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九月 11, 2010

Bookmark and Share  (1) 则留言

和朋友谈电台大地震

PoliBug | 波力拔克

, ,

http://twitter.com/polibug

朋友问波力对电台大地震事件有何看法,我要他去看看各大报章怎么报,结果,第二天再遇上他:

朋友:「报章都不怎么报那件事,会不会是被MCMC给『档住了』」?
波力:「MCMC 哪管得到报纸乁?」
朋友:「那会不会是内政部?」
波力:「内政部最近应该忙得很,又要查低能校长,又要查黄明志的粗口,又要查蔡细历要政府撤消固打的事,还要处理一个退休了才讲鸟话的总警长,忙得大便都不得空,哪有空去搞这种小喽啰?」
朋友:「您嘴巴怎么这么臭,说人家是个小喽啰?」
波力:「不然要怎么称呼?」
朋友:「人家可是主持著名华语节目的马来人哦!」
波力:「会讲华语的马来人就大哂吗?」
朋友:「你这么说就太偏激了!我每天都听他的节目,觉得他很有见地!」
波力:「他说:『华小是国家团结的跘脚石,只有关掉华小,国人才有望团结一致!』你说,是我偏激点,还是他极端些?」
朋友:「他有这么说过吗?」
波力:「你还说每天都听他的节目?是不是人家说他很可怜,你就觉得他很伟大?」
朋友:「我只是觉得报章不报他的新闻,是政治黑手在幕后操作!」
波力:「拜托啦,你倒去问问新闻界的朋友,此厮的人品如何?报馆才没笨到替这种人免费宣传呢!」
朋友:「那他的总执行长又如何?随便就革了职,还有天理吗?」
波力:「那就得去问她上任前被『随便就革了职』那个『前总执行长』了。」
朋友:「那你是说这次事件真的是马华在背后搞事啰?」
波力:「电台和星报是马华的饭碗,你会将自己的饭碗搞砸吗?」
朋友:「那就要看有没有即得利益了!」
波力:「是的,就是『即得利益』的问题,不然,你看怎么有这么多政客突然跑出来关心星报的新闻自由?」
朋友:「怎么说?」
波力:「你说,如果你乱签支持信的滥权事件被某报公诸于世,搞到『代签』、『助理冒签』、『议长也帮忙签』、『专签给自己人』、『行政议员说他连签给谁都不知道』,甚至『村长也可以签几张来命令市议会的工程批发』,最后连『锦衣卫』和『影评』都跑出来参一脚了,你还不想方设法去破坏那份报纸的公信力吗?」
朋友:「那么做是在『谋杀』新闻自由噢。」
波力:「那是他们执政之后才可以使用的字眼,在这之前,叫『维护』。」
朋友:「你说会不会是老蔡为了报这两位『枪口』替老翁损他之仇,才利用这个借口顺势砍了他们?」
波力:「你试着用脑想一想,需要吗?」
朋友:「嗯。。。好像也不需要hor?。。。」
波力:「请问,如果一间上市公司直接宣布子公司换了个总执行长,有谁可以过问?」
朋友:「大股东们啦。」
波力:「还有呢?」
朋友:「嗯。。。关其他人屁事?」
波力:「也可以这么说吧,电台又不是第一次更换职员,上次许国伟被撵走时更无辜三百倍!总之,如果当权者想『报仇』,何必劳师动众搞到事情多多?这种逻辑,中等智慧就不难理解。」
朋友:「说得也是。。。但,还是觉得怪怪的,这毕竟是一个公共媒体咧。。。」
波力:「即是公共媒体,那就不会因为一两个政客放进去的『枪口』离职而『毁灭』,我倒觉得反而能更加独立客观。」
朋友:「何以见得?」
波力:「星报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在嗡前嗡后,它能持续逆流而上,位居英文报之首,难道是因为当了某党的喉舌?有人说它靠分类广告吃糊,但网上新闻搜检全国第一又作何解释?」
朋友:「老实说,它是国内少有较中立的英文报,所以才那么多人看。」
波力:「独立的媒体集团里,出现了被操纵的搞手,不清理门户,就只能等死!」
朋友:「那个据说向MCMC举报的叶某应该和你有一样的想法。。。」
波力:「呸!令伯上电视评论的时段听说就是被他腰斩的,别拿我和那种东西作比较!想呕!」
朋友:「听说他是你的马华同志。」
波力:「马华有几十万党员,但不见得个个都是『同志』。」
朋友:「哈哈~!你这么说要犯众怒了!」
波力:「我才不担心,我的同志,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同志,『同志』得『志向相同,肝胆相照』,不是皮夾子里有同款的党员证就算。」
朋友:「我还是觉得你对加码有偏见!」
波力:「别胡说!加点码,胖少许绝没关系,我只对乱咬人的狗有非一般的反感!」


1 Response to "和朋友谈电台大地震"
2010年9月13日 上午4:36
钱!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