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二月 08, 2011

Bookmark and Share  (10) 则留言

断肢、死刑、一路没能回头的法律

PoliBug | 波力拔克

,

性爱原本是幸福而美好的,然而偏生有人利用强势的兽欲,侵占别人的肉体,借受害者的痛苦,一饱自己变态的快感!是为“强奸”,自有两性关系以来,这都是倍受咀咒的恶行。

前两个月在星洲日报看到一则新加坡的报导,一名中国客工向另一名不认识的中国籍白领新移民施暴,白领苦苦哀求,表示愿出资供该畜生正当嫖妓以解性欲,以保贞洁,不想畜生一听受害者是处子之身,更不愿作罢,最终将该芳龄25岁的俪人给污辱了,不仅于此,事后还将电话号码交给受害者,并答应次日“帮”她找寻在挣扎中丢失的手机,结果第二天果然到现场去被警察逮个正着。

每当在社会版上看到性侵新闻,总会不期然的爆出一句:“应该抓去阉掉!”,若再是涉及人伦悲剧的,还会顺带希望阉刑之前,先割破了泡他三天三夜的辣椒盐巴!当然,那仅是一恍间的报复天性在燃烧,真到了法律面前,还是必须服膺的。

在神权主义的回教国度里,男尊女卑的思想至今仍旧大行其道,对一般通奸的已婚妇女,石砸沙淹至死的刑罚不在话下,有些明文写就的律法,及执行方式的凶残,简直荒唐到了极点!

在回教法中,一名女性若要申诉招受侵害,必须找到四名道德高尚的回教徒旁证,申诉方有望得直,问题是,道德崇高之人,有可能在事发时袖手旁观,待举案时才出来义正辞严吗?有可能!但他们必须都是人格分裂的精神病患!结果罪不能成,女性必须面对诬告及失贞的指控,入罪受刑。

在国际大都会迪拜就曾发生过这样几宗案子,有位英国女性在酒醉后上洗手间时被待应生强奸了,当她在未婚夫的陪同下前往报警时,反被警方扣捕归案,原因是当警察在录供时,问她是否有和同房的未婚夫发生过性关系?而她回答称是,证明了自己“不守妇道搞婚外性行为”,结果强奸案不了了之,通奸案成立,女子被判入狱三个月,然后“驱逐”出境。

同样的状况也发生在另一位英国女子身上,该女子不仅在酒后被拖进草丛中施暴,更被带到酒店里侵犯了不下三次,结果在报案后由于没有四位圣洁的现场证人,而被迫宣布消案,然而,该倍受蹂躏的女子又因未婚先性而入罪,被判蹲了两个多月的牢狱。

在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的今天,医学昌明,昌明到可以帮了一位不愿被出卖给权富,私逃被逮,遭未婚夫以断肢刑法割去耳鼻的女子重塑了假鼻梁,然而强奸之罪竟然还落后到依赖“虔诚”的宗教信徒做证才能成罪,实在是文明与蛮荒共存的一大讽刺!

有些人迷信宗教,而另一些人则迷信谎言;就算人家党章里白纸黑字写明了神权治国的追求,也明知相同的法律,每天都在这个星球上不断的制造着一个个的悲剧,偏偏自己却硬要装着不见也不信,非但自欺,尚要欺人,为彼等涂脂抹粉,助纣为虐,将来若到了恶事发生在自家妻女身上时,不知又会是何滋味?!


10 Responses to "断肢、死刑、一路没能回头的法律"
小明 said :
2011年2月9日 上午12:47
華基政黨不如德興酒家



大年初二第二天,南馬廣大民眾還在水深火熱之中,馬華總會長蔡細歷醫生喜氣洋洋地在馬華峇株巴轄區會與帆加蘭區州議員高志財聯合舉行團拜之餘,還有精力和閒情大說風涼話,伺機抨擊在野黨只在大選或補選現身,未見他們積極救援水災:

「最近幾個州發生大水災,只看到國陣成員黨,包括巫統、馬華及國大黨黨員站在最前線進行救援工作,卻未見行動黨或回教黨的人出來工作。」

《東方日報》2月5日的報道引述,蔡總強調「馬華已有一套機制,只要任何地方發生水災,相關區部就會啟動救援工作,提供食水、食物及尋求福利局援助」云云。

是耶非耶,適逢春假的水災前後一周,我都在災區之中,在我的視線以內沒有看到我黨(任何一位)百萬同志和領導及時到來施予援手。這一次大水災之中,唯一送到家門的一次飯盒,是當地匿名善長的佈施。

德興酒家成為避難中心

此外,據各大報章有圖為證的南馬新聞,柔佛州在野黨領袖巫程豪醫生除了在第一時間發表文告點評此事,也在暴雨之中帶領他的隊伍,親臨中心施贈災民。

《當今大馬》的新聞說:「(2月5日丁能補選回教黨候選人)諾馬拉和巫程豪一同出現拉美士市區,受到災民的熱烈歡迎,並希望民聯能夠協助表達人民的心聲,政府能夠做出適當的憮恤金。」

不管這是怎麼一回事,坦白地說,我不知道「馬華已有一套機制」是怎樣的一套機制。如果「相關區部就會啟動救援工作,提供食水、食物及尋求福利局援助」;為何2006年以及2011年兩次大水,昔加末德興酒家馬上變成重災區的避難中心?

