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七月 02, 2009

Bookmark and Share  (36) 则留言

同胞们,好好记着今天回教党干了什么好事!

PoliBug | 波力拔克

,

今天,回青团主动邀约前驸马爷带领的巫青团,准备和他们「知性讨论」,行动党社青团团长陆兆福感到非常的震惊,公正党青年团团长三苏则臆测这只是一场辩论。

当然,三苏团长的意见陆团长不太苟同,他认为如果真要辩论,为什么只有两个政党?应该来个「众口群辩」才是!因此,陆团长猜想,可能是自己的「知性」还达不到回青团和巫青团的水准,所以人家才没找上他的团。关于这种种的假想,回青团团长纳斯鲁丁才没空理会,因为他正忙着和巫青团组织联合秘书处呢。

今天,回教党主席哈迪阿旺强烈否决首相纳吉昨日宣布废除上市公司的30%土著股权固打制的决定,顺带也否决了早前纳吉宣布取消27个领域土著固打的政策。

据说民联主张公平竞争,那是不容置疑的!当然,身为成员党主席,哈迪阿旺也不例外,一样坚决要求各族平等。所以他认为处于弱势的土著必须得到公平的待遇,因为他们不仅在经验,就连经济与教育也落在他人的后头,至于「他人」是谁?为何固打了40年还在继续「努力落后」?国立大学里的「大学生」到底是马来人多些,还是非土著多些?这些问题他倒是没有提及。也许他认为,只要继续固打下去,马来人总有吐气杨眉、出人头第的一天吧?

总之,废除固打制就是挑战土著特权!回教党是个坚守公义、公平原则的多元种族政党,绝不会像纳吉一样,以出卖马来人利益来讨好华人,当然,更不用讨好印度人,反正连人家的庙都可以随便拆掉了,管他的!

今天,回教党拆了吉打州惟一的宰猪场,将盟友行动党的反对当作透明的,气得吉打州原本就不多的1个州议员、3名市议员及43位村长集体从州政府的五脚基搬走。

为什么是从五脚基搬走呢?因为他们根本就没住过行政大厅!虽然他们在大胜之后,将大大的霹雳州州务大臣的位子拱手奉上,让回教党的英明领袖尼查坐得暖暖的,更死命的帮着回教党拉票,力保每个华人都心甘情愿的卖身回教党。

可惜的是,在吉打,人家却不认他们是亲生的,只能睡在五脚基,有时还会被踹上两脚,他们都忍着... 忍着... 人家说,屋子和土地得保留一半给亲生的,他们忍了;人家说,你们这些异教徒的寺庙碍眼,不拆不痛快!全给拆了!他们也忍了;一直到发现人家连猪肉都不准他吃了,这才一觉惊醒,匆匆走人。

但是,问题解决了吗?槟城扫荡了猪农,吉打粉碎了宰猪场,一条龙作业,益了南马的猪肉商人,个个裂嘴笑呵呵,您说,他们会不会是让新闻部长给误导了,以为H1N1的罪魁祸首姓「猪」呢?

今天,回教党将一篇该党前研究主任祖基菲阿末博士所撰写的文章,硬生生的从党报《哈拉卡》及网站上给撤了下来,为什么呢?因为祖基菲博士的文章题为《联合政府概念:错误在哪里?》。他笔下表述:回巫若联政,等同于出卖选民,不仅破坏两线制的健康政治体系,也是重蹈历史覆辙的行径,不是明智之举。

祖基菲博士学有精专,宏观通达,可惜党中要人怕他将党员给教精了,绝了后路,将来「联政大计」谈成了,会引起党内基层的不悦,正所谓党员越笨就越好用,这种大逆不道的洗脑文章当然不能让它面世!于是,几个大头商议了一下,决定将它给半路拦截,腰斩分尸了。

今天,是新贵执政的第480天,也是狐狸露出尾巴的一天,同胞们请别再善忘,好好的记下这一刻!虽然更不堪的行为还会陆续有来。

山下的农人一天都只给牧童三次的信任,看清楚,谁还在替这帮不讲信义的极端流泯包装说话,侭管去信他吧!


