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二月 24, 2010

Bookmark and Share  (8) 则留言

四大提案

PoliBug | 波力拔克

,

很久没写这种长篇大论的文章了,有感而发,还盼网友们能耐着性子慢慢看。

小廖廖润强昨天代表老廖廖中莱提呈所谓的「廖派提案」,其实说成「廖派提案」也不太正确,毕竟马华中央代表大会提案是以区会为提案单位,别说廖派,即便是所谓的「还党诚信委员会」,也是党中私党的非法组织,还不夠格。

因此,廖派特别安排了以退党作为威胁筹码不下三次,却没有一次兑现的巴东勿刹区会主席罗运富出场,另外代表十个联合提案的区会,陪同小廖到党总部呈递提案。

廖派一直打着「重选」的旗号呐喊造势,许多人一直感到疑惑的是,以为数43人的中委会来作计算,廖派若「真的」有心想要特大,事实上只需依马华党章第30.2项条文,凑足15名中委,便能成功,以之弹劾周美芬恨得入心入肺,咬牙切齿的翁诗杰轻易举,要不然也可像蔡细历策动双十特大一样,筹集一千两百名代表的签字(其实也不用,900人足矣),便能堂而皇之的成局,廖派不断重申,重选是绝大多数中央代表的意愿,按此说法,以上两种罢黜翁蔡並促成重选的方式又岂是难事?

然而,廖派非但没有勇气掀动全国代表搜集签名,更糟糕的是,就连多说服区区两名中委的能力都欠缺,如此气势,只有两种可能,一则自己心中都没谱,自信心完全残障,二则根本就是在虚张声势,自知力不能敌,是故闪躲逃避,惟恐重选真的来临;这种自己先露了馅的窝囊局面,岂不教全党上下鄙夷不齿?

基于上述两种本质上的贫乏,廖派最终只能求诸原本就占据半臂江山的蔡细历,向充满危险性的老翁下手,打定通过蔡氏宣布重选而得以沾光夺票的主意,然而蔡细历承诺翁氏整合党元气在先,又无法认同为了几个人的议程而仓促改选,恶化党内的动荡,廖派在这种局面之下,终于宣告破产,完全失去了主导权。

事实上,由于廖中莱的无能及软弱,廖派也从未得到过主导权,甚至因为「喊五次逃五次」的「朝歌狼烟」教训之后,所谓「廖派」,早已分崩离析,瓦解溃散。

不幸的是,马华的中央代表大会是必须的,再丑的媳妇最终也得见公婆,面对常年大会的来临,廖派不得不有所动作,当然,呈递提案是在所难免的;然而,更可惜的却是,即便是垂死挣扎,廖派所提出的议案也尽是些不咸不淡,软弱无力,毫无内涵价值的东西,这才不得不教人感到绝望!怎么说呢?

廖派的第一项提案有如言情小说,叙事多于提见,长篇大论的目的在于呼吁重选中委会,却不知所谓的引用党章第27项条文;双十特大在法在理,即没成功弹劾翁诗杰,又不能合法罢黜蔡细历,而这党章第27条又大剌剌的注明「执行所有职务之权力由中央委员会负责。」一小撮不到1/3的少数中委,竟然还有勇气引用这项条文,简直就是在自己的脸上括巴掌!

另一个问题是,只是「中委会改选」真的足够吗?本届中央代表若全盘否定了整个中委会,那是否也该自我审核,为自己「错误」负起责任,重新寻求党众的委托?依廖派的理论,这项提案原本就应该直接号召革除翁蔡二人,并另立一项策动全党重选的提案!可惜自信欠缺、基层没有、实力不足,最终自好避重就轻,喊爽。

第二项提案「吁请」党中央「尽速」落实搁置已久的CBT财务管理机制更加有趣,CBT 财务管理机制本来就该落实,作为党的最高权力机构,除了「吁请」,还得加上「尽速」,根本毫无决心!马华一直积弱不振,岂不就是这种混一日是一日的态度所致?而这群所谓的廖派,不正是当初怠忽职守,刻意延误机制落实的当权派吗?其中身在会长理事会还占了大半呢!

第三及第四项更加不堪入目,只知在党章的旧框架上玩弄字眼,其中目的除了为几个人重回「至高无上」的会长理事会砌桥,更恶劣的是继续认同总会长比天还大的委任权,及会长理事会小圈子作业的恶风!自认改革派,所言所行却尽是些保护山头主义的调调,民主细胞死得一颗不剩,落伍得令人作呕!还要改甚么?革甚么?空有年轻的外型,却满脑子腐朽的烂思维!

