六日的死亡事件,《前锋报星期刊》表示人民联盟利用这个事件转移视线,回避它们的内部问题和弱点。

《每日新闻》的一篇名为【赵明福之死浮现各种政治推测】的文章中认为这是削弱马来人主导的政府的一项议程,文章撰稿人是新海峡时报集团总编辑再納阿里芬(Zainul Ariffin Isa)。

他写道,政治中的机会主义者能够把悲愤不满转化为政治资本,而死亡事件可作为催化剂,以激发种族情绪。

「不是只有华人或是民联支持者懂得愤怒和追求公正。」

「特别是在非马来人族群之间已经引起了疑问,反贪污委员会,就如其他部门那样有许多的马来官员,只是选择性的以非马来人进行调查,」他写道。

可是,这位新海峡时报集团的新老板也指出,两名行动党人与赵明福一样,也被带往盘问。

这两名行动党人,其中一名是华裔,一名是华巫混血儿,他们声称被反贪污委员会官员以种族歧视的语言辱骂他们。

根据反贪污委员会官员的解释,他们和赵明福一样都不是嫌疑犯,他们不过是『证人』。

到目前为止,民联领袖在反对党领袖安华的领导下,并没有在他们的言论中并没提到种族,而是要求反贪污委员会对赵明福的死亡负责。

再納表示说赵明福之死是一场意外,就因为反贪污委员会涉及的官员是马来人,他在文中写道『当一起意外中的受害者是非马来人时,如果受到调查的是马来人,这就会引起很多揣测。』

他不仅提出赵明福死亡事件中的反马来人情绪,他同时也表示,他认为政府部门是马来人为主的政府,更甚于一个非党派(non-partisan)的公共服务机构。

「为什么雪兰莪州务大臣,身为一名马来人,却质问他自己的种族要采取公平的对待呢?」再納在文中写道。

前锋报星期刊是巫统所拥有的一家报刊,它也对民联政治化这起死亡事件进行攻击。

这家报纸表示这项争议并不会因为街头示威和无礼的指责而获得解决。它也说反对党利用赵明福死亡事件转移注意力,回避他们自己的问题。

*************************************************

我在过去曾经解释过,可是都被当成是耳边风,有些人甚至说我无事生非,可是,我这一辈子曾参与过无数次的巫统聚会,我也有太多的朋友来自巫统,他们都位居高职,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无所谓,许多不同意我的看法的人士都是那些躲在家里舒舒服服的写留言的人,可是却很大可能不会出席今天在格拉纳再也体育馆的群众大会,这就意味着,他们从不细心聆听民声,也不曾体会民疾。

我尽可能的使用很浅白的话来对你说。巫统把政府机构当成是一副马来人的工具,政府机构——不管是选举委员会、警方、反贪污委员会、新闻部长(以控制主流媒体,还有电台和电视台),教育机构(由幼儿园直到大学)等等——这些都是为了马来人的利益而效命的,这点必须明确的搞清楚。

政府有一个宣传机构称为国家干训局(Biro Tata Negara,BTN),它的工作即是开设课程,向政府官员和刚录取和毕业的大学生进行讲解,干训局主要集中在对马来人洗脑,让他们认为马来西亚是马来人的国家,而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都是外来移民。在允许他们获得公民权后,这些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现在变本加厉,开始要求各种不合理的东西,包括平等权益,他们忘了他们不过是这个国家的过客,因此是二等公民,而不是一等公民。

军队是马来人的,警察是马来人的,大学和专科学院是马来人的。其实,你可以想到的都是马来人,这是不二定律。如果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拒绝接受这些,他们应该离开这个国家,回去他们原本的国家——管它是中国、印度或是什么的。

好啦!你或许可以辩驳说,今天的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都出生在马来西亚,当中并没有一人出生于中国、印度或是其他国家的,他们的祖父母或是曾祖父母也许来自于中国、印度和其他国家,可是他们大部分的华人、印度人或是『其他人』都出生于马来西亚,因此,他们即自动成为公民,而不是移民,虽然他们或许是移民后代。

我的意思是说,每一位美国公民(除了印第安土著)都是移民后裔,即使他们出生于美国,而非前来美国的移民。因此,移民的子孙,或曾子孙都不是移民,而是称为美国公民,并不会因为一位美国公民的祖先来自何处而使他比其他美国公民获得更高的权益,所有美国公民都被视为平等的。

可是,那是在美国,却不能应用在大马。在马来西亚,那些祖宗来自印尼群岛的人,比那些祖宗来自中国、印度和其他区域的人获得更多的权益。这就是马来西亚的做法。

马来人被长期的灌输这种思想,而那些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移民后代也被长期灌输说他们不过是这个国家的过客,他们不能享有公平权益,他们被分类成拥有移民血统的二等公民。

这也就是为何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被逮捕和扣留时,被人更加残暴的对待,他们不仅是受到语言上的侮辱和种族歧视,他们遭到肉体上的凌辱。这就是为何那些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后裔的扣留期死亡率非常高,尽管如此,他们大部分是因为『悴死』或昏迷或毫无理由的死亡,而不是医学上的『自然死亡』。

我再说清楚,大马政府是一个马来人的政府,这个政府的工作即是为马来人效劳,保护马来人的权益。昨天副首相说过了,为了避免大家忘记了,我再次重复。只要国阵掌权的一日,这些都会维持现状,巫统已经为人民做出承诺。

任何想要改变这个安排的马来人都是叛徒,他或她的公民权应该被剥夺,他或她应该被驱逐出境。对于这一点,巫统已经不止一次清楚表明。

那些来自中国、印度或任何区域的移民后裔,只要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话,都对这个概念非常明了。他们接受这个事实,他们是二等公民,并被分类曾是『外来者』(pendatang)。这就是为了那些来自国阵的成员党们,那些来自国阵的十三个成员党的工作即是确保巫统的政权能够维持下去,尽管巫统在国会中的议席少过一半,如果让巫统独挑大梁的话,它老早已经倒台了,这十三个非马来人的成员党赋予巫统这个委托,让它执政。

华人称这些人为『走狗』(running dogs),虽然如此,我不会这样子称呼他们,称他们为『走狗』是不公平的,我喜欢狗,我认为狗是友善的动物,为什么我们要给国阵的这十三个成员党这个荣誉,称他们为『走狗』呢?
gogainchin said :
2009年7月23日 上午10:55
who has the biggest power to direct MCA?

其实,自林苍佑后,马华的总会长已经在污桶长期住守了啦, 那些舍么党领导,都要向那边朝拜.
所以才会经常出现当家不当权的案例.
2009年7月23日 下午10:17
很久没有来了,看看大家思想是否有突破的改变?

特别在明福命案后。。

听一个医药协会的会员说蔡锐明上台后提供了许多专业的建设与开发了之前部长没有做的公平态度。
2009年7月24日 上午2:53
求真兄,如果蔡锐明可以交代他在位时大量的白象基建及其弟硕厚的财产的话,波力愿意给他尊重。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