36 Responses to "同胞们,好好记着今天回教党干了什么好事!"
Fairnation said :
2009年7月2日 上午7:37
波力的总结其实很简单,请投污桶一票!
2009年7月2日 上午8:19
谢谢提醒!

相信心水清的朋友懂得如何衡量,然后才决定把叉打在哪一格。
2009年7月2日 上午8:25
波利:

您的“同胞”是华人还是马来西亚人?别忘了全国能够看得懂中文的非华人已经达到华校生总数的10%。当您写同胞的时候是否认为除了华人不会看您的(我们的)文章?
另外请不要以偏概全的把回教党内部产生的矛盾当着整个回教党不可理喻,如果这样,我们是否可以把你们惯常枪打的翁总与食言/失言的蔡细历当着马华的全部?我们是否可以把黄燕燕的与廖忠来对武吉公满及抗A流感的部长谈话当着马华全体党员的思维?

简单的说现在什么时代了呢,要做文宣也应该实事求是,我们相信民联内部能够提出更好的解决方案。就如明明是前槟州政府出卖了豆蔻山村民的土地,炒高了地皮,现在竟敢嫁祸于民联州政府,这是本末倒置的做法,真相大白后会有什么结果?

另外,不要忘记澳洲反对党利用伪造电邮来攻击陆克文总理,最后是什么结果,请慎之。
alex said :
2009年7月2日 上午8:46
波力越來越沒有水準了
jyuno_zen said :
2009年7月2日 上午9:53
哥,若你到佳礼部落那里走一转,你就会看到现在的人支持民联的程度有多盲目。错的,都认为是对的。还要加一吹捧和赞赏。
民联会拆的庙,就肯定是非法,做法肯定对。国阵拆的庙,肯定灭绝人性,天大雷劈。
唉!
alex said :
2009年7月2日 上午10:30
盲目?

人民受夠了國政的怨氣

你們才盲目呢,還患上自我否定症!
Freddie said :
2009年7月2日 上午10:56
波力这篇充满火药味。吉打回教当今天坼这个,明天折那个,都是华人和印度人最敏感的建筑物。

可怜的吉打华人可能没得享受美味的叉烧,烧肉,肉骨茶,扣肉。反正行动党不在州政府内,他们更能为所欲为,酒啦,口红啦,短裙啦,哈哈,陆续还有更好看的啦。
B@dman said :
2009年7月2日 上午11:34
回教党在这件事上犯错就应该批评,没什么好隐瞒。求真,高兴看到你说“解决方案”盼望以后还有机会交流之时,你还会记得这四个字。愿与你共勉
alex said :
2009年7月2日 下午12:01
現在囘青同巫青眉來眼去
馬青不是哼都不哼一聲嗎?
alex said :
2009年7月2日 下午12:26
malaysiakini:

马青联邦直辖区州团长周连琼指出,巫青与回青的会谈,无疑是巫统与回教党会谈的“缩小版”,而作为国阵成员党之一的马华,却被视若无物,蒙在鼓里。

“巫青团与回青团的会谈,显示巫统漠视友党的感受,也间接式边缘化马华!”
alex said :
2009年7月2日 下午12:33
他认为,国阵成员党"若"在此事上不呛声反对,勇于表达自己的立场,日后将会骑虎难下,届时将对国阵带来无可挽救的灾难。

=====
"若"?
Freddie said :
2009年7月2日 下午6:00
其实,吉打回教党已给行动党一些时间来处理以另觅适合地点重置宰猪场。如果行动党早点处理解决,州政府也协助屠业人士能在成功寻找搬迁地段之后,才动手拆除原有的宰猪场,也就不会出现这风波,民联也不会出现裂痕。


在任何执政党,把事情做好是执政党的本份,做的慢还是做不好,人民骂(马华也都惯了)。什么都不做而丢下责任,人民选你来干嘛?行动党如此鲁莽的退出吉打民联州政府简直是政治逃兵,还敢说是勇敢,那些屠业人士谁来帮?行动党总不能老是以反对党的心态来处理事务,老是怪马华,怪前任政府,还想下届大选要执政中央。做的慢还是做不好都要有担当,不要逃避。
Mountebank said :
2009年7月2日 下午6:00
你的老公和别人的老婆通奸劈腿了,

