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二月 05, 2010

Bookmark and Share  (9) 则留言

「可以让我肏一下吗?」 【18PG】

PoliBug | 波力拔克

,

小夫生得皮白肉细、俊俏中还带有一丝腼腆,生在西汉可比董贤*,生在战国可比龙阳君*,总之,天生不是池中之物。

有一天,老板要小夫帮他送一份文件到家里来,进门后看到老板正坐在大厅里等候,递上文件时,老板的手心滑过小夫的手背,似无意,却有心,只听见老板直接了当,和蔼可亲而又绝不拖泥带水的问小夫道:「今天可以让我肏一下吗?」

小夫一阵震撼,以为自己来迟了,惹得老板不悦,想要对他斥责一番,可是看到他嘴角牵动的笑意,却又显然不是那么一回事,他顿时明白了所谓“肏”的意思,还真是肉体相接的那一回事。

小夫原本是不愿意的,但慑于老板淫威,最终还是乖乖的走进了老板睡觉的卧房,老板也起身尾随在后,一带上了门,他便伸手熄了房灯,拉上窗帘子,然后转过身来面对着小夫,身后原本微弱的光线透过窗帘之间的间隙,在老板阴暗的身影边缘画出了个刺目的人形。

老板挥挥手,要小夫先到房中的化妆间去净身,洗白白之后才出来,小夫受命细心的清理,不仅重要部位经过深入的洁净处理,连头发、腋间、胸前背后、胯下大腿脚趾头,全都一一搓刷得一垢不留,当然,脑袋里的念头千丝万缕,却哪里比双手在身上重重的搓揉来得少?

香喷喷的身子,包裹在一条洁白的毛巾里头,颤抖的四指,扭过了化妆间的锁把,不知是惶恐还是兴奋,小夫只觉股间一阵酸麻。鼓起了最后的勇气,小夫终于将门扇狠狠的一把抓开,从光亮的间格里,划步走进了昏暗的房室中。

一股凛冽的冷气迎面袭来,由头至脚,小夫整个身子不再有一丝的温暖,冷风顿时激醒了小夫的脑袋:「去吧!男子汉大丈夫,砍了脑袋也不过在脖子上添个碗口般大的疤!更何况只是平日没屁用的肉洞被捅上几下?」

一个充满热情的熊抱之后,小夫被翻转反伏在柔软的床褥上,双膝着地,从刺痛进而畅快,他竟然开始享受了起来。。。

几番云雨之后,小夫回到化妆间,洗净了满身劳动后的湿漉,伸手跨足穿回了来时的衣裳,道别了老板,无事人般的离开了老板的住处。

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整整两天,小夫任老板倾泻的汁液在身体里驻留,一直到见了两个医生,用科学的方式取出之前,他都不曾为便秘而感到辛苦,而了不起的医生,竟然也还能在两天后,恁着高超的技术,获取了小夫受侵犯的实据,如果负责赵明福一案的法医也有这等功力,也许早已不是冤案了。

(*注:「董贤」及「龙阳君」都是中国史上知名的男幸,所谓男幸,便是「男妾、男宠」的意思,意即为君主提供性服务的男人,通常都扮演阴性的角色,而这样的人物在中外历史上都不少见。

龙阳君是战国时期魏王的男幸,堪称同性恋的老祖宗,据说他面如冠玉,后宫佳丽的容貌没有一个比得上他的万一;而董贤则是汉哀帝的塌上之宾,俊美得不可方物,哀帝对他宠爱有嘉,曾为了清晨起床怕惊醒沉睡中的董贤,而剪去被他压着的袖子,因此,人们爱用「断袖之癖」来形容同性恋的行为。

至于服待女性君主的男宾,则一般称之为「面首」。)



9 Responses to "「可以让我肏一下吗?」 【18PG】"
2010年2月5日 上午10:19
看来赛夫要为大马争光,他的故事为大马文坛创造情色小说家!

别忘记还有一位,,,,,,老马!
eddieliow said :
2010年2月5日 上午11:02
有可能华叔的“小鸟”真的是小小小小鸟,进入之后可以在小赛的屁眼不留痕迹,没有被插的裂痕。
林季 said :
2010年2月5日 下午1:58
两天后才想到看医生,而且可以找到生存两天的精虫!

有没有科学家纪录这些数据印证他所言不假?

绝!
失败のman said :
2010年2月5日 下午2:33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失败のman said :
2010年2月5日 下午2:35
24岁的小男人怎会不敌63岁的老男人呢?

有两个可能性。。。

1)63岁的老男人突然摇身一变,变成了力大无比的绿巨人(HULK)

2)24岁的小男人根本就不是男人。

http://kwin-spiderman.blogspot.com/
hainansword said :
2010年2月5日 下午7:52
精彩,看了一片好棒的五级DVD,波力肯定是收藏家,描绘得如此细腻,难道在隔壁房偷偷。。。?
说起来那个小夫真的够小白,如在古代中国或阿拉伯肯定大便没有BRAKE!
Meavel Pang said :
2010年2月6日 上午9:04
没眼看了,同性恋是同性恋,同性性行为是同性性行为。古代的男宠服事的人通常都是异性恋者或双性恋者,也可以说是古代皇帝延伸权力的象征。皇帝的心理是说他不但要征服整个国家,连男人与女人都要征服。

如汉武帝有两个男宠,一个是卫信、一个是霍去病。卫信与汉武帝一样有老婆孩子,霍去病英年早逝,而且卫信与霍去病都是有名的大将军,应该与“女性化”差很远吧?

整个事件让我觉得很假,根本就不是公平的审讯,如果你不是政党的精神领袖,你不是马来人,你岂不是比他更可怜?我听说许多年老华人一年要被抽两次税,这有道理可言吗?
维雄 said :
2010年2月6日 上午10:38
马来西亚司法界上又有一创举,Malaysia Memang Boleh。
Youth Center said :
2010年2月6日 下午6:23
《当今大马局势,从社会民主主义看中道大马》研讨会

主办:红玫瑰青年中心
日期:2010年2月10日(三)
地点:隆雪华堂
时间:晚上8时-10时
主讲:丘光耀,刘镇东
参加对象:对社会课题和政治意识形态想要了解更多的公众人士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