当然,代表大会是个开放的平台,任何提案都必须得到尊重,然而,对于策划及借用区会之名上呈个人议程提案者的智慧及动机,却没这个必要!且让中央代表自行判断吧!

廖派刻意选择在冯镇安主持第一次纪委会会议之时提呈提案,而冯镇安也缺乏敏感度,在会后记者会发表了警示党员勿挑拨党团结的言论,结果两个在不同空间里发生、风马牛不相及的两档子事,即刻被惟恐天下不乱的某媒体剩机扯在一块炒作,在午后发出的新闻简讯中硬生生把纪委会的言论强植于廖派的提案之下,制造纪委会「恐吓」廖派的联想,媒体暴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8 Responses to "四大提案"
Mountebank said :
2010年2月24日 上午8:58
几个月前记得波力还在拼命的撕咬翁诗杰以尽护主的责任。

大团结方案后,火力突然减弱了不少,甚至达到了阳痿的程度。

今天,很高兴充满战斗精神的波力有回来了,只不过这次竭力撕咬的对象是廖仲莱。

别误会,我不是来踩场的。

毕竟,看到狗咬狗一嘴毛的戏码,还是让我在苦闷的生活中,找到一些茶余饭后的欢乐。

真的是好看的一场猴戏呀,

嘿嘿。
2010年2月24日 上午9:05
马华鸡尾会委员还没有开会就醉了,那会缺乏感敏度。有敏感度的党员是没有资格当马华鸡尾会委员。
anti said :
2010年2月24日 下午9:42
虎年除狐狸.

如果卖华仍然由tiger wood, john terry的同僚----咸菜带领. 卖华就准备收档吧.

波力拔克一下把蕹骂的一文不值, 一下又把蕹才捧到天上有, 地下无. 反复无常, 立场有问题. 说穿了, 只是咸菜的$$$$$$$$$$$$$.

你们卖华的政混只会点当我们的未来.
2010年2月24日 下午10:45
Mountebank, 近来你不用尿划地盘了噢?

Anti, 你真的是心里有鬼到极点,请问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捧蕹了?你这么做也是为了有钱拿吗?自以为是神,将别人都形容为魔鬼的人,真可怜。
Meavel Pang said :
2010年2月24日 下午11:42
我才不理谁用尿划地盘,谁卖咸菜,谁咬狗骨,谁是money face,我希望没有一个人是以上这些人。

现在我们国家面对困境,连国阵都开始要招收个人及非注册团体入国阵,借此来顺应国阵的局势。这表明我国已经来到一个新时代。

改革向来都不容易,所以需要以斗争这种激烈的形式来达成。有时候斗争不是对外,而是对内,这也是难免的。但是内斗多过外斗就有问题。我希望是四成内斗,六成外斗。最好的情况是九成外斗,一成内斗。

廖氏给我的感觉是死缠烂打,不像姓王和姓廖的。廖氏的内斗太多了。

而蔡氏的斗争比较合理,有计划性,目前也坐正了。

而翁氏的斗争比较无厘头,比较吃暗亏。现在脚伤,更吃亏,被人亏他放飞机。他还说他可以压得住蔡细历,对我来说,不妨走着瞧吧。

对了,我记得之前翁氏说过柔佛有许多黑社会成员,竟然没有人反对。虽然有人支持这个论调,又没有证据。既然没有证据,我不妨当翁氏放屁好了,不知你们怎么看这个无头公案。

说回斗争,现在巫统最大(权力),最肥(复杂的内部结构),最乱(常常有人扯后腿),马华是不是应该拨乱反正,也算是帮巫统一把嘛。不要再Mau Cari Angpao啦,多多照顾老百姓吧。
皮蛋 said :
2010年2月25日 下午12:08
民联最近在玻璃市州华人社区动作连连,成立支会,发表文告,举办餐会,高挂横幅,沿户派柑,可是还没看到有任何能利惠人民的东西。玻州民联一众人马,横看侧看都不像领袖。

这些民联政客的程度只有一般在咖啡店里论政的茶客的水准。看他们所发的文告,让人看出他们对玻州课题完全没有掌握,更不曾踏实的去做。如果真心想为民服务,政客们应该停止做骚,开始监督加央市议会的操作。

多年来加央市议会都汇集了全马最低资格的市议员,盛传有九品官老爷会议进行中只顾玩手机,会议结束后只会吃炸鸡。可惜这里的民联地方头头连阿聋阿哑两个州议员都不如啊。

聋哑州议员深懂为官之道,躲藏在蔡细历背后,有蔡犀利高大的身影保护,看来谁也奈何不了这种聋哑参政法式。
阿土伯 said :
2010年2月26日 下午10:08
廖大哥的政途已接近尾声!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