你却兴高采烈的放鞭炮企图突出别人老婆的不忠,

你忘了别人老婆抱着的,正是你的牵手,

结婚结成那个样子,

我能不能说一句,你很委屈,智商也很低。

唉,水准真低。
2009年7月2日 下午7:15
Fairnation, 谢谢您的总结,当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是那么一回事。

求真,所谓同胞,指的是投回教党,却要求种族平等的人,不分族群。我从不爱以偏概全,我也称赞过聂阿兹长老,可惜他只是少数中的少数,根本不能改变回教党的终极诉求,只能淡化回教的极端作风,叫人民如何因此信任回教党?他总有一天会蒙真主宠召,试问到时谁还压得住本来就野心勃勃,理念偏极的回教党诸公?

豆蔻山一事谁是谁非波力稍后会撰文评论,您还不必急着护主!也别碰到问题就一力推诿,这种态度实在要不得,要当政府就得解决问题,否则人民选你出来干嘛?推托责任难道就能解决问题吗??

还有,虽然槟城是行动党的,但请不要用执政党那一套来恐吓人,就算今天民联执政中央,波力也一样照碌!令伯没怕过!更何况那种事波力也不屑为之!我的文章就在这里,姓名电话都有,要对付我请便,也不用担心,波力得罪人多,马华总会长也肯定不会帮我,将我提到雪槟吉丹任何一州的法庭,你肯定胜诉!来吧!

alex,什么叫「水准」?依你的定义,一味维护民联疯狂支持回教党就叫「有水准」?那波力宁愿没有水准!谢谢你的称赞!

Mountebank, 我们的确很委屈,但好过人家连吭都不敢吭一声,还对人强颜欢笑,说只要人家继续和他住在一起,貌合神离也可以,就连自己出去应召养家都愿意!那才叫可悲!
陳不平 said :
2009年7月2日 下午8:01
敢再问波力拔克一句(波力先生可选择不答),若您的选区只有巫统对壘回教党,您會选誰?
所謂兩权相害取其輕,至於誰是因掌握权力,导致腐敗已久,该不用写出答案吧!
若因别人与你意不同,而写出负气的激烈話,甚至連污言秽語也用上了,豈不有失斯文,也负了我们所用的文字嗎?
2009年7月2日 下午8:24
不平先生,如果波力所属的选区是回巫对垒,首先,我会先排除回教党,因为他们从党核心理念就与波力的政见不同,再来,看看巫统的候选人是谁,如果是沙里尔这样的人物,我选巫统,否则看看有没有合心水的独立人士,再没有,投废票!投废票也是一种民意表现,告诉任何一位当选者,你下一次随时会败选,若不好好干,那就等着瞧!

再来,如果民联已经达致真正的共识,白纸黑字签署承诺,回教党放弃回教治国理念,以平权共治、民主自由为终极依归,民联不再各自以不同的旗帜竞选,而以单一立场与国阵对着干,我绝对会考虑民联,视乎候选人素质决定选票。

如果三党还是同床异梦,对不起,我绝不考虑回教党。因为我不想将选择当赌注,投资一个利用选民对国阵厌恶,却不知道自己该走哪一个方向阵线。

回你叧一个问题,绝对的权力造就绝对的腐败!所以无论是国阵或是民联,都需要舆论监督,如果您认为国阵已被人民宠坏了,那更应该确保民联不会被宠坏,而事实上,这样的情况正在逐步恶化。