洪水來襲之際,德興酒家老闆娘黃琇俸向記者透露,店里一共住有大約140名災黎。他們並向災民免費提供三餐;與此同時,「餐館員工和公眾用繩索,越過急流到對面單層排屋,救出七名受困的災黎,並把他們送入餐館避災」。

相反的是,一個馬來西亞的救災過程和救災中心,一如既往,傳開許多不甚愉快的嘰里咕嚕。接觸了部分災民,我也聽到一些猶如CD反覆廣播的風言冷語。不知馬華總會長蔡細歷醫生此時此刻有何完美的解釋?

自救,是民間唯一的求生方式。預警,也一樣,仰賴的是動物之特殊感應。家母事後回想,一條野狗在大水之前的早上在屋後發狂來往急奔,或許是一個訊號。難道這也是馬華機制的一部分嗎?所有墮落的課題,重新在困患之中被再循環。2007年1月8日我在本版發表〈預得不夠,救得不好〉評議2006的南馬大水災1.0版,轉述時任科學、工藝與革新部政務次長的莫哈末魯丁在國會上議院報告:「事實上我們老早預知大雨即臨(sudah ramalkan berlaku kejadian)……我們的預測並不憑靠馬來西亞氣象台的高科技,同時參考美國、日本和中國等國外氣象研究室中心的預測和數據。」

但是,災區里這一回大家倘若已在水劫之前得到官方「高科技」的通知,副首相慕尤丁何須訓令「全國水利灌溉局應通過電臺系統化播報水位警告,每隔一小時提供最新的水位資訊,讓沿河村民提早做好防災準備」?

不但這樣,雖然經歷2006年大水患,昔加末大河的上流和河岸,發展從不間斷。居民揭露,個別的建築工程已從「第二道橋」逐步深入到內地的「第三道橋」地段。假如開發持續挺前,效應畢竟如何,環境局和規劃局可否做出一番揭示?

不管當局最終的發現如何怎樣,百人(兩次在)在德興酒家集體避災的體驗,是德興的榮光,也是國家的恥辱;至少是慚愧一下興致勃勃地大談「馬華已有一套(救災)機制」的蔡總。

我要在這里公開表揚德興酒家的仁風義行,並將之用作一面亮光清晰的鏡子,希冀蔡總會長在房間閉門自照,因此生出「OMG!馬華公會不如德興酒家」的一點尷尬;下一次南馬大水災3.0版發生之後,自能找到新一套信服選民的自圓其說。
小明 said :
2011年2月9日 上午12:48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fread/2uOu0y3V1kyr1j0h0O8x2dY70Sq585RX
ChongSiew said :
2011年2月9日 上午1:24
反复又反复。。。反复又反复。。。!!!
小明 said :
2011年2月10日 上午12:24
马华的波力不停的跟我们洗脑,民联里回教党是最强大的,民联上台肯定回教国就来。

另一边,也有巫统的波力不停的跟马来人洗脑,民联里行动党最强大,民联上台共和国比来。

国阵就是如此不停的分而治之。。

你看过民联对不同种族讲不同的话吗?
chan said :
2011年2月10日 下午4:42
业有专精,术有专攻,拉锯战中谁能笑到最后,就看术业有多专、有多精。最终左右胜负者还看民智是否全开,盖观念决定制度,思想上层建筑决定了政治的上层建筑。

在开启民智方面,网络写手、部落客皆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就一个课题,各党写手、中立派、同情派、抒发情绪派皆扬笔立论、申辩、指责、谩骂,极尽情色(纵情厉色)。有的党性太强,行文太过,揭忧不报喜,观点偏颇,文章便落了下乘,不止于启迪民智无益,更有助纣为虐之恶名。

波兄弟的几个举例的确让人愤愤不平之极,差幸这些恶事皆发生于他国,大马尚未听闻。我素来孤陋寡闻,只知有马来西亚女模早前因喝酒被回教法庭判处鞭刑,引发争议,最终由鞭刑改为社区服务,让大马的国际印象分不致跌停板。

希望众博客写手笔下留意,手下留情。
2011年2月11日 下午6:39
还算行动党老佛爷林吉祥比较有良心,敢敢批评回教党的落伍。

现在连回教姐妹组织都批评回教党的作风了,却还有许多人对回教党𥘵护有加。

可怜一批只为争取女性权利的回教姐妹,现在还落得面对被查禁的威胁。
Super said :
2011年2月17日 上午1:13
马华已经没有课题可以玩弄了
呜呼哀哉
2011年3月3日 下午9:52
没有任何原因, 不需要任何理由, 我就是想对你说"那么多人死不见你死!走狗!”
Caker said :
2011年3月5日 上午12:53
阁下的意思是一旦民联执政,回教党能够不需要得到三分之二的国会议员支持就能修改联邦宪法把我国变成神权统治的回教国?

和巫统相比,回教党比较民主。民联成员党平起平坐,国阵谁是大哥谁是小弟,大家心照不宣吧。
2011年3月5日 下午12:16
Caker,
与其说大哥或小弟,不如说谁是主,谁是狗奴才。
在我看来,叫狗奴才都有点污辱了可爱的狗狗们。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