最后,请问波力所用的哪一句词汇可归类于「污言秽语」?波力当尽可能作出修饰,以免玷污了看官们的眼睛,写得假一点,少点真性情,正所谓文人无行嘛,反正真心话也没什么人愿意听。
陳不平 said :
2009年7月2日 下午9:28
很高兴波力先生能理性又不厭其煩的回答不平的问題,虽然不平並不全然赞成波力先生的說法,但不平除了很享受这种坦誠的交流,也绝对捍卫不同意見者的說話权利。
至於波力问及所用的哪一句词汇可归类于「污言秽语」,不平就斗胆告訴波力曾如此写道:行动党也只能张大嘴巴塞着某一种器官。其他就恕不平善忘,已記不得矣!
真心話及真性情則是每个人的宝贵资産,希望大家能够珍惜、共勉...
嘟嘟 said :
2009年7月2日 下午11:11
只有让国阵/巫统垮台, 才能让它转型成真正的民主政党, 原因很简单, 只有真正尝到失去权力的滋味, 才能真正痛下决心改革, 世界上的
所有政党都是如此.

这么浅显的道理, 一般老百姓都懂, 奇怪,波力不懂!

我认为波力把支持民联的人都瞧得忒也小了. 支持民联,不是包庇民联的错误不是盲目, 相反,我们看得很透彻.

巫统真正的对手,最惧怕的, 能让巫统倒台的,不是行动党,而是马来反对党。 你将马来反对党打死了, 让巫统再度独霸, 你以为巫统会有好日子对待你?

波力说他无法苟同回教党的所为, 所以他宁可支持巫统也不会投回教党。 这样的说法也是奇怪的. 他表示可以忍受巫统50年给他的待遇, 即使再多100年也无所谓, 因为他在乎政治的水准和素质.

如果现在的巫统就是他要的所谓素质和水准, 我无话可说. 不然的话, 他应该知道 让巫统垮台就是提升大马政治水准的唯一办法

我知道人身攻击很不该。 不过我还是忍不住说句,当波力从口中不断吐出 "素质", "水准"这些用词时, 他越认真, 我就越发觉得好笑
嘟嘟 said :
2009年7月2日 下午11:23
我们都很清楚,今天国阵马华沾沾自喜的所谓 纳吉开放经济领域, 究其实, 不过是308大选给巫统的冲击后, 纳吉不得不为之

华人将回教党打回马来甘榜 让民联破局, 波力就继续等着纳吉给他好日子过吧!
2009年7月2日 下午11:25
回教党在此风波上最令人不能苟同的就是他们的施政作风和政策管理。

为什么不可以先协助屠业人士成功寻找新地段,然后才拆除。

难道执政后连脑袋也跟着换?

屠业者要的也只不过是一个体恤他们的州政府,而不是一个急着收回地段兴起美食中心的州政府。

我欣赏行动党第一时间站住来,无论是真心或做戏都好。比那完全未出现过的陈暐树来得好,之前他说过若被无理拆除将辞职谢罪,现在我就看他要怎样丢信。
嘟嘟 said :
2009年7月2日 下午11:30
波力应该很痛苦吧? 他无法忘记今天回教党干的事。

记得马六甲养猪场的事件吗? 我相信波力一定不会忘记. 所以我说他痛苦. 因为他在大选又要投废票了. 呵呵
Fairnation said :
2009年7月2日 下午11:33
Fairnation, 谢谢您的总结,当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是那么一回事。
------------------

那波力,你认为我们该选污桶还是选回教党?
Mountebank said :
2009年7月3日 上午12:25
Mountebank, 我们的确很委屈,但好过人家连吭都不敢吭一声,还对人强颜欢笑,说只要人家继续和他住在一起,貌合神离也可以,就连自己出去应召养家都愿意!那才叫可悲!
-----------------------------------------

对不起,此刻的我都点迷糊了,请问:
请问是谁不敢吭声?

是马华?还是行动党?

马六甲要是要拆猪寮,马华什么时候吭声过?
回教党要和巫统交欢,马华什么时候吭声过? (除了你的老板外)
Bukit Koman said :
2009年7月3日 上午1:34
Anonymous chong said...

不需要反毒工委号召,不需要政治人物引领,
只要带着一颗良心,只要热爱家园,尊重生命!!!
家园将毁,人命将亡,
是时候凝聚我们的力量,
为生存权被剥夺平反!!!
我们不是小部分人的声音,
7月5日,这个星期日,
下午3点钟,武吉公满民众会堂前,不见不散!

关心山埃采金事件的朋友,我收到以上的信息,
请广泛传达,我们以行动支持武吉公满的朋友!
不论肤色不论政党不论背景,
只要每个人都有生存下去的权力!
我会出席,以行动支持!大家也应该支持!

July 2, 2009 9:51 AM
咚咚 said :
2009年7月3日 上午2:34
Fairnation 说...

Fairnation, 谢谢您的总结,当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是那么一回事。
------------------

那波力,你认为我们该选污桶还是选回教党?
=======================

波力的答案我不清楚,但是您的问题我很感兴趣,如果你问我的话,我的回答是:视蔡细力仕途而定,如果老蔡入阁当部长,我当然投污捅,反之则投回教党。
2009年7月3日 下午4:39
这年头匿名胡掰,连祖宗都不认的人可真多,难怪人家说,秦桧也有门生,吴三桂也有兵将。。。唉!
alex said :
2009年7月3日 下午6:10
嘟嘟, 言之有理,我頂
alex said :
2009年7月3日 下午6:53
論馬華存在的價值
謝詩堅

馬華署理總會長蔡細歷6月20日在麻坡主持馬華區會代表大會開幕時的一席話,雖然這不代表馬華的立場,卻是相當出位的。他說:現今的政治局勢對國陣是不利的;尤其是馬華,因為越來越多華人選民支持回教黨,馬華應探討存在的價值,理由是身為華基政黨的馬華竟得不到華人的支持。他質疑到底是華人對國陣不滿,回教黨宣傳有效,或華人受到誤導云云。

如果這段引述沒有錯誤的話,那麼我們願就此大議題探討「馬華存在的價值」,以便嘗試尋找答案:「馬華在什麼情況下,才沒有存在的必要?」

從歷史上來說,馬華成立的正當性,是因為先有了巫統的成立(1946年),後有「華人新村」的出現(1948年後),才在情勢緊迫下被鼓勵在 1949年成立了馬華公會。最初的責任是照顧和援助英殖民政府打壓下炮製的「華人新村」,用以治標而非治本的方式,協助陷入水深火熱的華人。

換句話說,馬華的成立是因為英殖民政府要它擔任「消防員」的工作,協助「撲滅」華人胸中燃燒的烈火,以免局面失控。當然在另一方面,也借助非共或反共的華人集團與馬共劃清界限,藉此消除所謂所有華人都是反英的印象。

在這之後,馬華在陳禎祿領導下,揚起了一面華人民族主義大旗,並與巫統揚起的馬來民族主義大旗來一個政治聯盟(1954年正式組成聯盟,國大黨也加入)。除了馬共與左翼陣營不予認同外,陳禎祿則成功地拉攏非共或反共的個人和政團組成一個華人團結的陣線(1954年林蒼祐加入馬華,並間接地促使他創建的「急進黨」無疾而終即為一例)。

正因形勢所需,和華人已無法依據已被宣佈為非法的馬共所「保護」,造成了馬華公會在1955年的普選取得全面的勝利(15席全勝;巫統參選35席,勝34席)。它也基本確認了馬華在民主機制下已成為代表華人的合法政黨。自此之後,馬華與巫統的合作也就不可分割了(歷史後來告訴我們,馬華無法也不可能與巫統分道揚鑣而自行上路)。

委曲求全 苟且偷生

在初時,馬華和巫統的地位基本是相等的(各派六人組成聯盟,國大黨三人;後馬華減一人剩五人),但1958年爆發的馬華與巫統的黨爭,以第二任馬華總會長林蒼祐派的失敗而落幕。他無法爭取到馬華被分派三分之一的國席參選(104個國席中的至少35席到40席),最後從原本分配的28席增加至31席。

這之中,我們必須注意到馬華內出了一個陳東海,他是東姑的親信,是置在馬華黨內的一顆重要的棋子。1956年,身兼馬華執行秘書,又是聯盟秘書的他,竟有「神通廣大」的魔力,可以將以劉伯群為首的華團備忘錄束之高閣,只以他的個人意見凌駕馬華公會的意願,陪同東姑在英倫為獨立的憲章劃上句號。接著在1959年,他又成功地拉攏陳修信倒林蒼祐派,也成功地爭取陳禎祿倒回支持其兒子陳修信。在剷除林蒼祐派後,為馬華公會重新洗牌。

我之所以提起陳東海這個人是要提醒馬華公會,每每在關鍵時刻,總會出現「折衷性」或「妥協性」的人物,讓馬華在矮化中取得「生存的價值」和繼續其華人代表性。陳修信就是因為受此影響,而在1959年後成為馬華的實權領袖(他在1962年才正式成為馬華第二任總會長)。

因此我們不必驚異為何在後來(陳修信之後)的馬華公會只能高舉陳禎祿的形象,而不是陳修信的形象(除了1972年林敬益在霹靂搞「文革」式的歡迎陳修信蒞臨時,才見陳修信的肖像如毛澤東在一片歡呼聲中飛舞)。這是因為,在陳修信領導下的馬華,其華人代表性越來越模糊,而有了1969年大選的第一次馬華輸得不清不楚的結局。馬華也就沒有理由為陳修信繼續扛著這沉重的政治十字架。

來到李三春主持馬華的年代(1974—1983),雖然有乘直升機空降的曾永森(他被視為敦拉薩的心腹,扮演如同陳東海在馬華的角色,既是馬華副總會長,也是聯盟秘書長及後來的國陣財政,直到1981年),但他有先見之明,不做陳東海第二,而是一頭栽進馬華建立起自身的勢力,才有了1979年曾永森與李三春爭奪馬華第一把交椅的故事。不過他始終無法改變李三春的改革路線,以致馬華在經歷千辛萬苦後,終於走出陳修信的陰影。

李三春的建樹在於重塑馬華的形象與強化在華社的代表性,倒也取得某些正面的成績,可是他仍然無法改變國陣(1974年聯盟擴大成國陣)向一黨獨大的局面滑下去,只能在國陣內鬥民政和在國陣外斗民主行動黨,他的突破是有局限性的;尤其是來到馬哈迪強勢主政的年代,他的「急流勇退」變成「知難而退」的迷思。

友黨漠視 華社唾棄

不幸的,他這一退,馬華陷入空前的競爭,即使1984年陳群川的脫穎而出(1984—1986)和林良實時代的降臨(1986—2003),都無法比李三春更為出色地為馬華加分。雖然林良實通過教育上的大突破,提升拉曼學院和創建拉曼大學,然而,他同樣無法扭轉陳修信以來馬華在國陣內的弱勢地位。

華人社會在積怨之下,一直相信國陣不敗的神話,也就接受馬華在國陣內扮演「朝里有人好辦事」的角色,但不能全然詮釋為「華人愛馬華」。由於歷史的陳陳相因,當2003年黃家定接過棒子後,他蕭規曹隨地相信內部的協商是馬華存在價值的最好保證;特別是2004年的大選在阿都拉效應下的大勝,已被黃家定解讀成馬華維持原狀是它存在的最大正當性。

詎料308的政治海嘯把馬華建構的正當性神話衝擊得七零八落,迫使黃家定不得不退位,而意外地(如果不是308,不會是這樣的排陣)扶起翁詩傑「君臨馬華」的年代,但他也面對蔡細歷在夾縫中脫穎而出當了老二。就這樣地他成為馬華當權派眼中的「異議派」。弔詭的是,他竟被賦予新職務(國陣總協調),有些相似陳東海的角色和曾永森的角色,在馬華內給翁詩傑造成一定的壓力。

因此蔡細歷尤其要警惕自己,不要在無意中掉進陳東海的「歷史陷阱」中。

一句話,馬華存在的價值取決於它如何影響巫統引導國陣進行大改革,而不是「翁蔡配」這麼簡單的方程式。舉個例子來說,支持霹靂州還政於民的蔡細歷,要如何勸請巫統同意他的觀點?不然的話,又怎麼怪華人不支持馬華呢?如果馬華再一次遭遇比308更大的政治海嘯,那它存在的價值就大打折扣了。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fread/273n0Xd30lL69Cic08t67GTJ0DzF2hY9
阿土伯 said :
2009年7月4日 上午12:59
回教党的一举一动,所作所为,令人担忧!
阿土伯 said :
2009年7月4日 上午1:12
想着想着,民联的回教党和国阵的巫统,有什么两样呢?
2009年7月4日 下午6:08
民联政府拆除原有的宰猪场情有可原,民联政府拆除豆蔻村的住屋情有可原。对于马六甲养猪场马华要负全责也好,大家的心中都有着衡量政治游戏的一把尺。
做出对人民不利的政党就是不亲民的”野蛮党“人人可以批评和痛骂。人民给了国阵50年但国阵不爱惜,現在难道我们还要给回教党50年。我个人没有这一种海量的心胸。我们要清理的是政治废物,不管是民联的废物还是国阵的。
阿土伯 said :
2009年7月4日 下午6:34
我同意!错的就Say No!我们不要再让他们玩弄了!
嘟嘟 said :
2009年7月5日 下午2:22
吾说八道...

人民给了国阵50年但国阵不爱惜,現在难道我们还要给回教党50年
----------------------------------

很奇怪的说法. 为什么人民给了国阵50年, 就非给回教党50年不可呢? 为什么不可以是5年呢? 用脑袋想想, 是什么原因造成国阵可以在马来西亚统治50年?

国阵支持者 ( 我不是说你) 最喜欢用的一个例子就是 台湾。 推翻腐败的国民党后, 台湾人迎来的也是腐败的民进党, 国阵支持者告诫国人 ,换政府的后果就是像台湾那样, 民联也不是好东西.

可是台湾人不是将民进党推翻了吗? 没有政党轮替, 国民党仍旧是一个老旧僵化的政党。
嘟嘟 said :
2009年7月5日 下午2:28
这年头匿名胡掰,连祖宗都不认的人可真多,难怪人家说,秦桧也有门生,吴三桂也有兵将。。。唉

-----------------

波力的水准就是这样? 能够反驳就只有这么多?
2009年7月6日 上午12:16
嘟嘟
这50年来国阵不一无是处。国阵是败在各成员党的党内没有把党内民主机制给成形或建立起来。

政党内民主机制的建立是需要长时间来深入了解国民的民主意识,党员的民主意识和党领导对民主的欲望。在这过程中党内会有摩擦,误解和分裂。在摩擦,误解和分裂后再次结合起来。于宗教为背景的回教党,要如何把民主主义给带入教条中是一件非一般人所能做到的事。你可以说我胡说八道但没有一个人可以说可兰经不民主。老实说50年或许不可能成形。
2009年7月6日 上午12:59
伯芳,

我和你的想法相反,50年过去了国阵没有资格谈论建立什么机制,因为他们的矛盾不是机制的问题,而是怎么放下自私、贪婪、骄傲、狠毒、破坏等等的一党独大蔑视民意的本质问题。

而民联现在应该好好的建立一套以民为本、还政于民的机制。毕竟民联里不乏专业人士、他们在社会运动、NGO等都有相当追循民主、法治与人权的机制,所以民联是可以期待的。

对我而言现在民联问题多反而是好事,至少先发现问题,而有没有能耐走下去,直到执政是要看他们联合执政的决心了。如果三党甚至更多几个以民为本的政党来服务人民,那些不能试图标榜个人政党因素的行为才会被制衡,民联现在面对的就是这么在国家建立一套管理与服务人民的机制,在多党合作内建立一套可以互相制衡的机制。

当大家的目标是看在民主、人权、法治的大前提上什么种族问题都不是什么问题,因为建立一套公平的机制就可以解决种族间的不平衡。

为什么马华现在可以叫的那么大声?要公平对待华社?不要忘了,那是在野党、公民社会与其他被关、被国阵对付、什么分而治之等玩意儿一直提倡的。

也不要忘记当在野党与公民社会提出改革的时候泼冷水搞破坏的难道不是国阵与其收编的代理人?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